社會
調查

作弊搶紅包4/唱到喉嚨水腫去打針 輔大正妹每天8小時「用生命直播」

17直播 黃立成 易主 17LIVE 抖內 搶紅包 外掛程式 消炎針 沐容 糖糖兒
作弊搶紅包4/唱到喉嚨水腫去打針 輔大正妹每天8小時「用生命直播」

沐容目前還是大學生,她說直播主不像外界所想「有很多乾爹」,她每天開播唱歌8小時,唱到喉嚨水腫,打針後又繼續開播。(圖/黃威彬攝)

遭直播主A點數,損失千萬的17LIVE,目前擁有近2千名直播主,在外界眼中「直播主」光鮮亮麗,靠粉絲「抖內」就能輕鬆賺進大把鈔票,不過, 身為17LIVE百大直播主糖糖兒(27歲)坦言壓力大;另1名就讀輔大的正妹直播主沐容(24歲)也表示直播主不好當,她舉自己的例子,1天得唱歌唱8個小時,就算喉嚨腫了,打完消炎針仍接著繼續直播,就怕不開播流失粉絲,沐容說自己是用「生命直播」,靠才藝爭取粉絲認同,希望「直播主」這職業不再被貼標籤。

留著一頭俏麗短髮、長相清秀的歌唱直播主沐容,在開播前架好手機,力求讓自己儀容保持最佳狀態。「嗨,大家好,我是沐容,今天先來首Sasha Sloan的Dancing with your ghost。」沐容略顯低沉的嗓音,線上觀看的人數逐漸增多,沐容邊唱邊跟粉絲打招呼,1名粉絲被她歌聲打動,馬上「抖內」送禮物,逗得沐容笑靨如花。

身為17百大直播主,以唱英文歌、聊天為主的沐容說「我們的收入不是外界想像這麼多。」目前她還是輔大廣告系學生,已經當直播主3年多,一開始每天直播兩時段,1天得唱歌8小時,「我唱到喉嚨水腫,打完針又繼續開播,我用認真在做這份工作,簡直是用生命在直播,希望用歌聲打動粉絲,換取認同和酬勞。」對於用外掛程式搶紅包不做事的直播主,沐容相當不以為然。

糖糖兒之前是婚禮住持人,去年轉行當直播主,她說第一天直播根本沒人看,自言自語3個多小時,像個傻子一樣。(圖/黃威彬攝)
糖糖兒之前是婚禮住持人,去年轉行當直播主,她說第一天直播根本沒人看,自言自語3個多小時,像個傻子一樣。(圖/黃威彬攝)

同樣是排名17百大直播主的糖糖兒,擁有精緻臉蛋、氣質優雅,她原本是婚禮主持人,但因為新冠肺炎疫情受影響,經友人介紹才開始直播主生涯,她說自己每天花時間蒐集聊天梗,看各種新聞瀏覽網路論壇,每天直播2次,為了活動拚上榜還會加碼到1天播3次,「除了睡覺吃飯,其他時間都在直播,過程中最尷尬就是肚子痛想上廁所,必須很快結束,再衝回到鏡頭前。」

糖糖兒回想起剛入行時的手足無措,「第1天開播根本沒有人看,我對著手機自言自語講3個多小時,像傻瓜一樣。」糖糖兒說直播主太多,粉絲又喜新厭舊,得要撐過2、3個月,才能逐漸累積忠實粉絲;而她的粉絲以30歲左右的上班族居多,曾收過最夢幻的「抖內」禮物,是折算台幣約12萬元的「環遊世界」。她也坦言「直播主不好當,每天都擔心粉絲跑掉,我完全不敢休息,今年願望是全年無休,天天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