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焦點

老奧運人自救1/「每月零用金連加油錢都不夠」 舉重國手從商求生

郭婞淳 鄭加坐 漢城奧運 舉重 全國紀錄 零用金 左營訓練中心 國訓中心 賣茶葉
老奧運人自救1/「每月零用金連加油錢都不夠」 舉重國手從商求生

奧運人鄭加坐曾一人包辦我國舉重三個量級別、九項紀錄。(圖/讀者提供)

東奧舉重金牌女神郭婞淳一舉成名,國手奪得獎牌後,根據國光體育獎章獎勵辦法,金牌可獲得2000萬元,選手若按月領取,每月可領取12.5萬。不過,反觀1970、1980年代的「奧運人」不但訓練時期每月零用金僅六百元,若沒有獎牌加持,退役後還得面臨職涯中斷的危機。

1988年代表台灣出征漢城奧運男子舉重項目的國手鄭加坐,今年58歲,回憶起接觸舉重的過程仍充滿激動:「我在國、高中時期,那個年代沒有什麼運動設施,偶然看到健身房裡有很老舊的器材,出於好奇心開始接觸舉重。」

鄭加坐說,當時的訓練條件環境不好,沒有教練安排專業課程,自主訓練時常受傷,「以前每天都見血,全身都是傷,從鎖骨、小腿、大腿都嚴重破皮,那時候真的好辛苦。」後來,鄭加坐憑藉天份和努力,成績越來越好,巔峰時期曾一人包辦舉重三個量級別、九項全國紀錄。

到了左營訓練中心正式成為國手,鄭加坐卻感嘆,「我當兵前進去(左訓)每月零用錢六百元,外面工資大約一到兩萬,我連加油都不夠。」退伍後、參加奧運前,每月調整為兩千元,雖然經濟刻苦,但鄭加坐始終堅持「向自己挑戰」的意念。

但即使對舉重的熱誠和國家隊的榮譽,鄭加坐心中仍時常憂心「不知道未來要做什麼」。1988年賽程結束後,鄭加坐未獲邀至左營訓練中心(今國訓中心)訓練,形同被放生,「退役之後,政府完全沒有安排、又沒有一技之長,88年後前途一片渺茫。」後來他透過先前投資卡拉OK積攢的財富,再投資其他生意,直到赴大陸批發普洱茶,才穩定生活開銷,幾年前還開了麻辣火鍋店,目前仍在高雄經營茶葉生意,「現在景氣不好也是有一餐沒一餐,疫情後我一毛都沒收入,紓困也因資格不符沒領到。」

郭婞淳 鄭加坐 漢城奧運 舉重 全國紀錄 零用金 左營訓練中心 國訓中心 賣茶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