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焦點

老奧運人自救2/雪橇國手嘆被「用完即丟」 盼政府輔導選手退役生涯

郭婞淳 鄭加坐 漢城奧運 左營訓練中心 國訓中心 雪橇國手 奧地利冬季奧運 黃柳宗 余宗龍 紐約州寧靜湖 冬奧 用完就丟 民俗療法
老奧運人自救2/雪橇國手嘆被「用完即丟」 盼政府輔導選手退役生涯

黃柳宗代表我國出席1976年奧地利冬季奧運開幕式。(圖/讀者提供)

我國在本屆日本東京奧運勇奪12面獎牌,創史上最佳成績,賽後奪牌的選手代言紛湧而至,各縣市也紛紛加碼獎勵,金門縣提供補助金472萬元,新北市議會日前也自掏腰包提供20萬獎勵金給奪牌選手及教練;然而同樣代表台灣出賽的1970、1980年代的「奧運人」退役後卻面臨職涯中斷,除了感嘆生不逢時,也期盼政府能給奪牌選手之外,給予同樣辛苦訓練為國爭光的選手退役後的就業輔導。

新北市議會19日頒發奧運獎勵金,銀牌得主20萬、教練10萬,銅牌得主10萬、教練各5萬的獎勵金,射箭銀牌得主湯智鈞、跆拳道銅牌得主羅嘉翎以及舉重銅牌得主陳玟卉及教練們,紛紛表達感謝。

東京奧運在國內掀起一波運動熱潮,1976年、1980年曾兩度代表我國參加冬季奧運會,挑戰單人雪橇及雙人雪橇等項目的奧運人黃柳宗,回憶起曾經為國爭光的時光仍備感榮耀。

黃柳宗當年挑戰奧運賽事中的單人雪橇及雙人雪橇等項目。(圖/讀者提供)
黃柳宗當年挑戰奧運賽事中的單人雪橇及雙人雪橇等項目。(圖/讀者提供)

「1980年美國紐約州寧靜湖舉行的冬季奧運會,中華民國代表團抵達後,因受政治因素干預,不能以中華民國名義參賽;不過隔年在瑞典哈瑪斯特丹舉行的世界杯雪橇比賽,由奧地利籍教練帶領下,我仍以中華民國的名義參加,並讓中華民國青天白日滿地紅的國旗,在瑞典零下36度白雪紛飛的空中與瑞士國旗並列。」

1982年退出選手生涯後,黃柳宗曾擔任兩次擔任中華台北代表團雪橇項目教練,「之後政府均未給我就業輔導,而是『用完就丟』的概念。」黃柳宗說,生涯最慘的時候就是當選手,當時政府沒有協助就業輔導;反觀當時德國、奧地利、義大利等國家,只要入選為國家代表隊的選手,政府為其媒合如軍人、警察、海關等工作,如果退出代表隊,則可以選擇繼續上班或是退休。

所幸黃柳宗憑藉學習,苦讀後取得公務員的資格,退休後從事民俗療法,正因曾處於找工作的徬徨無助,黃柳宗也建議政府,「要為犧牲菁華歲月、經過長期苦練的國家代表隊選手,輔導他(她)們的就學與就業機會,讓他們無後顧之憂,相信會有更多的優秀人才會投入各項的運動項目訓練。」

黃柳宗(左3)目前從事民俗療法。(圖/讀者提供)
黃柳宗(左3)目前從事民俗療法。(圖/讀者提供)
郭婞淳 鄭加坐 漢城奧運 左營訓練中心 國訓中心 雪橇國手 奧地利冬季奧運 黃柳宗 余宗龍 紐約州寧靜湖 冬奧 用完就丟 民俗療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