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熱線

皇宮啟示錄3/祖執輩好麻吉第三代變卦 六福提前退場免於更大災損

JR東日本飯店 六福皇宮 莊福 國泰集團 莊豐如 莊秀石 廖東漢 福華飯店 六福萬怡 只租不售 觀光產業
皇宮啟示錄3/祖執輩好麻吉第三代變卦 六福提前退場免於更大災損

這2年可說是飯店業的大寒冬,六福集團旗下台北六福萬怡酒店也於日前宣布10月起全面暫停接受訂房,回首看六福皇宮雖於2018年黯然收場,但提前熄燈也避開了疫情造成的更大虧損。(圖/六福萬怡提供)

疫情席捲下,這2年可說是飯店業的大寒冬,六福集團宣布,位在台北市南港區的「台北六福萬怡酒店」10月起暫停訂房,現在看來,該集團另間飯店「六福皇宮」2018年底的黯然收場,也許是福不是禍。 

在台灣房產及飯店近代發展上,「六福皇宮」的開業與歇業,扮演著一定的角色。六福集團20年前以高租金向國泰人壽簽下長期合約,與當時房地產與觀光業正值起飛有關。

這塊位在南京東路三段、中華航空舊總部旁的1000坪飯店基地,是1987年國泰人壽創辦人蔡萬霖以底價2.5倍標得的國有地,由於每坪90萬元遠高於市場行情數倍,加上「只租不售」策略,震撼全台不動產業,房市行情因而全面上漲,一度引起「無殼蝸牛」組織夜宿忠孝東路,抗議財團炒地。

經濟起飛的年代,國外旅客來台人數連年成長,蔡萬霖決定把地租給熟識的六福創辦人莊福。國泰和六福的淵源頗深,國泰集團創辦家族蔡萬春和蔡萬霖兄弟等,及六福集團創辦人莊福,早年都以賣「醬油」起家。莊豐如曾透露,「爺爺和父親因為信任國壽是正派經營的企業,所以合約一字不改簽下去。」

JR東日本台北(前身六福皇宮)占地約1000坪的土地,是1987年國泰人壽創辦人蔡萬霖以高價搶標所得,當年國壽以高出市場行情數倍標下國有地,造成全台不動產行情跟著上漲,還引起「無殼蝸牛」組織夜宿忠孝東路,抗議財團炒地。(圖/報系資料庫)
JR東日本台北(前身六福皇宮)占地約1000坪的土地,是1987年國泰人壽創辦人蔡萬霖以高價搶標所得,當年國壽以高出市場行情數倍標下國有地,造成全台不動產行情跟著上漲,還引起「無殼蝸牛」組織夜宿忠孝東路,抗議財團炒地。(圖/報系資料庫)

1999年,六福皇宮正式開幕,往後20年間,蔡萬霖的金融與建築事業已由第二代接班人蔡宏圖傳承到第三代蔡宗翰,而莊福的六福集團飯店旅遊事業,也從兒子莊秀石傳到了孫女莊豐如手中。

「雖然地段好,但當初設計為辦公大樓,空間格局與動線有先天障礙,不適飯店使用,六福皇宮苦撐,相信有一天終能突破營運困境,但營收成長始終趕不上租金的調漲,2013年斥鉅資重新裝潢,想力挽狂瀾,最終仍力不從心。」一名業界人士說。

六福集團退租後,台北六福皇宮氣派的建築外觀吸引一直想在台灣開設飯店的JR東日本集團,在台北福華飯店廖東漢牽線推薦下,2019年11月簽下20年租約,「JR東日本大飯店台北」日前開幕。

1999年,在六福開發總裁莊秀石(右起)、Westin集團亞太區總裁藤紹祥與六福開發董事長莊村徹,共同舉行開床後宣佈「六福皇宮」正式營運。(圖/報系資料庫)
1999年,在六福開發總裁莊秀石(右起)、Westin集團亞太區總裁藤紹祥與六福開發董事長莊村徹,共同舉行開床後宣佈「六福皇宮」正式營運。(圖/報系資料庫)

新房客信心滿滿,原喊出「首年平均房價目標5,500元、平均住房率80%只是基本門檻」,但人算不如天算,才簽完約新冠肺炎疫情就爆發,各國國境封閉,各大星級飯店住房率慘不忍睹,「JR東日本大飯店台北」從今年第一季開幕延到第三季,開幕後才是挑戰的開始。

「千金難買早知道」,沒人能意料到疫情會爆發,更無法測度疫情對觀光產業的衝擊及災損有多嚴重,不論是黯然退場的六福,或新簽約的JR東日本,不變的事是房東仍坐收租金。

JR東日本飯店 六福皇宮 莊福 國泰集團 莊豐如 莊秀石 廖東漢 福華飯店 六福萬怡 只租不售 觀光產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