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人物

星裡話/noovy坦言「不夠紅」 假扮經紀人毛遂自薦

noovy 假扮經紀人 Before We Die 當兵經歷 表演機會 商演 校園演唱 不紅 線上演唱會
星裡話/noovy坦言「不夠紅」 假扮經紀人毛遂自薦

noovy退伍後暌違一年回歸樂壇,新歌〈Before We Die〉是他們在軍中有所體悟之作,發現有些事情慢慢來,才能細細品味。左起貝斯手加多、主唱Shawn、鼓手Mark、吉他手JK。(圖/莊立人攝)

都說當兵是男人的蛻變,樂團noovy四人退伍後,相隔一年帶著新作〈Before We Die〉回歸樂壇,聊起天來仍嘰嘰喳喳不停搶話,但說到曾經的低潮期,四人毫不掩飾原因,快速地承認:「就是不夠紅。」或許成熟,就在坦然面對的那一瞬間。

在軍中規律的作息,讓每個人平均胖了5公斤,他們興奮地比較著,noovy實在太瘦了,號稱全團最壯的加多也只有53.9公斤,因此增重是他們當兵的額外收穫,只是一退伍,體重也跟著消風,幸好有些東西沒有消失,〈Before We Die〉靈感來源是他們當兵的經歷,以往節奏飛快的noovy,開始懂得慢慢來的美好,發現生活上有些事物,是需要「慢下來」才能細細品味的。

比如檢視自己的不足。

主唱Shawn說起團隊的低潮:「我們對自己很有信心,覺得我們不差,無論是表演或音樂,應該都是OK的,但就是很少商演或校園演唱,很渴望有表演機會。」樂團的魅力在於現場,他們也發現每次live演出能夠圈更多的粉,但就是機會太少,吉他手JK笑說,他甚至假扮經紀人,親自打電話到各學校毛遂自薦。

主唱Shawn(中右)坦言覺得noovy不夠紅,他們努力靠自己的力量求取更多表演機會。中左為貝斯手加多。(圖/莊立人攝)
主唱Shawn(中右)坦言覺得noovy不夠紅,他們努力靠自己的力量求取更多表演機會。中左為貝斯手加多。(圖/莊立人攝)

「我上網搜尋台北市各高中、大學的電話,自己打到班聯會,還假裝我是經紀人,說『我們手上有一個樂團,可不可以到你們學校演出』,可是對方不是說活動已經結束了,就是說不找樂團,通通都被打槍。」

但他們不覺得心酸,反而衝勁滿滿,現在還是會用這方式試試看有沒有演出機會,Shawn說: 「老實講就是不紅,人家當然就不會把資源放在我們身上。」但暖心的是,也有noovy的粉絲在校園裡幫他們努力延伸觸角,極力跟學校爭取要他們來演出,讓四個人覺得超級感恩。

鼓手Mark(中左)和吉他手JIK(中右)是noovy中話最多的,兩人常常鬥嘴,笑說在軍中都胖了4、5公斤。(圖/莊立人攝)
鼓手Mark(中左)和吉他手JIK(中右)是noovy中話最多的,兩人常常鬥嘴,笑說在軍中都胖了4、5公斤。(圖/莊立人攝)

一路走來,幫助他們的人不少,「像我們上節目很常遇到小鐘哥,他也滿照顧我們,因為我們笑點頻率很合,如果分到同一隊會很安心。」 Mark說,過去小鬼黃鴻升總是做球給他們,私下也會鼓勵他們多宣傳專輯,「有一次上《綜藝玩很大》我們擔任關主,規定是最後才能介紹專輯,但他做了好幾次哏給我們,讓我們可以一直宣傳專輯。」

noovy邁入第七年,所有的不合都磨合了,現在在意的都是雞毛蒜皮的小事,但正是因為小事,更突顯彼此的計較有多自在,比如加多就直言受不了JK在聊天的時候一定要彈琴,JK反嗆他穿著外出服就坐在自己床上,簡直是犯了防疫衛生大忌;鼓手Mark也幫腔說最討厭加多「用腳摸我的貓」,看起來沒啥脾氣的Shawn,碎念著Mark和加多合宿的廁所太髒,懶得講乾脆自己動手幫他們刷廁所...。

前陣子他們忙著籌備線上演唱會,在陽明山上找了一處空曠的地方預錄,說到最大的挑戰,他們異口同聲表示,線上演唱會比實體還要困難,畢竟能重來,為了追求到最好會,就會想不斷地重來,但時間有限,一首歌只有兩次錄製機會,他們笑說:「影像會留在線上,如果表現不好,就會一直被檢視。」那就,再次坦然面對吧!

noovy透露,曾經假扮成經紀人,自己打電話到各學校毛遂自薦,詢問是否表演機會,但多被打槍。左起主唱Shawn、貝斯手加多、鼓手Mark、吉他手JK。(圖/莊立人攝)
noovy透露,曾經假扮成經紀人,自己打電話到各學校毛遂自薦,詢問是否表演機會,但多被打槍。左起主唱Shawn、貝斯手加多、鼓手Mark、吉他手JK。(圖/莊立人攝)
noovy 假扮經紀人 Before We Die 當兵經歷 表演機會 商演 校園演唱 不紅 線上演唱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