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熱線

薰衣草保單之亂1/壽險史上首樁漲價重罰停售 宏泰人壽留校察看

宏泰人壽 錠嵂保險 薰衣草醫療健康保險 薰衣草保單 副本理賠 公勝保經 調漲保費遭罰
薰衣草保單之亂1/壽險史上首樁漲價重罰停售 宏泰人壽留校察看

錠嵂保險在今年4月首開第1槍,呼籲宏泰人壽撤回調漲保費通知。(圖/報系資料照、翻攝宏泰人壽官網)

疫情恐慌掀起醫療健康保單大熱賣,而今年最戲劇化的一張,非宏泰人壽的「薰衣草醫療健康保險附約」(俗稱薰衣草保單)莫屬。這張被「罐頭保單」平台圈公認CP值超高的保單,今年5月調漲保費近兩倍,遭通路拒賣掀風波,9月2日金管會出手重罰120萬元及停售,成了史上首樁因漲價而遭罰的保單。

沒想到,4天後,也就是9月6日,宏泰人壽委託的業務通路,包括保險經紀人公司、保險代理人公司等無預警接獲通知,「即日起為期一年,暫停銷售6張醫療險附約保單」,教業務員陷入一片混亂。

「我手頭上已為保戶辦好簽約的保單,得在9月8日前送到宏泰,否則就會被拒絕收件,時間被壓縮到只有2天,實在折騰人。」一名業務員抱怨。

這場「保單之亂」的主角「薰衣草醫療健康保險附約」,於2018年12月開賣,訴求「醫療單據可用副本理賠」,實支實付額度高,保費相對比其他同業便宜,在MY83、Finfo等罐頭保單平台圈引來保戶高度注意,成了熱銷商品,也是業務員包裹健康險套餐組合裡的第2張、第3張實支實付醫療險的標配。

金管會主委黃天牧曾說明薰衣草保單損失率高,去年更超過100%,且該保單非保證費率商品,保險公司確實可以調整費率。(圖/黃鵬杰攝)
金管會主委黃天牧曾說明薰衣草保單損失率高,去年更超過100%,且該保單非保證費率商品,保險公司確實可以調整費率。(圖/黃鵬杰攝)

不料,今年3月宏泰人壽突然宣布,為準備調高續約一年期保證續保附約保費,將暫停銷售薰衣草保單,直到新契約出爐為止;數周後,正式宣布,由於理賠率超出預期導致費率不足,自5月1日起調漲保費,女性保戶最高被調到近1.6倍、男性1.21倍以上,基本款一年保費從3千多元漲到9千多元。

由於薰衣草保單「低保費、高理賠」又方便保戶用副本申請理賠(一般是用醫療單據正本),上市兩年多就熱銷15萬張,因此調漲保費消息一出來,宏泰人壽倚重的業務通路「錠嵂保險經紀人公司」第一個跳出來,大喊「NO!不能漲價」,並以「宏泰人壽必須完全接受保戶退還保費申請,退還總繳保費」為訴求,公開呼籲宏泰人壽懸崖勒馬,撤回調漲保費的決定。公勝保經內部也有類似做法。

保經代業務通路公開拒漲風波,並未獲宏泰人壽正面回應,卻引來金管會保險局調查。經過數個月調查,保險局9月2日宣布,宏泰人壽僅依2020年住院醫療費用保險金、手術費用保險金損率偏高,即小孩、孕婦理賠率高就全面漲價,欠缺公平合理,要求宏泰人壽恢復原狀,退還保戶溢繳保費,且一年內停售新的保證續保健康險,並要追究失職人員。宏泰人壽成了台灣保險史上第一間因調漲保費遭罰的公司。

「依薰衣草保單續保規定,宏泰的確可以依約調整保費,甚至像台產趕緊停賣防疫神單,都是可以做的因應措施,如此收尾(保險局重罰及須退還溢收保費),慘呀!」一名資深壽險公司高層深表同情地說。

宏泰人壽 錠嵂保險 薰衣草醫療健康保險 薰衣草保單 副本理賠 公勝保經 調漲保費遭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