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焦點

後疫情孤兒2/八大行業苦等不到第二波紓困 工會為弱勢家庭籌募款

八大行業 酒店 杯水車薪 防疫指引 工會 食物銀行 娛樂公關經紀職業公會 募款 單親媽媽 慢性病患者 胡筠筠
後疫情孤兒2/八大行業苦等不到第二波紓困 工會為弱勢家庭籌募款

經濟部長王美花規劃動用紓困4.0剩餘預算延長八大行業補貼,稱補貼人數約3萬人,挨批與實際從業人員數字有極大落差。(圖/行政院提供)

經濟部24日終於提出八大行業紓困方案,待行政院核定,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也對八大復業的防疫指引進行審核,不過被「禁業」長達4個多月的八大從業人員,有的人早已轉往「地下」接客,有的則靠工會在網路平台募資,並且媒合食物銀行,提供尿布和慢性病患者的補給品等物資,「求生的腳步一定要比政府公文快,否則只能等死」一名八大行業的小姐說。

經濟部9月23日為八大行業提出紓困方案,原則為一次性補貼4萬元,其中雇主營運補貼為1萬元,員工薪資補貼為3萬元,待行政院核准後上路。就在政府的紓困措施「半遮面」之際,八大行業早已率先展開自救,台北市娛樂公關經紀職業公會從今年八月中旬在網路平台發起「停業之際,何以為生?公關陪侍扶助」群眾集資計畫,第一階段至八月底止共募得75萬元,目前正為更多的弱勢家庭研擬第二波募款。

除了募款與媒合食物銀行,工會根據每個家庭的基本民生物資,如奶粉、尿布、慢性病長者的補給品等成本,計算出每個求助家庭每月至少需要 6000至10000元開銷,第一階段的募款雖達標,但大約僅足夠100個家庭一個月的最低生活需求。

台北市娛樂公關經紀職業工會為弱勢家庭籌募物資,如尿布、奶粉和衛生紙等,這些民生必需品堆疊直抵酒店包廂天花板。(圖/讀者提供)
台北市娛樂公關經紀職業工會為弱勢家庭籌募物資,如尿布、奶粉和衛生紙等,這些民生必需品堆疊直抵酒店包廂天花板。(圖/讀者提供)

台北市娛樂公關經紀職業工會理事長胡筠筠表示,根據工會統計,三百多位求助的從業人員中,近兩成的從業人員家中有罹患慢性病的長輩,六成是獨立育兒的家長,兩成是與原生家庭疏離、求職不易、獨力撐家計者。

胡筠筠指出,工會是去年疫情大爆發後成立,今年八大行業停業時間更長,上一波「紓困4.0」有許多從業者沒有勞健保或相關資格不符,一毛錢都沒拿到。許多人會質疑為何這些人不找其他工作,但大家心知肚明百業蕭條,就業機會原本就不多,更何況疫情下短時間內去哪找工作,但每個家庭一個月就要2至3萬元開銷,特別這些從業人員有的是單親媽媽,有的得獨立照顧家中長期慢性病患者,「這個行業只要夠努力,就有拚一個家庭生計的可能性。」現在只能咬牙苦撐下去。

胡筠筠進一步說,外界也質疑此行業的業人員「為何不存錢」,事實上歷經超過四個月漫長的停業,儘管是平時有儲蓄的勞工,現在的存款亦所剩無幾,更何況這些從業人員還要負擔沈重家計,因此公會不得不介入向社會籌募資源,協助他(她)們度過眼前的難關,否則接下來可能衍生各種社會安全問題。

酒店業不堪停業長達四個月,紓困也未能延長,甚至發生小姐輕生的悲劇,本月初集結上街抗議爭取工作權。(圖/讀者提供)
酒店業不堪停業長達四個月,紓困也未能延長,甚至發生小姐輕生的悲劇,本月初集結上街抗議爭取工作權。(圖/讀者提供)

除了八大行業的從業人員(小姐)生計無著外,業者和經紀人也面臨沈重的借款壓力,一名高檔酒店業者阿Ben(化名)表示,目前復業遙遙無期,但小姐們還是要養家糊口,她們需要借款度日,而我們也是非借出不可,否則疫情一旦過去,就得面對「小姐全跑光」的殘酷事實。阿Ben以本身為例,自五月底開始陸續借款給酒店小姐、經紀人以及酒店服務生,整間店上百個妹,一人借三到五萬,每個月就要五百萬,到目前至少借出兩千萬,台北的同業租金更高,借貸加房租粗估每月至少「燒掉」一、兩千萬元。

面對八大困境,經濟部長王美花日前表示,將盤點紓困4.0所剩經費,研擬補貼八大行業,將以紓困4.0剩餘的20億元預算來研擬措施,不會增加新的紓困5.0或特別預算,估算約有6000家店、3萬人受惠。不過胡筠筠質疑,以官方數據統計,每間店大約5名勞工,然而光是一家酒店就有三到四百名從業人員,經濟部掌握的數據與實際有很大的落差。

八大行業 酒店 杯水車薪 防疫指引 工會 食物銀行 娛樂公關經紀職業公會 募款 單親媽媽 慢性病患者 胡筠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