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焦點

國慶台鐵地下化3/向沙國基金借8000萬美元建設 那個年代台灣的財政實情是這樣

台鐵 國慶 榮民 鐵路地下化 沙烏地阿拉伯 兩伊戰爭 斷交 友善人民
國慶台鐵地下化3/向沙國基金借8000萬美元建設 那個年代台灣的財政實情是這樣

前行政院長孫運璿積極推動台北市鐵路地下化工作,工程期間雖讓台北市陷入交通黑暗期,但完工後也讓台北市更具國際級都市景觀。(圖/報系資料庫)

台北車站每天人潮熙來攘往,地下一樓的台鐵和高鐵月台連通道旁的牆隅上靜靜地嵌著兩幅紀念碑,其中一幅紀念台北市區鐵路地下化工程竣工,另一幅碑文記載「鐵路地下化工程承蒙沙烏地阿拉伯王國開發基金惠予貸款8千萬美金,有利工程進展,特立碑表達謝意」,象徵當時台、沙兩國的「兄弟情誼」,也印證當時即使國庫困窘,政府仍積極透過舉債借貸建設,骨子裡早就想到台灣的都市面貌該有的國際格局。

沙烏地阿拉伯曾是中華民國在中東地區最堅強盟友,兩國並曾在民國35年(1946年)至民國79年(1990年)間有正式邦交,雖然後來因為中國大陸崛起,許多國家陸續與我斷交,但沙烏地阿拉伯仍是阿拉伯國家中最後一個與中華民國斷交的國家,而兩國斷交的導火線,則是民國69年(1980年)爆發的兩伊戰爭。

前外交部長錢復去年曾在回憶錄中娓娓道出我國與沙國斷交的祕辛,當年沙國遭以色列、伊朗兩個世仇左右包夾,沙國欠缺威懾性武器,難以確保國家安全,中東情勢相當複雜,迫使沙國尋求購買導彈等先進武器保護國家安全。

政院為了籌措北市鐵路地下化財源,曾向沙烏地阿拉伯開發基金貸款八千萬美金,也顯示當時兩國邦交緊密,但後來沙國仍因國際政治現實與我斷交,圖為沙國派特使來台與時任外交部長錢復說明沙國斷交決定的原委。(圖/報系資料庫)
政院為了籌措北市鐵路地下化財源,曾向沙烏地阿拉伯開發基金貸款八千萬美金,也顯示當時兩國邦交緊密,但後來沙國仍因國際政治現實與我斷交,圖為沙國派特使來台與時任外交部長錢復說明沙國斷交決定的原委。(圖/報系資料庫)

錢復指出,回顧當時有能力製造中程彈道飛彈的國家只有美國、蘇聯和大陸,但美國長期與以色列結盟,不太可能出售導彈給沙國,蘇聯也力挺伊朗,更不可能對沙烏地阿拉伯出售飛彈,沙國在走投無路下只能轉向中國大陸採購。

沙國當時斥資35億美金,要向中共採購20枚地對地中程導彈,中共則以與沙國建交作為出售導彈的交換條件,但沙國當時只同意與大陸互設商務代表處。1990年初,中共長城工業又與沙國密商衛星交易,同年五月波灣風雲再起,阿拉伯國家緊急會商,埃及、阿曼等國都力促沙國儘速承認中共以購買更多武器。

即使當年中華民國空軍正在葉門秘密提供沙國空軍作戰協助,兩國軍事合作十分緊密,最後沙國仍不敵其它中東國家施壓的政治現實,以全部貨款付現金的方式,花了35億美金低調的從大陸取得20枚東風3型飛彈,隨後即宣布與中華民國斷交。回顧這段往事,錢復感慨在戰略價值考量下,沙國與當年的美國做出相同決定,爲了國家利益轉向中國大陸,卻將中華民國推向國際政治的更邊緣。

雖然兩國外交關係不敵國際政治現實而中斷,但在台沙兩國有正式外交關係的那段時間,不僅互動緊密,人員也常互訪,因此當前行政院長孫運璿宣布台北鐵路地下化動工後,擔心國庫財力難以支應,還是決定向沙烏地阿拉伯的開發基金借貸8千萬美金,作為地下化工程經費。

台北車站地下一樓目前還留有北市鐵路地下化工程曾獲得沙國金援的紀念碑。(圖/周志龍攝)
台北車站地下一樓目前還留有北市鐵路地下化工程曾獲得沙國金援的紀念碑。(圖/周志龍攝)

目前在中華民國全國法規資料庫中,仍可以看到兩國在民國73年5月20日簽訂的貸款合約相關資料。該份契約立約雙方,一方是時任財政部長徐立德,另一方則是沙烏地阿拉伯王國財政暨國家經濟部部長兼開發基金主席阿巴赫爾,簽約地點則是台北。

合約中載明,沙國開發基金宗旨在協助開發中國家從事經濟發展,並提供其實施發展計畫所需之貸款,沙國開發基金也確信北市鐵路地下化計畫之重要性,及其對中華民國「友善人民」之經濟發展具有預期效益,因此同意給予我方貸款,期限20年,包括五年寬限期,我國也應就其隨時所提取且未償付之貸款本金金額,按年率百分之五 (5 %) 支付貸款管理費用 (其實也就是利息),還予沙國,隨著鐵路地下化正式完工,政府也在民國92年將該筆貸款全數還清。

昔日北市曾有28個路口因為鐵路通過而影響交通,鐵路地下化後,這個問題也迎刃而解,圖為鐵路地下化前,現址光華商場附近的舊照片。(圖/報系資料庫)
昔日北市曾有28個路口因為鐵路通過而影響交通,鐵路地下化後,這個問題也迎刃而解,圖為鐵路地下化前,現址光華商場附近的舊照片。(圖/報系資料庫)
台鐵 國慶 榮民 鐵路地下化 沙烏地阿拉伯 兩伊戰爭 斷交 友善人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