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調查

止痛針猝死1/正義女神被蒙住雙眼 藥審會提供簽到表就免賠

花蓮慈濟 配西汀 Pethidine 藥害救濟 行政訴訟 審議會出席人數 最高行政法院 簽到表
止痛針猝死1/正義女神被蒙住雙眼 藥審會提供簽到表就免賠

孫女士的先生到花蓮慈濟醫院就醫,因脖子疼痛,晚上打了一劑止痛針「配西汀(Pethidine)」,隔天早晨竟猝逝。(示意圖/本刊繪圖組)。

正義女神的臉上,總是綁著一條蒙眼布,兩手各持天秤和寶劍。據說蒙上眼睛,象徵法官必須無視當事人地位高低,只能根據手裡的天秤,以寶劍公正執法,不料「藥害救濟審議委員會」疑似在一件止痛針猝死案「替法官綁上蒙眼布」,讓這件藥害救濟案的責任歸屬蒙上了一層神秘面紗!

孫女士的先生因身體不適,2015年間到花蓮慈濟醫院就醫,被診斷為頸椎退化併脊髓腔狹窄、呼吸衰竭,後來先生的脖子痛得受不了,要求打止痛針,於是院方在晚間施打止痛劑配西汀(Pethidine)50㎎,不料隔天早晨,醫護人員發現病人已無呼吸,急救無效後,宣告死亡,孫女士認為先生的猝逝,與施打止痛劑配西汀(Pethidine)有關,申請藥害救濟被駁回,轉而提起行政訴訟。

台北高等行政法院審理時,孫小姐透過律師,屢次要求衛福部的「藥害救濟審議委員會」提供審議本案時的相關紀錄,讓合議庭法官有充分資料來判斷審議過程有無瑕疵,不料藥審會竟只提供第286、288次會議出席人員的簽到單和委員姓名,至於會議記錄內容則付之闕如,連審查本案的藥審會第288次會議審查意見單,也竟無任何專家、審查委員署名或簽名。

衛福部食藥署的前身「衛生署」捐助成立藥害救濟基金會,藥害救濟案則由衛生署藥害救濟審議委員會決定是否補償。(圖/馬景平攝)。
衛福部食藥署的前身「衛生署」捐助成立藥害救濟基金會,藥害救濟案則由衛生署藥害救濟審議委員會決定是否補償。(圖/馬景平攝)。

此外,衛福部藥審會提供的審議會出席人數有30餘人,比審議委員人數還多,究竟審議會討論的內容是什麼?是否與本案有關,從審議會提供的資料根本看不出來,至今仍是謎!

在審議資料欠缺的情形下,台北高等行政法院竟以藥害救濟具有高度專業性,只要審議委員會的程序和組織未違法、沒有顯然違反一般公認的價值判斷標準即可,判決衛福部勝訴。孫女士不服,上訴最高行政法院。

最高行政法院審理後,對衛福部藥審會的做法大吃一驚,認為本案涉及人民在憲法上的生命、健康等基本權,醫藥事故是專業案件,因此專家享有高度權威,一般民眾對深奧複雜的醫藥專業,是知識上的弱勢者,特別仰賴專家們的專業和公正判斷,才能讓弱勢民眾釋疑,但本案資料不全,法院無從判斷是非曲直,因此認定北高行原判決違背法令,廢棄發回更審,希望北高行查明真相,還給弱勢民眾公道。

資深法界人士指出,衛福部藥審會未能提供行政法院充分資料,疑似替手持天秤和寶劍的正義女神蒙上一條遮眼布,無法看清楚本案真相,法官如何能做出正確的判決?

正義女神總是綁著一條蒙眼布,據說這象徵法官必須無視當事人地位高低,只能根據手裡的天秤,以寶劍公正執法。(示意圖/翻攝自Pixabay)。
正義女神總是綁著一條蒙眼布,據說這象徵法官必須無視當事人地位高低,只能根據手裡的天秤,以寶劍公正執法。(示意圖/翻攝自Pixabay)。
花蓮慈濟 配西汀 Pethidine 藥害救濟 行政訴訟 審議會出席人數 最高行政法院 簽到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