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大條

【人夫暗夜擁妹1】賀軍翔大街廝磨長髮妹 張勛傑掩護進暗巷

賀軍翔 人夫 長髮妹 張勛傑 美寶 小嫻 陳怡玟
【人夫暗夜擁妹1】賀軍翔大街廝磨長髮妹 張勛傑掩護進暗巷

賀軍翔(右)先走出KTV,張勛傑(中)才和長髮妹勾手走到暗巷會合。(圖/本刊攝影組)

賀軍翔和圈外老婆陳怡玟在二○一七年登記結婚,兩人育有一女「美寶」,對妻小極為保護的他,鮮少對外談起自己的家庭生活,只會偶爾在社群網站曬一下寶貝女兒,展現慈父的一面。

豈料,賀軍翔這位好尪慈父竟被本刊直擊,在好友張勛傑充當司機的「掩護」下,偷偷私會一名長髮妹;兩人在長髮妹的住處大樓前,不僅甜蜜擁抱,更出現疑似親吻的畫面,實在令人驚呆!

二○一九年十二月十四日清晨五點○七分,賀軍翔結束唱歌行程,戴著黑色帽子和口罩,低調地走出台北市松江路一家KTV後,旋即快步竄進一旁的暗巷;一分鐘後,張勛傑和一名長髮妹出現,竟也走進同一條暗巷,途中張勛傑小心翼翼地扶著長髮妹的手,護著她跨過欄杆,兩人不時回頭查看,似乎在注意有無「狗仔出沒」。

張勛傑和長髮妹偷偷摸摸的行徑,一度讓人誤以為近來不時自洩迷情的張勛傑,竟背叛最新緋聞女友小嫻,沒想到,張勛傑只是一枚扛弟兄的煙霧彈!

原來,長髮妹進入暗巷後,賀軍翔立刻「接棒」,張勛傑則識趣地默默走到一輛轎車旁邊,當起紳士幫兩人打開車門,賀軍翔和長髮妹隨即坐進後座,兩人關係實在愈看愈曖昧。

除了當個煙霧彈,張勛傑還當了一晚的稱職司機,他載著賀軍翔和長髮妹開了一小段路後,莫名地停在長春路口。此時,賀軍翔突然下車,直接站在馬路上大聲叫囂,看似在不停抱怨駕駛座上的張勛傑,期間張勛傑拍了拍賀軍翔的手臂,狀似安撫,賀軍翔等到情緒稍稍平復,又坐進後座。

車開到一半,賀軍翔突然下車對車內發比手畫腳發牢騷。(圖/本刊攝影組)
車開到一半,賀軍翔突然下車對車內發比手畫腳發牢騷。(圖/本刊攝影組)

豈料,上車後的賀軍翔又「熊熊牙起來」,對著駕駛座的張勛傑再度比手畫腳,口中念念有詞,最後表情相當不悅地望著窗外,此時張勛傑也一臉無奈,同樣看向窗外,氣氛顯得有些凝重。

長髮妹和賀軍翔一起從後座下車。(圖/本刊攝影組)
長髮妹和賀軍翔一起從後座下車。(圖/本刊攝影組)

過了好一會兒,車子才發動,一路直奔士林區,停在一棟新社區大樓門口前面。賀軍翔和長髮妹接續下車走到大樓前,倏地大方擁抱,似乎還有親吻動作,兩人的臨時演出,完全就是街頭主旋律;賀軍翔離去前,還又依依不捨地拉著長髮妹的手,直到此時,他才稍微露出笑容,表情溫柔不少。

兩人離情依依的又是牽手又是擁抱,最後還疑似接吻。(圖/本刊攝影組)
兩人離情依依的又是牽手又是擁抱,最後還疑似接吻。(圖/本刊攝影組)

長髮妹進門後,賀軍翔返回車上,這次他沒把張勛傑當成司機,而是乖乖地坐到副駕駛座。哥倆好在五點五十二分,抵達賀軍翔位於中山區的家門口,卻遲遲不下車,車會將近一個小時,不知是在喬什麼事。

車子抵達賀軍翔家後,他和張勛傑還在車內聊了50分鐘才返家。(圖/本刊攝影組)
車子抵達賀軍翔家後,他和張勛傑還在車內聊了50分鐘才返家。(圖/本刊攝影組)

六點四十二分,天色已經明亮,兩個男人才接連下車,張勛傑一見到賀軍翔進家門後,宛如解脫般地疾駛離開,似在宣洩一整晚的情緒。

賀軍翔 人夫 長髮妹 張勛傑 美寶 小嫻 陳怡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