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調查

【摳門女暴君2】合夥人來台討錢 竟派老公伴遊蒙混

余湘 宋楚瑜 廣告教母 王飛 吳力行 上海聯廣飛盛 台灣聯廣 飛盛
【摳門女暴君2】合夥人來台討錢 竟派老公伴遊蒙混

余湘在談好的投資案中抽腿,王飛控訴甚至他來台灣討錢,也沒見到余湘本人,只請丈夫帶他在台北到處吃吃喝喝。(圖/黃鵬杰翻攝)

「廣告教母」余湘跟大陸合夥人王飛,共同在上海投資廣告公司,但合夥人王飛控訴余湘中途喊卡,拒付後期投資款,而他來台要錢,余湘居然避而不見,只請丈夫吳力行出面「伴遊接待」,從頭到尾帶著王飛在台北吃吃喝喝,連余湘一面都沒見到,企圖用這樣的手段呼攏過關。

本刊調查,余湘和王飛共組「上海聯廣飛盛公司」,簽訂合約中,由王飛擔任負責人,其中載明余湘所代表的台灣聯廣持有百分之51的股權,飛盛則持股百分之49;明訂雙方2年內(至2015年)投資額,其中台灣聯廣出資510萬人民幣(約台幣2550萬元)。

不料,合資公司在經營一年多後,到了2014年10月,余湘只付了人民幣306萬後突然不再匯款,依照合約尚未繳完的投資金額還有204萬人民幣,從此沒有下落。

合開公司卻被信任的夥伴余湘擺了一道,讓王飛相當憤怒。他說,當時公司開設後,余湘本人從未親自到過上海,也從未在公司活動中露面,而他為了索討投資金,曾在2015年初飛至台灣,「我來台灣她(余湘)也一直躲著不肯見面,就叫她丈夫帶著我在台北吃吃喝喝,就是不提何時付錢,企圖蒙混過關。」

本刊記者求證余湘關於合夥投資一事,余湘表示投資款沒有不給,她曾在2016年5月匯款204萬人民幣給對方,還有水單為證,但不知何原因王飛卻不去銀行提領;由於上海聯廣飛盛自開業後至2015年7月,已虧損700多萬人民幣,聯廣發函派員查帳但被以「會計休長假」為由,碰了軟釘子。「不清楚為何王飛要出面爆料。」

王飛則說,余湘匯款金額不足,且是以其個人名義匯出,因此他才拒絕提領,透過司法尋求公道。


余湘 宋楚瑜 廣告教母 王飛 吳力行 上海聯廣飛盛 台灣聯廣 飛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