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調查

【追兇19年2】女童控爹地強脫褲 還有壞女人要悶死她

名醫 性侵 懸案 一氧化碳 中毒昏迷 爹地 植物人
【追兇19年2】女童控爹地強脫褲 還有壞女人要悶死她

小安(右2)喊「爹地」的H名醫(中)當年為她慶生,還找了鄰居小朋友同樂。(圖/讀者提供)

現年28歲的小安19年前疑似遭到H姓名醫性侵,但全案2度不起訴,在收到檢察官的不起訴書的噩耗,她看了一遍又一遍,她在自己的LINE上寫著:「現在的檢察官跟之前的檢察官一樣護短兇手,最終我得到這樣的判決書(不起訴處分書)使我心力交瘁,一夜難眠.....」

小安接受本刊訪問時說,「我決定把受害經過公諸於世,讓兇手及包庇的檢察官一併受到法律制裁,我什麼都不怕,只願能還我正義。」

小安回憶19年前的慘劇,她掩面埋首在雙膝之間哭了又哭,2002年1月28日下午,她放學回家,「爹地」1個人在客廳看A片,竟將她拉到身邊脫去裙子和內褲,事情發生後,他還威脅不可以告訴媽媽,不然就她們母女倆趕出去,所以她什麼都不敢說。

那天晚上,小安睡了之後,隔天凌晨,她被人從床上拉到地上,看見爹地在一旁,一個壞女人動手推打她,還用枕頭悶住她的頭臉,讓她不能呼吸,就在快要昏過去的時候,還聽到爹地用台語說「妳快走,妳快走,這裡讓我來處理就好,妳快走啦。」

小安昏迷後,再醒來已經過了好幾個月的時間,等她能夠開口說話了,才告訴媽媽詳情,但媽媽提告後卻被檢方不起訴處分。直至2019年3月才又提告訴由檢方重啟偵查,但小安母女依然希望落空,檢方再一次做出不起訴的處分。

小安控拆:「我苦等了19個年頭,等的就是揭開司法不公不義還有爹地那個變態老色魔,以及要致我於死地的兇手壞女人真面目,我一天天的在克服心裡創傷後的恐懼,因滿心期待司法,現任檢察官應該不會跟之前的檢察官一樣那樣濫用私權包庇兇手,一定會還我真相公道。」

小安遭性侵當時又被枕頭悶壓失去意識,加上血液中的高濃度一氧化碳讓她成為植物人,不但無法合嘴,手腳都逐漸萎縮。(圖/讀者提供)
小安遭性侵當時又被枕頭悶壓失去意識,加上血液中的高濃度一氧化碳讓她成為植物人,不但無法合嘴,手腳都逐漸萎縮。(圖/讀者提供)

小安失望地說:「原以為能有遲來的正義還我審判,彌補我的傷痛,但沒想到這煎熬的日子裡得來的又是殘酷黑暗不公的司法判決,讓我對這司法感到絕望透頂。」

本案目前正由律師向高檢署聲請再議,小安強調:「我不到最後一刻我絕對不會輕易放棄的,我小安絕對不會讓大家失望的,請放心我一定會好好活著等待看到那變態老色魔、企圖殺害我要致我於死地的兇手受到法律應有的制裁。」

名醫 性侵 懸案 一氧化碳 中毒昏迷 爹地 植物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