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運動

被雙二一迷失酒精堆裡 中州鄭子峰痛下苦功五年後再攻蛋

UBA 中州科大 鄭子峰 泰山高中 小巨蛋 四強 酒精
被雙二一迷失酒精堆裡 中州鄭子峰痛下苦功五年後再攻蛋

中州科大鄭子峰。(圖/溫振甫攝)

UBA大專籃球聯賽,中州科技大學本屆成為黑馬,在外籍軍團白薩、斑霸等人的帶領下隊史首闖四強,陣中有不少球員都將首次站上小巨蛋,但八強賽場均攻下7.5分的後衛鄭子峰,卻是他睽違5年再次攻蛋,回首過去的日子,他一度迷失自我、差點走偏,如今重拾籃球,就憑著一股腦海信念,想為學生籃球畫下完美句點!

泰山高中103年以全勝之姿從資格賽殺到冠軍戰,鄭子峰正是隊上的一員,只可惜球隊在最終戰輸給高一菜鳥高國豪所領軍的松山高中,高三畢業後,他選擇可以外宿的北市大(天母校區)就讀,「那時候覺得自己可以不住宿自我管理,但後來發覺真的沒辦法。」鄭子峰說。

國中就讀傳統名校金華國中,接著前往泰山高中,學生時期天天與籃球為伍,這種生活似乎讓鄭子峰有些疲憊了:「打球打得有點倦了,北市大的練球方式,就是每天都在練一樣的東西,有點無聊,加上剛升上大一就跟好兄弟杜思汗一起沉迷在夜生活,覺得那樣的日子很快樂,之後乾脆不去練球了。」

起初沒去練球,比賽時教練還是會讓他上場,鄭子峰當時心想:「那這樣好像沒差,但最後因為太常沒去學校被雙二一,之後就被退學了,不過那也是我的問題。」被退學後,鄭子峰過著比大一更為糜爛的生活,雖然有在打工賺錢,但常常喝酒,迷失在酒精堆裡,還差點走偏學壞。

儘管差點走偏,但鄭子峰身邊卻有一群不離不棄的朋友與家人對他苦口婆心:「幸好當時認識一群朋友,他們跟我說『不打球沒關係、真的被退學沒大學學歷也沒差,但希望你好好做人,不要說有多高成就,但至少別打亂社會秩序,不要造成社會的困擾。』」

鄭子峰決定披上中州科大戰袍,為學生籃球畫下完美句點。(圖/溫振甫攝)
鄭子峰決定披上中州科大戰袍,為學生籃球畫下完美句點。(圖/溫振甫攝)

朋友的一席話,加上自己籃球夢未滅,鄭子峰決定回頭、重返球場:「我不想讓自己留下遺憾,雖然當初我一直覺得自己回不來,畢竟落後那麼多年了,但我不想留遺憾,趁我還有能力的時候,把這條路走完。」

鄭子峰的學弟得知他想重返球場,隨即幫忙牽線跟中州科大總教練許智超聯繫,而教練知道消息後也第一時間致電給鄭子峰的母親,展現出誠意希望他能加入球隊,他非常清楚自己的個性,是需要前往集中管理的球隊,剛好中州地處偏遠,學校四周無外在誘惑,於是想也不想就前進彰化。

從上大學後就沒有好好訓練,鄭子峰的體能、技術都落後一大截,也是因為這樣,他花了好長一段時間適應,才慢慢抓到比賽節奏,適應甲組球隊的強度,但因為從小就接受高強度的訓練,導致他膝蓋損傷的情況更加嚴重,去年賽季打到一半,他受傷了…

去年預賽鄭子峰膝蓋受傷,但他強忍傷痛硬是撐完開季。(圖/溫振甫攝)
去年預賽鄭子峰膝蓋受傷,但他強忍傷痛硬是撐完開季。(圖/溫振甫攝)

「其實去年膝蓋骨頭就變形了,球季結束本來就要開刀了,只是手術後需要2、3個月才能復原,雖然趕得上開季,但害怕跟不上球隊訓練就沒去動刀,導致我這個球季比賽時膝蓋都會晃。」鄭子峰說,即便如此,他還是為了夢想硬是撐到八強賽結束,還繳出場均7.5分的成績單,是本賽季表現最好的一個階段。

回首當年為泰山高中出征,鄭子峰直言當時的表現有些「烙賽」,加上小巨蛋空間大,投籃時會有一種距離感,沒能幫球隊拿到隊史首冠,但這次重返小巨蛋,他不希望重蹈覆轍,好好打、放開打,把所學的球技運用出來;看著好兄弟杜思汗現在也成為一名專業的籃球教練,鄭子峰希望能連同他的份一起努力,讓學生籃球不留遺憾!

至於未來的路怎麼走?鄭子峰打完今年最後2場比賽決定結束籃球生涯:「原則上是不打了啦,因為還有其他生涯規劃。」他希望能去考一張相關證照,有朝一日能圓夢建立一間屬於自己的餐廳。

UBA 中州科大 鄭子峰 泰山高中 小巨蛋 四強 酒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