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調查

制憲走鐘2/辜夫人愛將肖豬哥!深夜狂叩女員工開會 只穿內褲床迎接

辜夫人 豬哥 制憲基金會 性騷擾 內褲 風塵味 性騷擾 黃腔
制憲走鐘2/辜夫人愛將肖豬哥!深夜狂叩女員工開會 只穿內褲床迎接

張姓高層只要出差就會深夜找女員工「開會」,楚楚指控,有次進房間竟看到他只穿一條內褲半躺床上。(圖/本刊繪圖組)

台灣制憲基金會日前遭爆內部張姓高層,涉嫌對女員工性騷擾,除了常傳送性騷擾的訊息,甚至在出差住飯店時,瘋狂對女職員奪命連環叩,還要對方去他房間陪聊,搞得女職員不勝其擾。

基金會離職女員工楚楚(化名)控訴,她向來負責活動流程和人員的安排,許多細項都要在前一天做多次的確認,但「張男常一到飯店,就用Line和房間內線狂叩」。目的卻只為了要楚楚去他房間陪聊天。

雖然,楚楚也曾順著張男開玩笑說「櫃檯的妹妹蠻漂亮的,你可以去找她聊天」,不料張男竟回「我就喜歡你這種風塵味的」。讓女方感到心力交瘁。

楚楚想到張男的誇張行徑,不禁翻了白眼,「有一次我們到南部出差要住汽車旅館,張男一到飯店就又『照慣例』狂叩,要我去討論公事,結果我剛進房間,竟然看到他只穿一條內褲半躺床上」。看到這樣的態勢,楚楚相當恐懼,隨即以工作為由擺脫當時的處境。

張姓高層與女員工傳訊時不時就要開一下黃腔,甚至還會偷街上女孩照片,說自己「有反應」。(圖/讀者提供)
張姓高層與女員工傳訊時不時就要開一下黃腔,甚至還會偷街上女孩照片,說自己「有反應」。(圖/讀者提供)
楚楚指控制憲基金會張姓高層不斷以言語性騷擾女性員工。(圖/黃鵬杰攝)
楚楚指控制憲基金會張姓高層不斷以言語性騷擾女性員工。(圖/黃鵬杰攝)

而張男一切「豬哥」行徑早備受同事間非議,更和基金會宗旨和理念背道而馳,但最終被迫離開基金會的人卻是楚楚,不禁讓懷抱理想的楚楚氣憤又不諒解,進而提告。

本刊記者致電張男詢問回應,豈料當記者表明身分、都還尚未發問時,張男就先質問:「我的電話誰給的?」「我不接受任何訪問。」隨即掛斷電話。而制憲基金會執行長林宜正則表示,事件(性騷擾)發生後已要求張男「無限期停職」,會等到司法判決結束再考慮後續處置。

但本刊掌握到的消息指,張男似乎早回鍋基金會任職。對此,林宜正解釋:「因為人力不足的關係,所以先請張男以志工身分回來幫忙。」至於性騷擾事件辜寬知情與否?林宜正表示,「他應該知道」。

辜夫人 豬哥 制憲基金會 性騷擾 內褲 風塵味 性騷擾 黃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