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時事

翁立友記者會雞排妹走後本尊現身 「現在、未來」絕不會去傷害任何人

翁立友 記者會 雞排妹
翁立友記者會雞排妹走後本尊現身 「現在、未來」絕不會去傷害任何人

(圖/林士傑攝)

金曲歌王翁立友近期被雞排妹(鄭家純)指控性騷擾,5日下午召開記者會時強調僅特定媒體可進入,但雞排妹卻提早入坐等待翁立友現身,霸場況逾半小時,導致記者會遲遲無法開始,最後在唱片公司方面表示要透過直播說分明,雞排妹才離場,未料雞排妹一離開,唱片公司即刻表示翁立友會出面召開記者。

雞排妹日前自爆尾牙場被老闆、歌手翁立友性騷擾,翁立友宣布5日舉辦記者會,稍早因為雞排妹霸場僵持了半小時,所幸這場記者會在接近3點舉行,一開始翁立友現身時,以雙手合十的方式向現場媒體致意,接下來由唱片公司出面表示,說明之後接下來交由司法程序處理。

(圖/林士傑攝)
(圖/林士傑攝)

翁立友接著說分明,只看見他脫下口罩後,可以看到他一臉倦容和無奈,首先先向所有支持他的人表示歉意,並澄清自己不是躲起來,而是在思考針對雞排妹的指控,他原先認為「謠言該止於智者」,但是沒想到事情越鬧越大,他表示,這段時間他相當不開心也不舒服,但還是選擇面對。

翁立友表示,自己是受害人,性騷擾事件,從頭到尾都不是由他引起,卻變成自己要面對,這起事件,對他來說是從未想過的,他也深深思考,並再次表示讓他很痛苦;翁立友還指出「過去、現在、未來」,他絕不會去傷害任何一位女性和男性,他也再重複一次並表示,若有任何人認為被傷害,請提出告訴,讓司法還給大家清白、公平一點。

(圖/林士傑攝)
(圖/林士傑攝)

翁立友接著表示,「這是我的工作,我熱愛我的工作(嘆氣)但是現在整個都變調了,我想哭,我連哭的空間都沒有,這件事情發生,我的母親擔心到每天都在哭」,翁立友說完這段話後,則是一度哽咽。

另外,他還引用到阮玲玉留給世人最後的遺言,「人言可畏的可怕恐怖」,他表示,「這一次事件當中,我才能深深體會她當初是多麼無奈,現在我唯一的權利,還有我想,我不能做這樣的事情,因為,如果做了這件事情,我翁立友這個名字就再也不會是清清白白,如果我自殺,我的媽媽、我的母親,他這輩子永遠就抬不起頭了,所以我沒有這個權利、不能做這個事情」。

翁立友最後表示,「我有我的夢想,我希望我以後有小孩,他的爸爸是清清白白,難道這次事件我不是受害者嗎?今天這個聲明會,大家的問題也是我的問題,大家想要問的也就是我要去跟法官說,我從來沒做過任何性騷擾事件,也沒有影響到任何人,所以記者先生小姐們,如果你們用心去思考,你們就會明白了,立友現在的立場現在的處境就是受害人,謝謝大家」。

翁立友 記者會 雞排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