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綜合

重症案增加 病患心跳停止瞬間⋯醫護口罩下「分不清是汗水還是淚水」

重症案 醫護 生離死別 洪子堯
重症案增加 病患心跳停止瞬間⋯醫護口罩下「分不清是汗水還是淚水」

台北市立聯合醫院中興院區急診醫學科主任洪子堯,分享同事陳醫師暖心舉動,總是不停居間協調、溝通。(圖/摘自洪子堯臉書)

本土疫情升溫,重症案例持續增加,許多醫護人員咬牙撐住,但始終難忍在第一線看到生離死別的情緒,台北市立聯合醫院中興院區急診醫學科主任洪子堯,分享急診室醫護人員如何在穿著密不通風的隔離衣,幫確診者插上呼吸管,又是如何通力合作,卻依舊挽不回病患性命,在病人心跳停止的瞬間,醫護人員口罩下,早已看不出流下來的是汗水還是淚水。

確診者不斷送進醫院,醫護人員目睹無數急重症患者在生死邊緣掙扎,洪子堯敘述他在治療重症患者,決定停止急救的剎那,穿著隔離衣下的身驅不由自主地顫抖,泛白的防護面罩下,淚流不止,卻要努力壓抑著自己的哭聲不讓旁人聽到。

洪子堯說,心酸不捨許許多多生命因為新冠肺炎失去,面對嚴峻的疫情,醫護人員顧不得身心疲憊,只想要爭取最多時間,把性命挽救回來,但常常事與願違。

疫情來勢洶洶,洪子堯說,高齡者更是首當其衝,有天深夜,急診室的醫師拿著開擴音的手機走進隔離室裡,這次不是為病人醫療處置,是幫一位阿伯撥電話給他的女兒,讓父女能道別,電話那頭的女兒早已泣不成聲。

在分秒必爭的急診室裡,生死交關的場面,讓醫護人員猶如上戰場一般,但在緊張氣氛中還是有溫情,洪子堯指出,陳醫師是一名溫柔的女醫師,院內曾有位媽媽確診,而家中有3個月大的女兒,當時陳醫師心切的問小朋友該怎麼辦,幸好患者的妹妹可以幫忙照顧,但接著陳醫師又開始煩惱媽媽在檢疫所「擠奶」的問題,還要擔心病人要去隔離,可能有很多事情沒有向家人交代,醫師總是居間不停溝通,陳醫師的聲音因此沙啞,但沒減少她對病患的熱心。

重症案 醫護 生離死別 洪子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