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時事

8+9抗疫團2/自買消毒水跟村長借機器 逾30人響應走過5鄉鎮

新園義務團隊 陣頭 消毒水 前導車 神將會 新園鄉 瓦磘村
8+9抗疫團2/自買消毒水跟村長借機器 逾30人響應走過5鄉鎮

屏東有熱血的8+9們成立消毒團每天晚上利用下班時間為社區消毒,夜深回程後,還要將管線清理乾淨,才能回家睡覺。(圖/宋岱融攝)

新園義務團隊在疫情當前自發性為屏東土地消毒,單純靠著團隊每人微薄之力,凝聚成一股大愛,出錢又出力,已經走過屏東縣新園、南州、潮州、東港及萬丹等5個鄉鎮,而團隊成員也隨著他們的足跡擴大,熱情跟著升溫,由不到10人逐漸擴增到30人以上響應,一股在地的抗疫力量正在壯大與茁壯。

發起人之一、從事服務業的陳春日指出,由於新園義務團隊成立得太突然,大家當時唯一擁有的「家私」,就是神將會的一輛貨車,卻沒有任何消毒設備,為了節省經費,只好向新園鄉瓦磘村村長李金祥商借噴灑器。李金祥得知這群八家將的起心動了想對社區服務的念頭後,大型水桶、管線、發電機、噴霧等器具,二話不說立即無償出借,讓消毒團隊大喊:「謝謝村長。」

之前用來繞境的前導車如今也成為宣導防疫的利器,消毒團的會播送由發起人王富玄自錄的幽默勸世文。(圖/宋岱融攝)
之前用來繞境的前導車如今也成為宣導防疫的利器,消毒團的會播送由發起人王富玄自錄的幽默勸世文。(圖/宋岱融攝)

「因為不想讓愛心變調,我們完全不接受任何單位的資助,所有花費都是團員自掏腰包,目前買了有10多桶的消毒水,花了約5千元,反正就是有錢出錢、有力出力,大家都不會刻意去想到誰出了多少錢。」陳春日強調,最主要還是希望能產生影響力,讓大眾一起動起來抗疫。

另一位發起人謝坤仲說,「因為疫情,所有的廟會活動都取消了,擔心陣頭練習會吸引民眾圍觀,也取消了練習;那時候每到傍晚的練習時間,總是無所事事,所以萌生乾脆利用這段時間,幫忙消毒環境的念頭,大家一起抗疫。」

熱血消毒團自發性協助鄉里消毒環境,他們相關設備是向瓦磘村村長李金祥借的,消毒藥水則是自掏腰包買的。(圖/宋岱融攝)
熱血消毒團自發性協助鄉里消毒環境,他們相關設備是向瓦磘村村長李金祥借的,消毒藥水則是自掏腰包買的。(圖/宋岱融攝)

過程中,其實也未必都順利。陳春日回憶,他第一次出任務時,由於不了解噴灑器而操作不當,導致消毒水噴入眼睛,紅腫了2天才好。他還提到,好幾次義務為環境消毒時,都被居民「當成應該」,甚至有人要求他們消毒私人住家周圍,「真的什麼人都有,雖然有點無奈,但絕不會動搖我們的服務決心。」

新園義務團隊 陣頭 消毒水 前導車 神將會 新園鄉 瓦磘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