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即時

鄭家純曾敲定要上《雙層公寓》!赴日領工作簽路途崎嶇 因疫情破局

鄭家純 雙層公寓 工作簽證
鄭家純曾敲定要上《雙層公寓》!赴日領工作簽路途崎嶇 因疫情破局

鄭家純。(圖/翻攝自臉書)

去年開始的新冠肺炎疫情肆虐全球,各行各業因此停擺,同時間也斷了好多人的生計,對此,女藝人鄭家純今(22日)深夜就在臉書發長文訴苦,表示自己原本有機會赴日工作,但申請工作簽證之路崎嶇,甚至一度和《雙層公寓》開了3次會,已談好細節只差何時進駐公寓,無奈疫情所致,讓她選擇回到台灣,進軍日本演藝圈的夢想也暫時告終。

鄭家純在臉書發文表示,自從2017年前往東京讀語言學校,就決定回台要好好上日文家教,隔年再度赴日短期留學,從那之後就決定要拿到工作簽證,不過花了一年的時間,才終於找到有緣的經紀公司。

鄭家純表示,當時很貪心,想要兼顧台灣、日本的工作,她那時候就跟經紀公司說:「我可以把飛機當新幹線搭,用25歲的身體去拼紅眼班機,這樣行程就好安排,常常每週來回台北東京,還有過當天往返。」不過時常往返台灣、日本,也讓她耗費不少的通勤費用,不過她卻認為,追求遙遠的目標,當然會犧牲掉不少且錯過很多,可是好不容易走到這一步,都是自己要的,不覺得辛苦。

鄭家純回憶起申請工作簽證的過程,可以說是相當崎嶇,首次申請當局只讓她「在留」3個月,當時她認為這是理所當然,畢竟是首次申請,不過第2次申請,她也將自己在日本的工作經歷放在申請書裡,但沒想到這次的「在留期間」又是3個月,直到第3次申請,她終於申請到半年的工作簽證,看到護照的當下,她和經紀人也都相當開心。

鄭家純提到,第3次領到工作簽證是在去年3月中旬,隔天就先飛回台灣工作,但其實早在這之前,她就已經和《雙層公寓》節目組開了3次會,甚至已經準備安排何時要進駐公寓,無奈之後受到疫情影響,加上木村花因網路霸凌輕生,導致節目結束,也讓她無緣參加。

鄭家純最後提到,自從去年3月中離開日本,等了半年疫情始終沒有趨緩,所以9月份時飛了一趟日本和經紀公司解約,進軍日本演藝圈的夢想也暫時告終。

鄭家純 雙層公寓 工作簽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