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評論

【泰公開講】劉泰英:香港給台灣的經濟啟示

香港 台灣 經濟 經濟衰退 芒果乾 亡國感 李嘉誠 全球金融中心
【泰公開講】劉泰英:香港給台灣的經濟啟示

【泰公開講】劉泰英:香港給台灣的經濟啟示(圖/新華社)

香港最近經濟數字並不好看,雖然目前港府預測,全年GDP還是有機會正成長,但由於香港第二季GDP已經收縮○.四%,第三季也呈現負成長,被認定是技術性衰退。距離香港上一次的技術性衰退,已經是十一年前的國際金融危機,可見反送中事件掀起的波瀾,對香港經濟影響有多大。

香港經濟衰退會維持多久,現在沒有人說得準,但是香港人心惶惶,許多人開始思考,是否有不依賴港府的自救可能,例如香港首富李嘉誠的基金會就宣布捐款十億港元,舒緩餐飲業的困境,讓港人在板蕩亂世中看到一絲希望。

然而,台灣目前看待香港反送中事件,大多聚焦在政治層面,例如在野的國民黨強烈質疑是為了選舉操作「芒果乾」(亡國感諧音),執政的民進黨則反批藍營是「與魔鬼交易」,看了頗令人感慨,台灣可以關切的層面應該還有很多。

香港地狹人稠、寸土寸金,新大樓比比皆是,但要成為金融中心的關鍵,絕非只有外觀亮麗的高樓,而是在於擁有人才。因為有了人才,才會帶來信用,客戶便願意把錢及生意交給你操作,經濟才會活絡。

香港反送中事件給台灣另一個啟示,司法獨立真的很重要,政治人物絕不該只是喊喊口號就了事,香港長期被英國殖民,其實是一段屈辱的歷史糾葛;但說起來悲哀,香港或許也因為被英國長期殖民的關係,司法獨立一直都被國際認為「可靠」,經歷反送中事件衝擊後,司法可信度卻遭受質疑。當然相較於台灣,不論藍綠執政都說司法獨立重要,但反問一般民眾的感受,就不難瞭解司法有沒有獨立。

台灣與香港的法系不同,若想成為境外金融中心,司法體系被外商信任格外重要,但司法改革無法一蹴可幾,商機更不會等人。所以我主張,台灣若真想衝刺全球金融中心,不妨先落實境外金融中心,在境外金融中心延聘法界有地位的國際大法官、成立境外金融中心法庭,專門處理國際貿易商務仲裁之類的案件。這樣的建議或許有人會質疑是「一國兩制」,但我要說明這個想法絕非政治上的一國兩制,而是經濟層面的問題,台灣早年的加工出口區,就是經濟上的一國兩制。

或許還有人質疑,如此難道不是承認台灣司法不夠好,其實未必。本地法官未必有處理全球金融貿易事件的經驗,不妨「先向外國取經」,畢竟全球金融中心必須有懂金融法律、國際經濟趨勢的人才,先從國外延聘人才,也不失為一種過渡方案。

口述/劉泰英 1936年生,美國康乃爾大學經濟學博士。在李登輝總統時期,以中華開發董事長頭銜,出任國民黨投管會主委,與李前總統關係密切,外界當時也以財經國師、國民黨大掌櫃等稱號稱之。
香港 台灣 經濟 經濟衰退 芒果乾 亡國感 李嘉誠 全球金融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