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人物

最年輕醫院CEO-2/這小子流浪1~2年 才「認同」醫療家業

羅東博愛醫院 許豪 宜蘭人的醫院 卓越的病人價值 重度級急救責任醫院 許子文 羅許基金會 許文政
最年輕醫院CEO-2/這小子流浪1~2年    才「認同」醫療家業

2020年羅東博愛醫院執行長一職由第二代的許子文交棒給第三代的許豪,父子合影。(圖/羅東博愛醫院)

在美國出生的許豪,因持有美國護照,而父親許子文對他的生涯也是依自己興趣、民主與尊重的立場,也沒有一定要參與家族事業的想法,許豪甚至有留在美國工作的念頭,經過多年的接觸歷練,如今卻接棒羅東博愛醫院站上掌舵人的位置。

許豪原本計畫在英國大學畢業後先回台灣當兵,服完兵役後再到美國繼續讀書、找工作、不回台灣了。後來發現因心臟有問題而免役的許豪,被許文政以「你要多認識台灣」而留在台灣,在家族事業的光環下,當時可以用推薦甄試的方式進研究所,但許豪為了向許文政證明自己有能力,考進台大公共衛生系,原本以為是2年的研究所時間留在台灣,研究所畢業後,在創辦人許文政「你要了解家族的事業期待」下進入醫院工作,卻開啟了人生的另一條路。事實上,許豪心裡一直有排斥進入醫院工作的想法。

1950年代羅東博愛醫院外觀。(圖/羅東博愛醫院)
1950年代羅東博愛醫院外觀。(圖/羅東博愛醫院)

讓許豪對醫療有了「認同」,正是在研究所期間,學習認識我國健保制度發展的歷史,心裡對這些早期開辦健保的老師、學者、當時當政者有了「很難得」的想法,也有了認為台灣的健保醫療是某個程度的「理想」。不過,許豪坦誠,當時年輕的他心裡害怕「在自己的黃金時間,就以為這(醫療)就是我的志向了,沒有去嘗試其他東西。」為此,還特別回到紐約當小背包客流浪了1~2年,為自己的下一步探索各種可能性。

回來台灣後,也評估認為醫院未來持續的發展,心理上除了向家族「交差」的因素外,許豪也覺得必需做些什麼、把什麼給了了,來確定自己,而不是一昧的想往外走或往內走,一直到創辦人許文政在2019年過逝後,才整個轉念接受。

民國51年,日本京都大學醫學院教授拜訪羅東博愛醫院,雙方並洽談建教合作專案。(圖/羅東博愛醫院)
民國51年,日本京都大學醫學院教授拜訪羅東博愛醫院,雙方並洽談建教合作專案。(圖/羅東博愛醫院)

許豪透露,自己與創辦人的關係一直是很淡的祖孫關係,反而是繼承人跟工作上的接觸比較多,舉例來說,許文政在擔任國策顧問時,每年要提給總統國策建言時,就會打電話給他,要他代筆找議題來寫,所以每年接到電話就知道時間到了要做什麼事。

也由於許文政的從政背景,讓醫院多少被畫上色彩,許豪說:「理解當時的時空背景會有必需靠那一邊的狀況,但就醫院來說,這既不是營利事業,覺得不需要這麼做,而這也變成自己跟家族間『不明說,但是心裡拉距的東西』」;創辦人離開前的最後一年期間,許豪也很少主動去看他,心情也一直很平靜沒有什麼情緒。

羅東博愛醫院創辦人許文政先生。(圖/羅東博愛醫院)
羅東博愛醫院創辦人許文政先生。(圖/羅東博愛醫院)

一直到醫院的同仁為許文政舉辦追思會時,醫院同仁整理了醫院創立以來的點滴,看到醫院存在的初衷,也看到許子文站在檯上說不出話,心裡浮現「第一代走了、第二代老了、好像輪到自己非站出來了」,這股情感的衝擊讓許豪真正願意接受這個家族傳承的任務。

羅東博愛醫院 許豪 宜蘭人的醫院 卓越的病人價值 重度級急救責任醫院 許子文 羅許基金會 許文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