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人物

【時周大紅人】你這怪傢伙 李玉璽

李玉璽 我的少女時代 大紅人 創作歌手 李亞明

(圖/莊立人攝)

其實,「矛盾」這件事情可以並存,

當理性、開朗、憂鬱與孤僻的個性融合,

看起來格格不入,放在一個身體裡卻又理所當然。

許多人以為李玉璽笑得陽光、笑得開朗,

他卻寧可關起門來寫歌,活在自己的世界,

這個怪傢伙很好懂,但他可能不在乎你懂不懂。

寧可 孤僻地待在家

「我對外都很開朗,心情都是拿回家才整理的,我連對朋友都不會講心情不好的東西,自己會下意識地不去多說很沉重的話給朋友。如果我心情不好,還是會笑笑地跟大家玩完,回家再找一個適當的方式發洩。」

其實李玉璽也不過二十六歲,個性卻莫名有種超齡感,還帶點控制性格,什麼事情都要有條有理,很難接受「突如其來」這回事。找他吃飯或看電影要預約,說走就走幾乎不可能,朋友了解他,久沒碰面乾脆直接去敲他家門,「我本身比較孤僻一點,從入行之後就很少一天到晚跟朋友出去,又會想要先把工作做完再說,其實我會一直見面的朋友不多,我是比較不正常,不喜歡出去玩到早上,如果要這樣我還是可以,但不常這樣,我寧願周末待在家裡。」

「我超不喜歡驚喜(像是慶生派對),我不知道該做什麼表情,雖然我是受到驚喜的那一方,但我會覺得明明是要讓我開心,我卻要反過來讓你們開心,我私底下是一個很平靜的人,就算受到驚喜,表情也還是沒什麼變,所以還要演一下。」李玉璽太懂自己了,所以交女友時,也會跟對方講清楚別來這招。

對李玉璽來說,人生至今最大的「突如其來」,應該就是入伍當兵,當時十二月剛從美國念完書回台沒幾天,就收到通知要他一個禮拜後入伍,原以為可以放幾個月假期,卻在耶誕節當天被送到軍營。

(圖/莊立人攝)

想要 照自己步調走

個性務實的李玉璽,很想好好做自己正專注的事,五年前發行第一張個人專輯時,還沒享受夠當發片歌手的樂趣,兩個月後公司就要他去試鏡電影《我的少女時代》。剛開始他感到抗拒,「直到公司說先去試過,看覺得喜不喜歡,試過之後才知道是有趣的,對我的創作有幫助,接受公司提案後就努力做好。」後來電影大賣,讓李玉璽多了個「演員」的身分。

有個資深歌手老爸李亞明,讓李玉璽對演藝圈從小就比一般人多些認識與了解,出道前媽媽很擔心,「她覺得這行紅也辛苦、不紅也辛苦,所以常跟我說『要做的話,就要想辦法讓自己做得好』。」李玉璽也爭氣,當歌手與拍戲成績都不錯,心態也一直隨之調整。

高中畢業後遠赴美國念音樂,李玉璽基礎打得深,也相當專注於創作。(圖/報系資料庫)

「我的心態一直在改變,剛出道時比較不會想到商業那一塊,只想到音樂要怎麼做、怎麼呈現,後來發現如果沒有人氣,音樂作品即使是好的,也不容易被發現。這一行一直處於矛盾狀態,所以我一直在抓自己的定位與方向,所以不會感到辛苦,還是在做自己喜歡的事情。」

除了演戲,李玉璽很少流露陰暗、憂鬱的一面,但其實他個性不樂觀,也不想裝嗨。(圖/莊立人攝) 

穩定 踏實面對情緒

因為「喜歡」演藝工作,所以動力一直持續著,就像寫歌這事情,工作包裝著情緒的抒發,戀情結束了,會寫首歌當作感情的結尾,如果覺得孤單了,就寫首歌安慰自己,李玉璽不能憑空寫出情緒,只能把感官知覺放大,演戲也是這樣,「沒辦法,這就是我們這一行需要做的事情,我不負面但我滿現實,我不會一直去想不好的事情,但世界上有很多不好的事情,所以會去思考。我不是那麼樂觀的人,我不會刻意去找負面情緒,但容易去感受一些感受。」

前陣子李玉璽到廣州拍戲三個月,又面臨全新挑戰,角色跟以前拍過的不太一樣,而且要離家一陣子。讓他「踏實感」發作,巴著導演一直問問題,搞清楚找到方向跟答案後,不安全感變少,穩了也更投入了。

雖然演藝圈這條路還在努力穩穩走著,李玉璽已經開始往未來想,之前在泰國拍戲沒往外跑,除了寫歌之外都在看股票,甚至買了書帶去研究。他說,「我不是那種會一直花錢的人,衣服也不太買,生活用品不太買,我總會覺得存了一筆錢,可以拿來做什麼事情,像是去投資股票……。」想得有夠深,深到很超齡,這個怪傢伙根本不像個年輕人……。

老爸是資深歌手李亞明,李玉璽初踏入演藝圈,就比一般新人受到更多注目。(圖/報系資料庫)

校園男神 李玉璽Dino

生日:1993年3月31日

專輯作品:

2014年《搖滾小日子》

2016年《Mr. Lucy》

2018年《Sing With Me》

電影作品:

2015年《我的少女時代》

2018年《有一種喜歡》

網劇作品:

2019年《外貌至上主義》

李玉璽 我的少女時代 大紅人 創作歌手 李亞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