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即時

江俊翰遭前任威脅母搶刀受傷 出示毒品檢驗陰性報告自清

江俊翰 前任 威脅 搶刀 毒品 檢驗 同志
江俊翰遭前任威脅母搶刀受傷 出示毒品檢驗陰性報告自清

江俊翰前男友在IG爆料,新聞發酵後隨即刪除發文。(圖/翻攝自IG)

演員江俊翰昨遭一名自稱是男友的男子在IG上爆料吸食毒品又約多人性交等,而他本人則一一否認,經紀人則回應本刊事前此事太私人不方便代為回應,也表示不知情江俊翰接受媒體訪問公開出櫃一事。今日稍早江俊翰出示毒品檢驗陰性報告自清,並發出聲明表示遭對方威脅「他過去交往過的人,分手絕對都不會有好下場。」

江俊翰出示檢驗陰性報告自清。(圖/民視提供)
江俊翰出示檢驗陰性報告自清。(圖/民視提供)

江俊翰昨晚大方出櫃承認是同志,也坦承和爆料人交往過,直言對方是恐怖情人,該男子在交往期間除了妄想外也有情緒控管、自殘等問題,同時表示對於不實指控栽贓已委請律師將提出法律行動,該男子則於新聞出來後將發文刪除,只留下先前兩人交往時的合照。
今年7月中兩人更發生爭執,「因為他的懷疑而起爭執,但受傷的除了我,還有我媽媽,媽媽為了保護我要搶我手上的刀而受傷,媽媽受傷是我不孝。」讓他決定徹底斬斷糾葛。

事發第一時間江俊翰所屬經紀公司鳳凰藝能表示聯絡不上本人,對於私事無法回答,今江俊翰再發聲明,全文如下:

是,我是一名同志,我是Gay

這30多年來,因為過去社會風氣還沒有辦法認同,我從事演藝圈,必須隱瞞我的身分,這心中無法形容的壓力,其實常常讓我懷疑選這行到底是對是錯……

我在感情路上並不順遂,因為個性較為封閉,所以能夠有幸認識相同性向的人的機會並不多,但我交往過的對象都是善良的人,為了保護我,甚至沒有公開交往……

我前兩年出過事情,讓我患有輕度的憂鬱,機緣巧合,我在IG認識了這位P先生,我們偶爾交談,真正認識他是去年4月,我有機會和他有密集的交談,確認對彼此有所好感,於是約了見面,看了電影,我認為對方是個可以交往的對象,隨後,我邀他跟我一起同住,成為彼此的伴侶…

剛開始在一起,我們過的很幸福,我進劇組前幾乎都會接送他上下班,不過就在某一天開始,這樣的生活開始變了調……,我發現他突然很容易起疑心,比如我整理居家環境,他會懷疑我趁他不在約人回家,或是我打個盹,他也會懷疑我為何那麼累,甚至對於我跟粉絲的互動,他都認為有曖昧,以致我們會因他莫須有的指控而吵架,各種栽贓、污衊或無中生有的指控,都讓我們的關係破裂,甚至我曾在忍無可忍的狀況下,拿刀傷害自己,我左手背的刀傷,就是這樣而來的,我只希望他停止這一切不理性的行為。

或許他因為家庭因素,所以一直都沒有安全感,他也一直求助於專業,希望能夠幫助他改善容易猜忌懷疑的問題……,但每一次莫名指控雙方爭執後,我的心軟原諒,只是換來一次又一次更嚴重傷害。儘管我嘗試過分手,但他的反應只會更激烈,他沒辦法接受分手,因為「分手」就等於是「拋棄」,甚至威脅我說,他過去交往過的人,分手絕對都不會有好下場,如果我真的敢這麼做,他第一件事就是向媒體爆料我是「同志」,他很清楚我是一個公眾人物,只要他這麼做就可以輕鬆毀掉我……,他不惜毀謗我還吸毒,甚至引誘他吸,我因為害怕同志身分曝光,還有因為過去的事件而失去演藝工作,就活在這種家暴、分手暴力陰影之中,直到昨天……

今年7月中,我們因為他的懷疑而起爭執,但受傷的除了我,還有我媽媽,媽媽為了保護我要搶我手上的刀而受傷,媽媽受傷是我不孝,我非常自責,我被他鬧到狀況真的不行了,去醫院住院,P先生才終於願意搬離,但對外卻一直宣稱是我們家人趕走他,儘管P先生曾經當著我媽媽的面發誓,說不會再傷害我,但可惜的是,他卻從來沒有實踐過他對我家人的承諾…

原本出院後,所有人都勸我不要再跟P先生聯絡,但我一直都不是一個鐵石心腸的人,我擔心他,他也好幾次提及懷念過去的生活,甚至,他跟我提到經濟困難,我還二話不說就匯了一些錢給他,對我來說,即使他做出這麼多傷害我的事,但我也顧念情份,不希望看到他生活困難。

他在FB跟IG上的發文內容,對我的各種指控,都是不實在的,是分手暴力的一部分,我看到他所寫的那些不實指控,心裡只有痛還是痛……我在生活中對他的照顧、假日我開車載他去許多地方玩、每天叫不同的宵夜給他吃、一起看影集、一起出門吃飯看電影、他全部都不提,然而,如果我真的這麼糟,他為何一直巴著我,就是不肯分手呢?

面對以同志身分來威脅我的人生,我必須挺直腰桿說,身為同志我沒有錯。我一直不願意攻擊P先生,我總相信人性本善,我知道P先生情緒一上來失控,就會做出脫序的行為,我雖然遍體麟傷,但我還是對人性抱著一絲希望………

所以,我要跟P先生說,你對我的傷害如你所願已經造成,請適可而止,真的沒有必要為了不願意接受分手的事實意氣用事,而說這些不是事實的話。

江俊翰 前任 威脅 搶刀 毒品 檢驗 同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