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直擊

新冠亂糟糟2/在醫院病逝卻領到診所死亡證明 醫師一句「我開錯了」就卸責

新冠肺炎併心肺衰竭 死亡證明 喪葬慰問金 喪葬補助 錦宜診所 耕莘醫院 隔離治療 24小時火化
新冠亂糟糟2/在醫院病逝卻領到診所死亡證明 醫師一句「我開錯了」就卸責

今年5月全台疫情失控,中央疫情指揮中心及衛生單位都一團亂,陳先生懷疑類似他母親的染疫黑數恐怕有很多。(圖/報系資料照)

全台好不容易熬過疫情猛爆期,但北市一名陳先生向本刊控訴,5月中他跟太太都確診新冠肺炎,他和行動不便的母親被安排一起進檢疫所隔離,豈料,10天後母親不幸在檢疫所過世,死亡證明書上也判定「新冠肺炎併心肺衰竭」,最後向政府申請喪葬慰問金卻被狠狠打回票,而開立死亡證明的診所竟然說「我開錯了」就想推卸所有責任。

「5月28日原本是我要從檢疫所出關的時刻,沒料到一旁的媽媽卻在清晨5點多,搖都搖不醒,才會打119報警,」雖然緊急送往耕莘醫院救治,但搶救無效,陳先生呆坐在家屬等候區,腦袋昏昏地聽著葬儀社人員的指示,一一辦理後續,但弔詭的是陳先生最後拿到的死亡證明書,並不是耕莘醫院開立的,而是錦宜診所。

錦宜診所醫師雖有檢視過陳先生母親的遺體,但沒有死者的快篩及PCR採檢結果,就大膽假設她因新冠而亡,未免太過草率。(圖/黃威彬攝)
錦宜診所醫師雖有檢視過陳先生母親的遺體,但沒有死者的快篩及PCR採檢結果,就大膽假設她因新冠而亡,未免太過草率。(圖/黃威彬攝)

陳先生表示,他不了解明明母親不是在錦宜診所急救,醫師怎能大膽假設死因是「新冠肺炎併心肺衰竭」?葬儀社人員又是怎麼跟診所說明狀況的?陳先生指出,衛福部告訴他「母親未經通報且未經指揮中心確認是確診者,因此無法申請喪葬慰問金」,但他卻拿到衛生單位發給母親的隔離治療通知書,若未通報怎會收到通知書,他質疑衛生單位的通報程序根本是前後矛盾。

陳先生說更心寒的是,「衛生局私下打電話向錦宜診所確認母親的死因」,錦宜診所事後竟改口「我開錯了」,讓他相當傻眼,「人都死了,還死得不明不白,到底誰能給我交代?」陳先生無奈搖頭。

陳先生表示,5月中疫情大爆發,類似他母親的「黑數」會不會很多?因為他母親從家中送到檢疫所再到耕莘醫院,近兩週的時間,但從頭到尾都沒人安排母親做PCR檢測,照理說,耕莘醫院急救無效,也應該要抽血檢驗,確認死者是否染疫,若未經百分之百確認,就不應該在24小時內火化。

陳先生說,通報、隔離、急救、火化流程,哪個環節出差錯?家屬希望相關單位給個交代,好讓死者安息,不能讓老母親死的不明不白。

陳先生跟母親同住新店桂山檢疫所隔離近兩週,但母親直到病死都沒被快篩及PCR檢測,政府難道沒有疏失?(圖/報系資料照)
陳先生跟母親同住新店桂山檢疫所隔離近兩週,但母親直到病死都沒被快篩及PCR檢測,政府難道沒有疏失?(圖/報系資料照)

本刊致電衛福部疾管署,也將訪問綱要以E-mail方式提供給對方,但截至截稿前並未獲得回應。

而協助處理後事的葬儀社劉先生表示,陳媽媽當初送到耕莘醫院前就已經往生,醫師、救護人員及家屬都跟他表明是「確診者」,他才會聯繫錦宜診所開立死亡證明書,趕在24小時內火化。

記者進一步詢問,「為何耕莘醫院沒開呢?」他解釋,死者抵達醫院前就往生,且未住院超過24小時,耕莘醫院不會開死亡證明書,得找其他診所檢視遺體「有沒有外傷」,詢問家屬死者的身體狀況,才得以開立。開立死亡證明書的錦宜診所溫醫師則表示「我現在沒空,真的沒空,對不起吼」,隨即掛上電話。

新冠肺炎併心肺衰竭 死亡證明 喪葬慰問金 喪葬補助 錦宜診所 耕莘醫院 隔離治療 24小時火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