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焦點

圈地哥吉拉3/澄清未威逼遺眷搬遷 媒體「巧遇」直擊軍方監控

住都中心 詹仲琪 和平新莊 社工 軍備局 吳淑媛 艾雲祿 自治會會長 代為租房 虎嘯里
圈地哥吉拉3/澄清未威逼遺眷搬遷 媒體「巧遇」直擊軍方監控

本刊在採訪和平新莊住戶搬離當地的過程中,遭到自稱社工的不明人士干擾阻止,受訪遺眷隨後也接到要求「要求噤聲」的電話,因擔心拿不到搬遷補償金,隨後不願再表示意見。(圖/讀者提供、黃威彬攝)

內政部住都中心聯手國防部等單位趁著朝野併公投和防疫之際,大動作要求北市大安區和平新莊的老兵和遺眷在年底前全數搬離,否則就拿不到補償費,雖然軍方澄清「絕無逼迫」一切合法,然而上個月26日當天本刊記者前往和平新莊採訪時,先後遇上自稱是「社工」和「軍備局」人員攔阻,事後受訪者還被「住都中心人員」威嚇,顯然這些住民起居受到嚴密監控,生活在「軟硬兼施」的環境中。

回顧民國106年(2017年),民進黨立委王定宇就指控和平新莊住戶遺眷(部分為陸配),還繼續占用國軍「單身退員宿舍」,要求國防部儘速處理,隨即國防部也要求這些陸配,必須在當年年底前立即搬離,引發不少老兵陸配泣訴。

媒體當時就曾報導,老兵遺眷吳淑媛抗議民進黨立委指控,質疑若依規定當老兵結婚,就得遷出單身宿舍,為何20多年來國防部從未要求過?「現在住戶都已年過70,才強迫遷移,實在太沒人性。」她還說,和平新莊因位於精華區,扁政府時期就有建商想向國防部買地,建商為了安置住戶花了不少功夫遊說,後來政黨輪替就不了了之,但反觀國防部要求住戶遷出卻沒有配套,連安置都沒有,「政府比建商還不如」。

國軍和平新莊住戶陸續遭勸搬離後,目前只剩下95歲的自治會長老兵艾雲祿(圖中右照)繼續堅守宿舍,但他無奈的表示,因為完全沒有鄰居,軍方又一直替他在外找屋租賃,年底會搬家。(圖/報系資料照)
國軍和平新莊住戶陸續遭勸搬離後,目前只剩下95歲的自治會長老兵艾雲祿(圖中右照)繼續堅守宿舍,但他無奈的表示,因為完全沒有鄰居,軍方又一直替他在外找屋租賃,年底會搬家。(圖/報系資料照)

和平新莊所在地、北市虎嘯里里長詹仲琪說,和平新莊原有700多位住戶,幾十年下來老兵凋零及遷出,現在只剩和平新莊自治會會長、今年高齡95歲的艾雲祿一人住在新莊內,他原要求軍方兌現承諾、讓他能住到往生,但軍方軟硬兼施下,艾雲祿眼見鄰居逐一搬走,只能無奈接受政府「代為租房」提議,年底就搬家。雖然他耳朵已重聽,但行動力還不錯,「考慮回四川老家,不然誰照顧我。」他以濃濃四川口音告訴本刊,擔心搬家後孤苦伶仃,沒有熟人和熟悉的環境。

「和平新莊」位於精華區市價上看350億,但相較像艾雲祿這樣為國貢獻一生的老兵及曾照顧過他們的遺眷,可以領到的搬遷補償金就顯得微乎其微,據詹仲琪掌握的行情,老兵若願遷出可拿到約300萬補償,遺眷則是100萬。

11月26日,本刊記者原透過詹仲琪協助探問新莊內住戶說法,巧遇一位正準備搬離的遺眷「陳太太」,正當她說明之際,突然冒出一名自稱「社工」、又改口宗教傳道人的男子,阻止「陳太太」受訪,「陳太太」稍後也接到自稱「住都中心」官員電話威嚇「不要再亂講、否則拿不到錢」。

國軍和平新莊原本是空間開放的老兵宿舍,但目前幾乎已無人管理,只在門口強調產權屬於軍方,幸好虎嘯里里長詹仲琪不時會探訪住戶,協助老兵解決生活疑難雜症。(圖/黃威彬攝)
國軍和平新莊原本是空間開放的老兵宿舍,但目前幾乎已無人管理,只在門口強調產權屬於軍方,幸好虎嘯里里長詹仲琪不時會探訪住戶,協助老兵解決生活疑難雜症。(圖/黃威彬攝)

半小時後,又有一位身著民便服自稱「軍備局」官員、卻拿不出任何身份證件的人士匆忙趕抵新莊,「你們向誰申請?」劈頭就阻止媒體採訪,並直嗆里長無權准駁採訪。

種種現象也讓當日陪同採訪的虎嘯里郭鄰長大感意外,她不解的說,和平新莊好幾年沒有管理員,平日都靠里長協助巡視,今日怎麼有這麼多沒見過的人「盯場」?不明人士阻擋媒體採訪住戶背後,反而更凸顯和平新莊住戶遭迫遷背後的不尋常。

住都中心 詹仲琪 和平新莊 社工 軍備局 吳淑媛 艾雲祿 自治會會長 代為租房 虎嘯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