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調查

與神搶地1/土地公200年廟產變私產 屋主兒控前立委逼「拆屋還地」

長慶廟 晉江街 黃政哲 陳天賜 陳周信 周水源 福德爺 以屋換屋 公產 私產 拆屋還地
與神搶地1/土地公200年廟產變私產 屋主兒控前立委逼「拆屋還地」

位在台北市晉江街的長慶廟擁有2百多年歷史,卻存在30幾年的廟產糾紛,前立委黃政哲涉不法取得土地權狀,要求廟方拆屋還地。(圖/方萬民攝、CTWANT合成)

位在台北市晉江街的長慶廟供奉福德正神,建於清代康熙年間,至今有2百多年歷史,前立委黃政哲自稱擁有廟地產權,因此向廟方以及居住在廟後方的陳家人連續提告。屋主陳天賜兒子陳周信向本刊控訴,黃政哲當年涉以不法手段取得土地謄本,以致此件廟產糾紛至今已牽扯30多年仍在訴訟中。

本刊調查,1954年陳周信的爺爺與長慶廟當時管理人簽署建物交換證書,用「以屋換屋」方式自別處搬去長慶廟後方賣金紙,就是中正區河堤段四小段第256地號之上,該地直到1978年都還登記在福德爺名下,豈料1984年廟產管理人周水源等3人將土地所有權登記為周家私產,1991年周家又以5000萬元抵押給許文章,1996年許文章再讓渡給黃政哲,之後黃為了趕走廟方和陳家,取得完整的土地,因此不斷提告訟訴。

陳周信表示,1954年他們與長慶廟管理人黃禮和用以屋換屋方式,搬到廟後方居住,卻是廟產糾紛的開端。(圖/方萬民攝、CTWANT合成)
陳周信表示,1954年他們與長慶廟管理人黃禮和用以屋換屋方式,搬到廟後方居住,卻是廟產糾紛的開端。(圖/方萬民攝、CTWANT合成)

陳周信說,長慶廟管理人周水源早就對福德爺公產心懷不軌,明明切結書白紙黑字寫得很清楚,內容還提及,「北市河堤段四小段114、114-1、356號(應為256地號的筆誤)等3筆土地永久作為福德爺公產,恐空口無憑特立本切結書乙份。」立書人是周水源,但他卻在立切結書後搞一堆小動作,把廟產變私產。

離譜的是,周水源把長慶廟土地抵押給許文章時,登記原因寫「拍賣」不是「繼承」,顯然廟產已被設定為買賣,最後黃政哲取得土地所有權後,就開始對廟方及陳周信一家3口提告,讓全家人陷入無家可歸的危機。

黃政哲1997年就曾告陳天賜竊佔,敗訴後改提民事告訴,要求長慶廟「拆屋還地」,結果還是黃政哲敗訴,今年黃仍不死心,再用民事告訴提告陳天賜的老婆,要求拆屋還地,訴訟還在進行中。

陳周信無奈表示,長慶廟不僅有多筆廟產被盜賣,連現在他一家人居住的這間屋子也被要脅「拆屋還地」,眼看住了67年的房子,險些被人強奪走,這心情實在五味雜陳,而且很多證據文件都得到國家圖書館翻資料查詢,「根本是小蝦米對抗大鯨魚」。

1991年長慶廟第一屆管委會,陳周信父親就是財務委員,信徒們一直認為廟產是屬於廟寺所有的公產,但一夕間廟產突然變私產,令他們匪夷所思,黃政哲還想要把廟拆了,任誰都無法接受,如今官司仍在訴訟中,只希望可保住廟產,給信徒們一個交代。

對此,本刊記者實際面訪前立委黃政哲,他表示,200多坪都是他的土地,不要聽陳先生胡說八道,「起初周先生與韓佐中跟我借了3千多萬,把長慶廟那塊地當作擔保品,結果兩人都沒還錢,因此我去法拍,卻拍不掉才概括承受,由於陳先生搭鐵皮屋賣金紙,有違建之嫌,才委請律師提告竊佔,目前官司還在訴訟中。」

長慶廟 晉江街 黃政哲 陳天賜 陳周信 周水源 福德爺 以屋換屋 公產 私產 拆屋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