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人物

【吉祥物南霸天2】工廠遇風災變「垃圾場」 陷入絕境

凡那比風災 何正良 仲威文創 文具禮品
【吉祥物南霸天2】工廠遇風災變「垃圾場」 陷入絕境

車縫師們從時裝裁縫跨入人偶製作,初期先做自家公司的人偶當練習。(圖/宋岱融攝)

「一開始訂單只有幾千塊,都是朋友捧場,還記得我第一次接到5萬塊訂單,要簽名時手還會抖。」仲威文創的創辦人何正良說。

仲威文創成立於1996年,以文具禮品起家,如今是吉祥物的生產先驅,從郵政寶寶到台灣喔熊等吉祥物代工生產上千隻。

「我們夫妻本來是上班族,20多年前用20萬創業,跨入記事本、文件匣、禮盒等代工生產,後來貸款頂下朋友工廠。我辭職之前在運動用品公司斯伯汀當業務,幸好以前在斯伯汀表現不錯,創業後提案替斯伯生產皮件筆記本,老東家對我們很好,不只讓我們代工,還替我們介紹了不少客戶。」仲威文創的創辦人何正良說。

文具禮品事業漸上軌道,2010年中颱凡那比一來,工廠淹大水,廠內成品、半成品及設備全毀,災後清理的照片乍看很像資源回收廠,損失300多萬元,陷入絕境。

何正良昔日的文具工廠毀於風災,卻成為他轉型文創的契機。(圖/何正良提供)
何正良昔日的文具工廠毀於風災,卻成為他轉型文創的契機。(圖/何正良提供)

「代工毛利很低,工廠一直以來經營的很辛苦,心裡很掙扎,接下來要重新設廠?廠辦合一?還是不做了?我那時在讀產碩專班,學到品牌行銷的真理是『字不如表、表不如圖、圖不如動態』,幾經考慮之後,不想再設工廠做OEM(代工生產),決定跨入文創改走ODM(設計發包),轉攻企業品牌識別設計、替客戶量身設計文創商品,像是全運會紀念品、蔡英文音樂會伴手禮等。」

也在此時,何正良遇到一位資深品牌設計師,請他幫忙找工廠生產吉祥物人偶,他才知道原來還有這塊市場,「吉祥物有親和力,是各行各業的卡通代言人,當國外迪士尼替米老鼠蓋城堡創造無限商機時,台灣吉祥物還侷限在運動會、球場開場暖身,萌經濟尚未起飛,大有可為。」

「那時會做吉祥物的同業們,認為全台一個月頂多30隻吉祥物訂單,這市場不大,但我心想怎麼可能?我告訴自己,這30隻都給他們做,自己另外再創造30隻訂單!」何正良決心從零開始摸索。(待續)

凡那比風災 何正良 仲威文創 文具禮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