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調查

酒女悲歌2/被老公罵「婊子」打到全身瘀青 酒店妹流浪旅館聲請家暴令

酒店小姐 八大行業 家暴 精神折磨 摸摸茶 視訊妹 賭博 手遊 雪兒 安眠藥 法扶律師 廖芳萱 協議離婚 判決離婚
酒女悲歌2/被老公罵「婊子」打到全身瘀青 酒店妹流浪旅館聲請家暴令

昔日酒店名花童小姐,心碎自己辛苦在八大行業沈浮多年,卻被丈夫動粗、婆家冷言相向,連兒女都拋棄她自立門戶。(圖/黃鵬杰攝、TWANT合成)

新北市一位酒店名花童小姐(40歲)曾以花名「雪兒」闖蕩八大行業,從視訊妹、摸摸茶到酒店陪侍通通做過,她一肩扛起兒女及夫家的生活重擔,但最後換來的卻是兒女輕視、丈夫家暴、婆家惡言相向,讓她毅然決然離開家,在旅館間住宿流浪,想到不堪回首的過去就心痛難耐,天天都得吃安眠藥才得以入睡。

「先生白天去送貨,只要被老闆娘、客戶罵,晚上我就得挨打,沒錢可借我也會挨打,他家暴理由有百百種,我跟兒女也受夠了他長期的暴力對待,兒女長大後紛紛搬走,我原先念在親情不願聲請家庭暴力保護令,但對方卻變本加厲,因此我上周已提出聲請。」童小姐說。

童小姐表示,自2017年起丈夫時常對她飆罵髒話,還罵她「死破X」、「婊子」,在她手臂、大腿、腳趾頭及背部都留下大小片瘀青,2021年丈夫變本加厲,動手頻率加劇,2人繳不出租金被房東趕走,原本先以貨車為家,打算慢慢找房子,後來改去住旅館。

童小姐不堪婆家的虐待,因此與丈夫在外租屋,後來又因繳不出房租改去住旅館(圖/讀者提供、本刊資料照)
童小姐不堪婆家的虐待,因此與丈夫在外租屋,後來又因繳不出房租改去住旅館(圖/讀者提供、本刊資料照)

「流浪旅館8個月來,我都在吃老本,丈夫雖有工作,卻也是愛做不做,仍舊改不掉賭博惡習,時常向我要錢,後來我受不了,2人為此爆發爭執,結果搞到旅館人員把我們趕走。」童小姐表示。

「其實老早就想跟丈夫離婚,但對方不肯,自己又受精神疾病所苦,要定期回診,一旦吃了安眠藥、鎮定劑,就會呈現恍惚、注意力無法集中等狀態。」童小姐說她有找過法扶律師協調離婚事宜,但丈夫無故未出席,害她爽約2次,之後就不敢再麻煩別人。

童小姐說「人生走了一大半,幾乎都活在痛苦中,為什麼我辛苦營造的家,好不容易拉拔長大的兒女竟都被婆家洗腦、看不起媽媽,想到自己犧牲的一切,實在好不甘心」,童小姐委屈到眼眶泛淚,難以言喻心中撕心裂肺的痛,如今她只想跟丈夫說,「放過我吧,我們好聚好散對彼此都好。」

對於夫妻間如何訴請離婚,律師廖芳萱表示,離婚有兩種,一種是協議離婚,另一種是判決離婚,而判決離婚必須興訟,判決結果也不一定如預期,官司通常也要半年以上,若雙方僵持不下,可能需要一年的時間。至於人證、物證也會影響判決結果,不過很多人被家暴都不敢講、也沒證人,訴訟離婚並不容易。

律師廖芳萱指出,離婚有協議離婚及判決離婚2種,判決離婚須人證、物證等舉證,且興訟時間至少半年以上。(圖/本刊資料照)
律師廖芳萱指出,離婚有協議離婚及判決離婚2種,判決離婚須人證、物證等舉證,且興訟時間至少半年以上。(圖/本刊資料照)

對此,本刊向童小姐的婆婆求證,她表示「童小姐都黑白講,她生的兩個小孩都我養,童小姐女兒生的小孩也丟給我養,我都活到這把年紀,還要養這麼多人。」她說,「之前一起住,我都煮三餐給她吃,但她三天兩頭就報警、打119,帶她去看精神疾病的醫生也不去,搞得家裡雞犬不寧。」但對於自己兒子有無家暴童小姐,她則說她不清楚,只強調兒子絕無向童小姐借錢。至於童小姐的先生,本刊以電話及簡訊與其聯繫,但至截稿前,他均未回應說明。

酒店小姐 八大行業 家暴 精神折磨 摸摸茶 視訊妹 賭博 手遊 雪兒 安眠藥 法扶律師 廖芳萱 協議離婚 判決離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