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直擊

海膽浩劫1/傳統漁場看不見「新生兒」 澎湖海膽銳減4000倍真相揭密

馬糞海膽 陳盡川 澎湖旅遊 尖山海域 盪皮參 黑海參 烏崁保育區 打擊盜捕
海膽浩劫1/傳統漁場看不見「新生兒」 澎湖海膽銳減4000倍真相揭密

澎湖以豐富海洋資源聞名,漁民過去捕撈海膽總是滿載而歸,如今卻因過度捕撈,海底難見海膽蹤跡。(圖/陳盡川提供,CTWANT合成)

澎湖長年以優美景色和豐富海洋資源聞名,該地所產的「馬糞海膽」更是眾多老饕的最愛,但馬糞海膽近年來遭嚴重捕撈而枯竭,海洋志工陳盡川近日下潛到傳統漁場尖山海域查看,驚覺今年竟「一顆新生兒」都沒有,他估計海膽在這半世紀來面臨嚴重生態浩劫,數量銳減約4000倍,而他已對政府失去信心,希望民眾自發的不捕撈、不食用,還給海膽喘息空間。

「過去在繁殖期的時候,整個海洋都是咖啡色的,像濃湯一樣。」在澎湖土生土長一甲子的陳盡川表示,家鄉過去被這個長滿刺的小東西給包圍,每逢繁殖季,海面上總滿滿是海膽的精子與卵子,孩子會拿它們來丟擲嬉戲,一下網捕撈就能滿載而歸,還得拿洗澡用的大鐵盆來裝,當地民眾吃到會怕,完全沒想到海膽會有枯竭的一天。

但海洋的餽贈終究不是無窮無盡,過去「澎湖海膽淹腳目」的榮景也早已不復見,觀光客開始大批來澎湖旅遊後,老饕們發現馬糞海膽的鮮甜,漁民們見有利可圖,便如蝗蟲過境般肆虐海膽,捕撈活動越發興盛,海膽則因過度捕撈而數量銳減,也導致身價水漲船高,從10年前1斤300元飆升至去年1斤超過2000元,但還買不到,讓海膽陷入前所未有的浩劫中。

一到夏天,就有大量觀光客湧入澎湖,許多老饕更指名要品嘗當地特產海膽,導致海膽面臨生態浩劫。(圖/報系資料照)
一到夏天,就有大量觀光客湧入澎湖,許多老饕更指名要品嘗當地特產海膽,導致海膽面臨生態浩劫。(圖/報系資料照)

「以前澎湖有超過2億顆海膽,現在只剩5萬顆左右,中間差了約4000倍。」陳盡川沉重表示,他與其他海洋志工在2011年便發現海膽銳減問題,他們以平均每年50次的頻率下潛觀察,每年回報的結果卻讓他們寒心失望,更對海膽的未來憂心忡忡。

陳盡川提到,尖山海域過去便是附近漁民的傳統魚場,同時是重要的海膽捕撈地,而他們2011年時發現尖山海域孕育著大量海膽,2016年時還可以看到遍地海膽的現象,此等盛況卻宛如是黎明前的美夢,今年觀察發現黑海參、盪皮參等非經濟物種都欣欣向榮,唯有馬糞海膽一片死寂。

據了解,尖山海域過去因豐富生態而成為漁民公認的自然繁衍場,只要不被人為打擾,海膽便可世世代代、生生不息,但在捕撈人士的貪婪下,每年長達10個月的禁捕期形同虛設,母體更在一天天的減少,陳盡川4月中旬再度探查時,水底居然只剩2顆老年海膽,已看不到任何「新生兒」出現。

海洋志工陳盡川(中,拿保麗龍箱者)在澎湖土生土長一甲子,為保護生態付出許多心力,他見到海膽數量年年下降而十分心痛。(圖/報系資料照)
海洋志工陳盡川(中,拿保麗龍箱者)在澎湖土生土長一甲子,為保護生態付出許多心力,他見到海膽數量年年下降而十分心痛。(圖/報系資料照)

「政府這幾年在烏崁保育區放流超過10萬顆海膽,結果可說是『全軍覆沒』。」陳盡川提到,其他海域的情況同樣岌岌可危,如烏崁社區自主生態保育區,當時還引來澎湖縣府的大力讚賞,被列為種苗放流優先社區,但因放流的種苗太小,一放下去便被水流帶走,情況雖不如其他「無膽」的海域慘烈,但海膽呈現「負成長」,也無法見到生態系在此產生。

次外,鎖港灣在3、4年前曾匯集大量海膽,上帝的禮物卻沒有被留下。陳盡川說,捕撈季一來,漁民們便將海膽搜個底朝天,連明文禁止的7公分以下個體都被一掃而空,他去年便發現此區域再也看不到「新生膽」,保育區一再破功也讓陳盡川不斷搖頭。

陳盡川認為,縣府對海膽的保育並不積極,打擊盜捕的力道更是逐年降低,他對政府早已失望,如今只能靠著民眾自覺保育,共同守護海洋生態,才有可能讓海膽能世代傳承。

澎湖農漁局副局長蔡淇賢回應表示,他手邊沒有志工所稱的尖山海域資料,但農漁局近年積極發展人工養殖,希望能取代自然個體不足的部分,他也強調,澎湖縣有組成環保案件查緝小組,由檢察官指揮,持續針對熱點地區巡查,查緝寬嚴是「見人見智」,但絕對沒有因選舉年而放寬查緝盜採海膽的力道。

馬糞海膽 陳盡川 澎湖旅遊 尖山海域 盪皮參 黑海參 烏崁保育區 打擊盜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