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調查

女董淪低收戶1/發熱衣布料賣向國際 資產數億女強人慘被踢出家門

低收入 紡織業 淨身出戶 空白離婚協議書 福貿行纖維 離婚無效訴訟 見證人
女董淪低收戶1/發熱衣布料賣向國際 資產數億女強人慘被踢出家門

蔡姓女董原本是獨霸發熱衣布料市場的女王,卻慘被家人踢出家門,淪為低收入戶。(圖/本刊繪圖組)

1970年代台灣紡織業蓬勃發展,量多而質精的布料外銷各國,在出口貿易上締造輝煌佳績,布料商人成了台灣經濟邁向璀璨的鑰匙,本刊卻接獲一名以銷售「發熱衣」、「隔熱衣」布料發跡的女董座投訴,自己當年曾締造一年外銷近10億元的佳績,如今卻因「老公逼離婚、親弟霸房產」以致無家可歸,淪為低收入戶。

蔡姓女董(67歲)原是發熱衣布料市場的女王,如今卻窩在月租8500元的6坪小套房,靠著每月13000元的低收入補助過活,她臉上已經沒有當年縱橫商場的意氣風發,只剩下遍體鱗傷空洞的雙眸,講起自己近年的遭遇,語氣帶著滿滿的委屈與不甘。

「我現在不但要煩惱三餐,還要擔心下個月房租怎麼來。」蔡女表示,自己從16歲開始打工養家,畢業後搭上紡織業熱潮,累積了不少財富,除了供養娘家之外,還幫陳姓丈夫經營紡織公司,但卻被丈夫背叛離婚,所有資產都被老公騙走,淨身出戶搬回老家,又被弟弟趕出家門。

蔡女究竟為何會從紡織業女王淪落成低收入戶?本刊調查,就學期間蔡女邊在台北商專學商,邊在訂製服飾店裡學習服裝製作手藝,學校畢業之後便投身紡織業,除了設計童裝、成衣之外也著手開發特殊布料,才年僅21歲的她就成了業界炙手可熱的新星。

蔡女控訴,丈夫為了小三脅迫她離婚,除了要她交出公司股份外,還將她的房產拿走。(圖/黃鵬杰攝)
蔡女控訴,丈夫為了小三脅迫她離婚,除了要她交出公司股份外,還將她的房產拿走。(圖/黃鵬杰攝)

1978年,蔡女離開老東家成立「貝斯特童裝」公司,除了童裝、運動服之外,她也研發出發熱衣、隔熱衣布料,並以出口為主,賣往香港、日本、韓國等地,平均一季銷售額近2億元,每年荷包都賺飽飽,那時她結識了原以為可以攜手一生的丈夫,豈料卻將她推入萬丈深淵。

「我們是在工作場合認識的,當時我覺得他(蔡女丈夫)很誠懇,工作上又常一起配合,所以就越走越近,沒想到他為了要和外面的女人結婚,用暴力逼我簽下空白的離婚協議書,奪走我的所有資產。」蔡女回想起與陳姓丈夫的相識過程,眼眶中盈滿憤恨的淚光。

據了解,1998年7月蔡女和陳姓丈夫離婚,而2人共同經營的「福貿行纖維」公司股份、2個兒子、台北市民生東路的2間房子都歸陳男所有,蔡女就連放在家裡的2億多元現金也沒帶走,淨身出戶回到老家,丟了工作的她,原以為可以在家人的支持下重新站起來,但連年低迷的經濟卻沒給她這個機會。

蔡女說「我回到當年借名登記在弟弟名下的老家住之後,在那邊開了一間賣成衣和布料的小店面,希望慢慢站起來,就算跌倒了,至少不會沒有地方住,但是弟弟不但盜領我給媽媽的錢拿去買房,甚至還把我從老家趕出去。」

蔡女表示,當時丈夫拿著空白的離婚協議書要她簽名,她並沒有看到任何協議。(圖/讀者提供)
蔡女表示,當時丈夫拿著空白的離婚協議書要她簽名,她並沒有看到任何協議。(圖/讀者提供)

被逼到走投無路的蔡女,除了對前夫提出「確認離婚無效訴訟」,希望能將自己努力一輩子累積的資產拿回來,也和弟弟對簿公堂,要爭取自己合法居住在老家的權利。

對此,本刊致電蔡女的陳姓前夫,他表示一切都在訴訟當中,且當年雙方離婚時都有見證人在場,他也否認自己曾對蔡女家暴。

本刊同時致電蔡女弟弟,但他電話已經更改,本刊循線致電蔡女弟弟的委任律師事務所,並將求證問題告知,但至截稿前並未獲得回應。

低收入 紡織業 淨身出戶 空白離婚協議書 福貿行纖維 離婚無效訴訟 見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