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直擊

疫情長照悲歌2/孝子不忍送母去安養院堅持自己顧 外甥女淚求法官輕判

確診 孝子 殺人罪 相依為命 癱瘓病母 自殺 收押 從輕量刑 氣切 長照壓力
疫情長照悲歌2/孝子不忍送母去安養院堅持自己顧 外甥女淚求法官輕判

許男不僅照顧癱瘓病母無微不至,對家中孫輩也照顧有加。(圖/家屬提供)

照顧病母33年無微不至的許男,因近日母子雙雙染疫確診,沉思一天後,決定帶著母親走上絕路、尋求解脫,結果母死子傷,許男還因繳不出5萬元保釋金遭收押。許男外甥女小海(化名)泣不成聲「希望法官能從輕量刑,體諒從20幾歲開始就無微不至照顧老母親的小舅」。

今年38歲的小海說,自己8歲時隨著母親與弟弟搬過來與阿嬤、舅舅同住,當時阿嬤已經四肢癱瘓,但還可以表達自己的想法,她也會幫阿嬤洗澡、餵飯,祖孫感情深厚。自己30歲時,母親因癌症過世,同一年阿嬤病情急轉直下,當時醫生建議做氣切手術,其他家人還在猶豫時,小舅站出來獨排眾議,「我只剩下母親這個長輩可以孝順了」,才讓阿嬤繼續接受治療。

小海回憶,媽媽過世前最後半年,自己為了照顧媽媽而罹患憂慮、躁鬱、恐慌等症狀,母親過世後自己到台南養病,情況才逐漸好轉。但因放心不下當時剛動完氣切手術的阿嬤,只好東港、台南2地跑,甚至因為精神不繼,出了好幾場車禍。

不到3坪的一樓客廳空間,許男平常只能蜷曲在木椅上,照顧癱瘓病母。 (圖/張進安攝)
不到3坪的一樓客廳空間,許男平常只能蜷曲在木椅上,照顧癱瘓病母。 (圖/張進安攝)

「撐過才算堅強,撐不過就叫做逞強!」小海說,舅舅知道與阿嬤都確診後,第一時間就來電告知,言語中充滿恐慌與不安,她只好頻頻安慰,把確診當作感冒不要太害怕,自己周末工作空檔就會回家看顧,當時小舅語氣已逐漸平復、沒有異常,心中大石頭才剛放下,沒想到再接到通知,就是「舅舅抱著阿嬤跳樓,阿嬤死了」的悲劇,讓她幾乎崩潰。

小海說,小舅沒讀過什麼書,帶阿嬤去醫院看病回診都是靠嘴巴問出來的,曾經也建議將阿嬤送到養老院,但觀念相當傳統守舊的小舅認為這樣是「大不孝」,只好繼續拖著病母與殘軀撐著過日子,直到近年小舅年紀漸長、體力不堪負荷又有高血壓,才想到申請長照服務,以及「中低收入老人生活津貼」每月7759元。

屏東縣政府指出,許姓男子2020年11月起申請長照中心提供居家服務,許母被評為失能程度最重等級,照服員一天去許家兩次,去年一整年的喘息服務都有用完。5月25日下午,許男致電照服員說他跟媽媽身體不適,母子快篩陽性,請照服員不要到宅服務;隔天,許男將母親送至醫院做PCR確診,醫師評估無須住院,衛生局接獲通報後擬安排居家照護評估,不料27日就接獲母子墜樓噩耗。

許母生前天天都得使用的氧氣製造機,如今孤伶伶地被棄置在屋內一角。(圖/張進安攝)
許母生前天天都得使用的氧氣製造機,如今孤伶伶地被棄置在屋內一角。(圖/張進安攝)

縣府表示,許母領有重大身心障礙手冊,為列冊中低收入戶,患有腦中風、慢性支氣管炎等病史,固定在東港安泰醫院追蹤治療;有鼻胃管、管灌餵食和氣切管留置,定期回診換管路,平時意識不清、嗜睡,無法溝通。長照個案的照顧者,平日承受壓力大,近2年又因為疫情造成更大壓力,照顧者應勇於向外界求援,長照中心可協助轉介政府各部門服務措施與社會資源,避免在長照壓力下造成遺憾。

(《CTWANT》關心您,自殺解決不了問題,給自己一個機會!自殺防治諮詢安心專線:0800-788995)

確診 孝子 殺人罪 相依為命 癱瘓病母 自殺 收押 從輕量刑 氣切 長照壓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