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焦點

望穿秋水2/外界以為我們津貼豐厚 醫護有苦難言

防疫津貼 高額津貼 衛福部未撥款 5000元 一萬元 積欠 抗議 八折 醫護比 自費防疫旅館 核對資料 打擊士氣 認定金額不同 多退少補
望穿秋水2/外界以為我們津貼豐厚 醫護有苦難言

一位在台北市專責病房照護確診病患的護理師表示,疫情爆發至今只領過二次防疫津貼,而且金額只有原本的8成。(圖/黃鵬杰攝)

台灣正迎戰新冠疫情關鍵一役,染疫確診人數也居高不下,中央火速解決醫護人手不足問題,下令調高醫護比,並喊出高額津貼。但台北市一家公立醫院的護理人員向本刊抱怨,衛福部宣稱每名醫護每天有1萬元防疫津貼,許多醫護人員從疫情以來只領過一季津貼,經過抗議後日前才又領到去年的津貼,金額也打了八折,立委憂心政府片面撕毀承諾,恐怕會打擊前線醫護士氣。

「家人都覺得『很好啊,一天的津貼好像很多』,但其實都還沒有拿到,多數醫護人員心裡也會盤算,也許津貼拿不到了。」在醫院專責病房工作的一名護理師指出,衛福部原本告訴他們,負責第一線的護理工作,每人每班可領1萬元的防疫津貼,但她只在去年領到一次前年度的津貼,而且只領到8成;去年的津貼款則一直沒有消息,直到最近大家抗議聲浪很大,前幾天才又收到第二筆錢,不僅中間相隔一年多,金額也仍然打8折;至於今年排班照護確診病患的津貼,則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會拿得到,也沒把握是否能領得到全額。

護理師照護病患時要面對各種不同狀況,例如這位小朋友在自由廣場打疫苗時忍不住哭鬧,接種站必須派出4名護理師安撫並幫忙固定。(圖/黃耀徵攝)
護理師照護病患時要面對各種不同狀況,例如這位小朋友在自由廣場打疫苗時忍不住哭鬧,接種站必須派出4名護理師安撫並幫忙固定。(圖/黃耀徵攝)

衛福部為解決醫護人力不足的問題,日前研議調高護病比,讓每位護理師照顧更多病患,衛福部長陳時中喊出,每人每班照顧1名病患可領到2000元津貼,以提高護病比1:7計算,第一線護理人員每班最高可領到14000元。

該名護理師氣忿地說,先前政策原本說好護病比1:5、不滿5名病患以5名計算,也就是說每人每班可領滿1萬元津貼,但實際執行的情況卻是不滿5名病患時,不管是3名還是4名,都完全領不到津貼,「病患的人數不可能剛好是5的倍數,所以每天都會有人領不到。」她指出,一般來說,一個人每個月會排上班約20天,但因為同事間輪流負責不足5人的病患,每個人會有6天無法領到津貼,但每個月仍約能增加10到14萬的收入。

「原本醫護可以入住專門的防疫旅館,由政府全額補助住宿費用,但上個月又公告新的辦法,只有排班當天可以申請,排休日必須自付每天1600元住宿費,或是返回自家。」另名護理師也說,若回家住,豈不是冒著把病毒帶回家中的風險,因此不少人還是自費住宿,更有一些護理師當初響應政府號召,從南部離家加入第一線防疫工作,現在變成休假日也必須自費住防疫旅館,若是領不到防疫津貼,北上的生活費用反而成為一項負擔。

立委蔡壁如說,政府針對醫護人員的防疫津貼編列了96億元的預算,她在5月參與政黨協商延長「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防治及紓困振興特別條例」以及特別預算施行期間的時候,曾詢問這筆預算的執行情況,官員坦承津貼發放的進度緩慢,主要是因為各醫院必須先匯整醫護排班名冊與確診病患資料,送交各縣市衛生局核對,再上呈衛福部審查,查核無誤後才能撥款到地方政府,然後由地方政府轉交各醫院,再發放給醫護,行政程序繁複。

立委蔡壁如指出,國內有高達37%的護理師取得執照卻不執業,主要原因就是這份工作錢少、事多。(圖/翻攝自蔡壁如臉書)
立委蔡壁如指出,國內有高達37%的護理師取得執照卻不執業,主要原因就是這份工作錢少、事多。(圖/翻攝自蔡壁如臉書)

「防疫視同作戰,應該要三軍未發,糧草先行。」蔡壁如說,她能理解核對資料確實曠日費時,但津貼若不能及時發放,將會打擊第一線人員的士氣,因此曾向陳時中建議,可以預估每個醫院當季的津貼數額,先行核撥一筆款項,讓醫院即時發放給第一線醫護,之後再多退少補。

不過,財會人員評估後,擔心萬一醫院、地方政府與中央認定金額不同,款項一旦多發,可能收不回來,會有財政紀律的疑慮,最後未採納這項建議。蔡壁如建議,行政院應該召集相關單位,研議合法、可行的方案。

防疫津貼 高額津貼 衛福部未撥款 5000元 一萬元 積欠 抗議 八折 醫護比 自費防疫旅館 核對資料 打擊士氣 認定金額不同 多退少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