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人物

新人熱戰區2/染疫亡者24小時焚化爭議 陳聖文:規劃確診冰存區弭怨

大體 接體 傳染病防治法 富二代 養老 殯葬 陳聖文 樂齡生活
新人熱戰區2/染疫亡者24小時焚化爭議 陳聖文:規劃確診冰存區弭怨

殯葬業者一旦接獲死者家屬的要求,就要馬上出任務,在疫情期間還必須全副武裝,做好防疫措施。(圖/讀者提供)

新冠肺炎確診病患的遺體是否要在24小時內火化,引發社會爭議。台北市議員參選人陳聖文從高中就接觸父親經營的殯葬業,對於民眾敬而畏之的「身後問題」早已司空見慣,他建議政府可以運用現有存放遺體的空間,騰出確診亡者的特別冰存區,就能緩解空間與設備不足的問題。

陳聖文說,新冠肺炎疫情在2020年開始爆發時,當時就把Covid-19列為第五類傳染病,雖然《傳染病防治法》並沒有規定一定要在24小時內火化遺體,但無論是醫院、殯葬業者、政府機關甚至是家屬都有共識,希望能儘快火化,因為大家對確診往生的病患確實都會害怕。

「我是在生離死別中長大的孩子,一般人一生中不會面對幾次死亡,我幾乎每天都在看生離死別。」陳聖文說,他小時候其實蠻不喜歡殯葬業,因為這份工作讓父親太忙,父子很難見到面,尤其是逢年過節,每當公司的員工休假,他的父親就必須負責值班,「我要找我爸爸的時候,都要去太平間找他,每次過年,我家都在太平間渡過。」

台北市議員參選人陳聖文說,他是在太平間長大的小孩,從小看多了生離死別,也讓他有從政服務他人的決心。(圖/焦正德攝)
台北市議員參選人陳聖文說,他是在太平間長大的小孩,從小看多了生離死別,也讓他有從政服務他人的決心。(圖/焦正德攝)

一般民眾對殯葬業不了解,大都抱敬而遠之的態度,家長都如此,更何況是家裡的小朋友,他從小為了父親工作的關係,比較難交到朋友,同學還常常問他「聖文你有沒有看過鬼?」、「棺材長什麼樣」,因此從幼稚園有記憶以來,對父親從事的殯葬業一直很排斥。

直到升上高中,陳聖文因為實在太好奇殯葬業到底在做什麼,才決定進入父親的公司,從「接體」開始接觸這個行業,在醫院跟禮儀師同仁一起到病房,把大體從病床移上推遺體的架子上,再推進太平間,並把大體放進冰櫃裡。

「太平間是我從小長大的地方,但是第一次碰的時候還是會怕。」陳聖文說,每當要把大體放進冰櫃,或是要移出進行清洗、化妝的工作時,就要清潔冰櫃,存放大體的冰櫃很長,裡面會結冰,必須爬進去把內壁的冰刷下來,有時候會被融化的水滴到身上,雖然手上都會戴手套,但心裡還是會毛毛的,然而經過幾年下來,他發現從事殯葬工作,在服務的過程能讓家屬的情緒慢慢平復下來,「現在做殯葬業己經是我的驕傲。」

陳聖文高中開始參與殯葬工作,發現在服務的過程,能讓家屬慢慢從痛失親人的情緒中平復下來。(圖/陳聖文提供)
陳聖文高中開始參與殯葬工作,發現在服務的過程,能讓家屬慢慢從痛失親人的情緒中平復下來。(圖/陳聖文提供)

陳聖文說,因為從事殯葬工作,他看過很多生離死別,也在服務家屬的過程中,發現「養老」對家庭帶來很重的負擔,因此決定,若是能順利當選市議員,要大力推動「樂齡生活都會區」。在硬體方面,可運用大安文山區的閒置空間,例如公有市場上方的樓層,可以重新改造成銀髮族的日常照顧中心或是長照中心。他指出,台灣人平均臥床失能的時間是8年,這期間只能躺在床上,連洗澡、上廁所都需要別人協助,因此他計劃在軟體方面推動課程,教導年長的居民運動、健康飲食,讓大家學習如何照顧自己的身體,降低家庭的負擔。

大體 接體 傳染病防治法 富二代 養老 殯葬 陳聖文 樂齡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