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即時

奧斯卡名導深入中東戰地 待8個月拍《戰地夜曲》險遭劫持

戰地夜曲 電影 吉安弗蘭科羅西 Gianfranco Rosi
奧斯卡名導深入中東戰地 待8個月拍《戰地夜曲》險遭劫持

《戰地夜曲》難民兒童畫出曾親眼見證的屠殺情景。(圖/佳映娛樂)

烏克蘭與俄羅斯開打至今已逾百日,各界一直對這場戰爭保持著高度關注,由義大利紀錄片名導吉安弗蘭科羅西(Gianfranco Rosi)歷時近 4 年推出電影《戰地夜曲》,雖非以俄烏戰爭為題,但電影裡所補捉在中東地區烽火連天下的人、事、物,卻也與烏克蘭的現況遙相呼應,拍攝期間導演更兩度差點遭到劫持,相當驚險。

導演吉安弗蘭科羅西從影近 30 年來雖然只執導過 6 部紀錄長片,部部皆是經典,電影《一條大路通羅馬》在當年的威尼斯影展拿下最高榮譽「金獅獎」,成為史上第一部獲此殊榮的紀錄電影,《海上焰火》則在柏林影展中拿下金熊獎肯定,並入圍奧斯卡最佳紀錄長片獎項。

《戰地夜曲》拍攝行經之地四處可見武裝的軍人。(圖/佳映娛樂)
《戰地夜曲》拍攝行經之地四處可見武裝的軍人。(圖/佳映娛樂)

《戰地夜曲》為導演羅西延續《海上焰火》中關注中東、北非難民的議題,這回親自走入伊拉克、庫德斯坦、敘利亞和黎巴嫩等地區,捕捉當地人們如何度過狼煙四起的日常。導演曾被當地製片警告在同一個地點停留超過 3 天就會成為恐怖分子的目標,但他卻一待就是 8 個月,在沒有攜帶攝影機的狀況下認識、參與當地人們的生活,還因此讓導演曾兩度差點遭到劫持。電影前後進行長達 2 年深入的拍攝,包括庫德敢死軍女游擊隊、哀弔枉死孩子的庫德族母親、接受心理輔導的難民兒童,以及靠著零工養活一家人的小男孩等都是導演鏡頭下的主角。

導演羅西曾在訪談中表示,即使人們在新聞上常能看到來自中東戰事的頭條新聞,但電視機中放送的影像卻會使人麻木,超過 60 萬的死傷人數在民眾眼裡也只是冰冷的數據。因而導演在拍攝《戰地夜曲》時,選擇更私密的方式貼近當地人們的生活,並謹慎的處理影片中每一幀的影像,避免讓電影落入「貧窮色情(Poverty Porn)」的窠臼中。即使電影的主題設定在「戰爭」下,卻從未見到火光,取而代之的是遠方的機槍聲;同樣的,電影中也沒有傷亡的人民,而是兒童蠟筆下曾親眼見證的屠殺情景。

2020 年初,COVID-19 疫情在全球肆虐,導演羅西在封城之際完成《戰地夜曲》的後製,他形容當時的情況:「我被關在一個外面滿是看不見的敵人的房間裡,外面是死亡,未來懸而未決。我第一次體會到過去幾年所相遇的人們每日的感受。」更影響了他在這部電影收尾的鏡頭選擇。電影的原片名為「夜曲」之意,導演表示這部電影就如同蕭邦的〈夜曲〉,是對陷入戰爭黑暗中的人們的頌歌,即使黑暗也是一種寄託,讓生機得以迴盪其間。

導演吉安弗蘭科羅西與庫德族女兵合影。(圖/佳映娛樂)
導演吉安弗蘭科羅西與庫德族女兵合影。(圖/佳映娛樂)

《戰地夜曲》在 2020 年的威尼斯影展的主競賽單元中首映,獲得最佳義大利電影等三項大獎,在影評人與媒體之間的好評直逼當屆的金獅獎得主《游牧人生》,更代表義大利征戰奧斯卡金像獎的「最佳國際電影」,並入選了紀錄長片類別的複選短名單中。甫於今年奧斯卡上以《在車上》拿下最佳國際電影的日本名導「濱口竜介」都大讚此片,表示:「每當我重新觀賞《戰地夜曲》的時候,都會發現新的東西,並且感受到這個世界的廣闊。」

《戰地夜曲》將在 7 月 1 日於誠品電影院和或者光盒子特別獻映。7 月 2 日也將於「誠品電影院」舉辦由台灣知名詩人兼電影編導的「鴻鴻」導讀的「戰爭與詩人 ─ 映後座談會」。

戰地夜曲 電影 吉安弗蘭科羅西 Gianfranco Ros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