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調查

壓榨運動員1/運動協會賺錢不手軟 超收賽事報名費、獎金還要抽成

體育協會 報名費 獎金抽成 競技舞蹈 賺錢工具 新北市體育運動舞蹈委員會 舞蹈協會 謝淑華 新北體育處
壓榨運動員1/運動協會賺錢不手軟 超收賽事報名費、獎金還要抽成

在2021年東京奧運,我國運動好手在羽球雙打、舉重、柔道項目都獲得佳績。(圖/翻攝畫面)

政府為積極培育菁英運動員,看似推出不少低報名費、高獎金的優惠政策,但本刊卻接獲多名選手投訴,中央的政策根本無法「上行下效」,因為培育選手的經費、獎金始終掌握在各縣市政府的各單項體育協會手中,選手們不但要向協會上繳遴選賽的報名費,即使比賽獲得好名次,就連選手和教練的獎金都會被抽成,讓原本家境清貧的選手、家屬們坐困愁城。

「我從國小開始學國際標準舞,最後因為興趣加上教練評估我有潛力,才開始認真投入競技舞蹈項目,其實我參加過很多國際賽事,但賽後回到台灣,總覺得政府對我們這些運動選手好像不是很在意。」董姓少年說。

董姓少年才年僅18歲就代表我國參與2019年日本亞洲運動舞蹈運動大會(ADSF Asian DanceSport Games)同時在國內總統盃、中正盃都曾獲得冠軍佳績,更是2018到2021年21歲以下的國際標準舞國手,儘管征戰多國為國爭光,事實上在國內參與賽事時多年來都因為「新北市體育運動舞蹈委員會」(下稱舞蹈協會)種種壓迫選手作法而受了一肚子鳥氣。

本刊調查,小選手們為了要拿到國際賽事門票,都會在國內先參加多場競技舞蹈遴選賽事,爭取成為正式選手,然而現今各地的運動協會卻把選手當成賺錢工具,不僅無視政府免收報名費鼓勵選手參加遴選賽的美意,甚至將他們微薄的獎金層層剝削。

國際標準舞比賽競爭激烈(右),新北市的董姓少年、蔡姓少女曾合作奪得許多獎盃(左)。(圖/趙世勳攝、讀者提供)
國際標準舞比賽競爭激烈(右),新北市的董姓少年、蔡姓少女曾合作奪得許多獎盃(左)。(圖/趙世勳攝、讀者提供)

本刊取得新北市體育處及舞蹈協會分別發出的「新北市參加111年全民運動會運動舞蹈選拔辦法」,其中很明顯的差別是,體育處的選拔辦法中完全沒有要求選手繳交報名費,而舞蹈協會的辦法中卻定出800至3000元不等的收費標準,且每加賽一組還得另收200至800元的費用,對家貧的選手來說是不小的負擔。

據了解,國內許多運動賽事,都要透過各地的單項運動協會報名,然而根據規定,選手並不需要繳交由各地方政府舉辦的遴選賽報名費用,只有等到被遴選為正式選手、參與正式比賽時才需繳交報名費,但各協會仍利用遴選賽向選手收取數百元到數千元不等的報名費用,選手們都敢怒不敢言,擔心一旦反抗,就連參賽資格都會被剝奪。

此外,選手若參賽得名,獎金也會被收繳,以全民運動會為例,選手若奪得第一名,獎金有30萬元,若參加雙人舞,每人可以收到15萬元 但協會就要抽走獎金的25% 。

「其實雖然我們年紀小,但我知道父母為了我們付出很多錢、時間,希望政府能對我們好一點。」同為舞蹈國手的葉姓少女說,許多偉大的國手都是從小選手階段即在各個國內運動賽事累積積分,最後才站到國際大舞台發光,但令人遺憾的是,許多小選手的夢還來不及生根,就被扼殺在地方運動協會的搖籃中。

全民運動會運動舞蹈選拔賽明明不需收報名費,但新北市體育運動舞蹈委員會卻向參賽者收取800至3000元不等費用。(圖/讀者提供)
全民運動會運動舞蹈選拔賽明明不需收報名費,但新北市體育運動舞蹈委員會卻向參賽者收取800至3000元不等費用。(圖/讀者提供)

對此,本刊循報名表上的電話撥打給舞蹈協會承辦人謝淑華總幹事,她表示,是今年體育委員會撥款尚未下來,才會向選手收取報名費,「經過反應」後將會退費,但本刊追問往年是否都有收取報名費且沒有退費,她則避而不談,隨即以要開會為由掛上電話,本刊隔天再度撥打電話,卻沒人接聽,截至截稿前未獲得回應。

新北市體育處則表示,根據全民運動會選拔(遴選)總則,以及各選拔賽的規定,選拔辦法內無訂定收取報名費,如果查到各項協會收取報名費,將會要求退還選手報名費用,同時運動選手、教練獎金是為提供給努力的選手、教練,若是查獲協會違反「新北市績優體育團體教練及個人獎助金發給要點」,除將追回費用同時會建議體育會撤換不適任人員。

體育協會 報名費 獎金抽成 競技舞蹈 賺錢工具 新北市體育運動舞蹈委員會 舞蹈協會 謝淑華 新北體育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