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專題

影爆點/30年後依然生猛 《少年吔,安啦!》的極道少年末日輓歌

少年吔,安啦 顏正國 黑道大哥 譚至剛 譚志剛 張華坤 杜篤之 廖慶松 李屏賓 4K高畫質修復 無聲的所在 林強 吳俊霖 台式黑幫
影爆點/30年後依然生猛 《少年吔,安啦!》的極道少年末日輓歌

《少年吔,安啦!》相隔30年重登大銀幕。(圖/牽猴子)

《少年吔,安啦!》4K修復版重新上映了,在歲月洪流裡深埋了30年,1992年《少年吔,安啦!》在報紙電影時刻表上刊印的宣傳詞是:「台灣小亡命,放膽走天涯。」由侯孝賢監製,徐小明編劇及導演,這部新電影時期的黑幫作品捕捉了90年代初期,正處於泡沫經濟中的台灣社會風景,以及身處其中,對未來抱有模糊期待,但仍舊懞懂,身不由己的小人物群像。

《少年吔,安啦!》以侯導標誌性的長鏡頭補捉了年方17,暴走躁動的顏正國,首次飾演黑道大哥,30歲高捷的霸氣側漏,驚鴻一瞥的大師李天祿,金馬影帝陳松勇,電影上映隔年就車禍意外離世的譚至剛(原為譚志剛,《少年吔,安啦!》拍攝前改名為譚至剛。)以及柯受良、蔡振南、張世、太保、林強、羅大佑、游安順、李興文等等,數不完的客串彩蛋們。

電影本身所經歷的傳奇過程,不亞於電影劇情的曲折離奇。2020年,經過與本片監製張華坤取得版權,國影中心正式啟動修復程序,當年曾經參與拍攝,如今已成為台灣電影核心人物的大師們陸續加入修復過程。包括杜篤之、廖慶松,以及之後加入陣容的攝影大師李屏賓等人。

《少年吔,安啦!》補捉了年方17,暴走躁動的顏正國。(圖/牽猴子)
《少年吔,安啦!》補捉了年方17,暴走躁動的顏正國。(圖/牽猴子)

台灣電影圈暱稱「福祿壽」的三位大師到位,對影片光影、聲音及畫面重新調整,終於在台灣完成4K高畫質修復。那些模糊的人影,黑暗畫面中難以辨認的臉孔終於清晰,讓這部影迷們多年來口耳相傳的經典神片,能夠以比原本更完整的版本,再次登上台灣的大銀幕。

看過之後便或許可以理解,冥冥之中,它等待了30年的原因,因為《少年吔,安啦!》的一切都走得太前面了。底片記錄下九零年代初,北港與台北雙城的燦爛與蒼涼,呼應了少年們沒有明天的旅程,無論場景、攝影、美學、造型與配樂,都充滿了新電影的生猛氣勢。它野性、粗糙、混沌、暴力、豔麗躁動,同時又獨一無二。

大師侯孝賢也難得開金口,和林強合唱的插曲〈無聲的所在〉,以及當時還默默無名,還以本名「吳俊霖」出現的伍佰創作的電影同名主題曲。《少年吔,安啦!》擁有如今看來夢幻至極的主創團隊,獨特的時代和製作背景,也讓它成為不可能被重拍或複製的電影。

電影裡的顏正國操著一口純正的雲林海口腔閩南語,一句「我送你上山頭!」的爆裂氣勢,30年後仍舊無人能出其右。來自他本色的生猛狂妄,夾雜青春懵懂的躁動,在中南部的海風與熱氣蒸騰間,逐漸融成了無以名狀的憤怒。復仇與被復仇,揮霍不完的蒼白青春,無奈又找不到出口的宿命感,沒有明天的瘋狂燃燒,以及每個人被推著走的命運。在雲林地標北港朝天宮前,在撞球間、小吃攤、高架橋下和可愛大旅社的房間裡,叼著煙,塞一把槍在腰間,拿著開山刀飆騎小綿羊,這才是台灣式的小混混和江湖該有的樣子。

《少年吔,安啦!》男主角顏正國、譚至剛的戲外人生,各自走向難以預期的方向。(圖/牽猴子)
《少年吔,安啦!》男主角顏正國、譚至剛的戲外人生,各自走向難以預期的方向。(圖/牽猴子)

飛蛾撲火總得燦爛一場,電影裡的極道少年阿國魂斷淡水河邊,電影還沒上映,現實中的顏正國,就因持有槍砲毒品進入少年觀護所,無緣在大銀幕上看到自己主演的電影;飾演阿剛的譚至剛也在隔年發生死亡車禍,結束短短18年的燦爛青春。電影本是虛構,但在現實與虛構中間,又有諸多巧合牽連,也讓《少年吔,安啦!》在當時染上不詳的神秘色彩及都市傳說。

但或許是時候終於到了,《少年吔,安啦!》的少年出走半生,還魂歸位,上映首週末,便以勢如破竹的氣勢衝破300萬票房,即將挑戰數位修復的1000萬票房門檻。如同新片一樣的4K重現,這是一部你不要、不想,也不能夠錯過的台式黑幫經典。

《少年吔,安啦!》4K修復版上映中

少年吔,安啦 顏正國 黑道大哥 譚至剛 譚志剛 張華坤 杜篤之 廖慶松 李屏賓 4K高畫質修復 無聲的所在 林強 吳俊霖 台式黑幫

菜記士多:資深媒體工作者,曾任國際中文版封面及電影線採訪編輯。成長於港片最輝煌的80年代,相信在黑黑的電影院裡痛哭一場的神奇療癒力,沒有一場好電影不能解決的事,如果有,那就看兩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