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即時

臉上紅胎記「被笑是怪物」 王渝屏《我願意》血淋淋呈現受霸淩心聲

王渝屏 我願意 霸淩
臉上紅胎記「被笑是怪物」 王渝屏《我願意》血淋淋呈現受霸淩心聲

王渝屏在《我願意》臉上有紅色胎記,被同學認為怪物。(圖/絡思本娛樂製作)

王渝屏在影集《我願意》詮釋被霸淩的少女,因為臉上掛著近2分之1的紅胎記,被同學嘲笑是怪物、丟書包,還被罵去死,在學校無處可躲的她進而步入邪教,慘遭教主姚淳耀打開心房。而高慧君飾演的學校輔導老師,因失婚與認爲和子女關係疏離,心理壓力爆棚,求助於邪教,在眾人面前告白痛哭,也是讓觀眾印象深刻的劇情之一。

王渝屏(右)在《我願意》飾演被霸凌少女。(圖/絡思本娛樂製作)
王渝屏(右)在《我願意》飾演被霸凌少女。(圖/絡思本娛樂製作)

王渝屏印象深刻的一場戲,是她在上完游泳課後發現衣服被同學藏起來,她披著浴巾濕著頭髮在學校失神地遊蕩,找到藏衣服的同學後,賞了對方一巴掌。她訴說角色心境:「從發現自己被霸凌到主動反擊的過程,心境從低落到高昂,像一趟雲霄飛車。」鏡頭幾乎是一鏡到底,讓她演起來非常享受,「因為情緒的轉折幾乎是沒有斷裂地被紀錄下來。」王渝屏角色在踏入邪教後,一次次事件得到心境轉換,最後不再因為外表而自卑。

高慧君(右)在《我願意》談心王渝屏過程彷彿驅魔般。(圖/絡思本娛樂製作)
高慧君(右)在《我願意》談心王渝屏過程彷彿驅魔般。(圖/絡思本娛樂製作)

戲裡高慧君透過「輔導課」吸收王渝屏入邪教,她形容拍攝環境宛若驅魔現場,她說:「我彷彿是驅魔師,甚至憤怒威脅的去威逼眼前這個惡靈,讓祂遠離我的學生,進而讓我的學生臣服於我。」也讓高慧君有女版教主稱號。邪教犯罪影集《我願意》每周五晚上8點中華電信MOD/HamiVideo 全台獨家首播。

王渝屏 我願意 霸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