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直擊

好想回家1/跨海嫁來台24年欲返鄉 婦打疫苗耳聾想見女兒路難行

榮民 榮家 耳聾 修錶手藝 離婚 鐘錶攤 榮民之家 與女兒團圓
好想回家1/跨海嫁來台24年欲返鄉 婦打疫苗耳聾想見女兒路難行

阿蓮的丈夫對她總是冷嘲熱諷、呼來喝去,為了避免她「跑掉」,多年來均不准阿蓮回娘家探望親人。(圖/本刊繪圖組)

好想回家!中國籍68歲婦人阿蓮(化名)24年前結識比自己大28歲的榮民丈夫並嫁來台灣,多年來對丈夫盡心盡力,還將家中唯一的房產賣掉給他養病,如今老公入住榮家,她也因去年打疫苗導致耳聾,最大願望是返鄉探望女兒,但又不能置96歲的老公於不顧,讓阿蓮萬分無奈,難過表示「想看家人怎麼這麼難。」

「我的這一生,命是真苦啊。」阿蓮回憶,她自幼母親早逝,繼母對她動輒打罵,她為了逃離原生家庭,20歲左右便與前任丈夫結婚並生下女兒,但前夫也非良配,心情不好便對她拳打腳踢,她多次被打到奄奄一息,最終只能選擇離婚,百般不捨下與女兒分開另謀出路。

而阿蓮手上有祖傳的修錶手藝,她經營鐘錶攤,一個人的生活倒也逍遙自得,直到1998年透過相親碰上到中國探親的丈夫,丈夫當時信誓旦旦,承諾一定會對阿蓮百般呵護,她又見丈夫對老家人十分厚待,給家人買房買金錶,阿蓮相信嫁來台灣後對方也會這樣疼惜自己,雙方在中國舉辦喜宴後便回到台灣,對她而言卻是另一場惡夢的開始。

到了高雄,阿蓮才發現丈夫的大方都是假象,丈夫將原本在台灣的房產賣掉到中國「裝闊」,他也沒有額外收入,每月靠著一萬多元的退休俸度日,阿蓮因而到醫院當看護應付家裡柴米油鹽等各項開支,甚至借錢買房,2人這才有了遮風擋雨的地方,但讓阿蓮難過的是,丈夫似乎從未將她當「自己人」看待。

「每天就是罵,連女兒難產都不讓我回去看。」阿蓮說,老公對她總是冷嘲熱諷、呼來喝去,為了避免她「跑掉」,多年來不准她回娘家探望親人,僅2013年曾返鄉探親,之後就被老公嚴格限制,導致她至今都不曾與外孫見面。

阿蓮的丈夫約10年前生了一場重病,阿蓮將家中唯一的房產出售給他醫治,老人家最終順利康復,如今高齡96歲仍頭腦清楚、身體硬朗,這2年才因各項機能逐漸退化而住進榮民之家,退休俸剛好能支應榮家的開支,阿蓮原以為自己身上的擔子終於能卸下,命運卻沒有就此放過他。

阿蓮原本當看護維生,去年打疫苗後意外失聰,也因此失去工作。(圖/趙世勳攝)
阿蓮原本當看護維生,去年打疫苗後意外失聰,也因此失去工作。(圖/趙世勳攝)

去年6月,阿蓮為了進醫院當看護而施打AZ疫苗,此後卻出現嚴重耳鳴導致失聰,她試圖尋求救濟,醫生卻都無奈表示難以證明耳疾與疫苗有關,她帶著助聽器都難聽見外界的聲音,只能隨身攜帶小白板與人溝通,對岸的女兒聽聞後擔心不已,希望能帶母親去求醫,阿蓮也想把握機會跟女兒團圓,但又遭質疑有「遺棄」老公的可能,導致返鄉路困難重重。

在種種壓力下,阿蓮不敢擅自回娘家,如今受疫情無法探視影響,也已約半年未與丈夫見面,更因耳疾而不能工作,甚至無法申請低收入戶,只能省吃儉用,靠著過去積蓄勉強過活,一道又一道的難關讓她喘不過氣,無奈詢問「我只是想回家,錯了嗎?」

「她那時候生病,看病的錢都是跟別人借的。」與阿蓮結識20多年的謝姓閨密表示,阿蓮多年前也曾突發耳疾,想向丈夫拿錢治病,竟遭狠狠拒絕,最終只能四處商借,這才將耳朵看好,沒想到命運弄人,如今又因打疫苗而失聰。

謝姓閨密提到,阿蓮對丈夫可說是仁至義盡,賣房讓老先生養病之外,還四處打工籌措他的醫藥費,如今大家年紀都大了,希望阿蓮能回中國與女兒團圓,彌補母女間多年來的分離之苦。

阿蓮與女兒分別長達20多年,如今最大的心願是與唯一的骨肉團聚,卻遭層層阻攔。(圖/讀者提供)
阿蓮與女兒分別長達20多年,如今最大的心願是與唯一的骨肉團聚,卻遭層層阻攔。(圖/讀者提供)
榮民 榮家 耳聾 修錶手藝 離婚 鐘錶攤 榮民之家 與女兒團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