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直擊

毒染二仁溪2/曾爆綠牡蠣!承擔全球廢棄物 台版黑龍江花20億還清不完

台版黑龍江 二仁溪 綠牡蠣事件 台灣之恥 有毒酸性化學溶劑 貴金屬 處理廢五金 黃煥彰 大眼海鰱 六河局
毒染二仁溪2/曾爆綠牡蠣!承擔全球廢棄物 台版黑龍江花20億還清不完

二仁溪曾是全台灣汙染最嚴重的溪流,曾因水中重金屬含量過高而爆發綠牡蠣事件,並登上國際版面成為「台灣之恥」。(圖/報系資料照)

二仁溪曾是全台灣汙染最嚴重的溪流,還因爆發綠牡蠣事件而「名聞國際」,直到政府20年前開始整治,前後花費20億元清理,眼見水中生物不斷回流,各單位原以為溪水狀況已經好轉,2018年的暴雨卻又讓二仁溪下游的電子廢棄物無所遁形,政府至今更未給出清理的明確時程,學者們則憂心忡忡,害怕最後一哩路鬆懈便前功盡棄,期望相關單位加快腳步,還給二仁溪生命與活力。

據了解,二仁溪是高雄與台南的界河,其源於高雄市內門區內興里山豬湖山,流經高雄的田寮、阿蓮、路竹,以及台南的關廟、歸仁和仁德等區,最終由高雄茄萣出海,主流長度約63.20公里。

而二仁溪可謂命運多舛,早年清澈見底,日治時期時是當地灌溉的重要河流,但從1960年代開始,二仁溪中游出現大量專門處理廢五金與提煉的工廠,這些工廠收集全世界的電子廢棄物,並提取回收廢棄物中具有價值的金、白金、銀和銅等貴金屬。

而這些工廠使用大量有毒酸性化學溶劑以提煉貴金屬,且未做汙水處理便將廢水都倒入二仁溪中,而貴重金屬被「榨乾」後,剩下的部分就成為商人眼中的「垃圾」,大量廢棄物被怪手隨意棄置在河邊,毒性也在河水的日夜沖刷下不斷釋放,不肖商人謀取暴利,環境代價卻由全民承擔。

1980年代,二仁溪口驚見大量綠牡蠣,這些牡蠣原是在出海口附近,因河水中毒害過高,這些牡蠣體內也蓄積高量的銅,顏色因而轉變成綠色,人體如果食用,可能會引起肝硬化、消化系統傷害、運動障礙和知覺神經受損等傷害,環保局為國民健康考慮而銷毀所有綠牡蠣,並給當地農民超過8億元補貼,二仁溪則禁養牡蠣直至今日。

「那時候的水是黑色和紅色,再來就是兩種混合的深咖啡色。」台南社大環境行動小組召集人黃煥彰回憶,二仁溪當時汙染嚴重,黑色的是畜牧汙水和工業廢水,紅色的則是強酸溶液,水中生物更僅剩下最耐污染的大眼海鰱,以及偶爾隨著潮汐帶來的豆仔魚,整條河流「色彩斑斕」卻了無生機,是當地民眾心中最大的痛。

二仁溪中游在1960年代出現大量專門處理廢五金與提煉的工廠,使用有毒酸性化學溶劑以提煉貴金屬,且將廢水倒入二仁溪造成嚴重汙染。(圖/報系資料照)
二仁溪中游在1960年代出現大量專門處理廢五金與提煉的工廠,使用有毒酸性化學溶劑以提煉貴金屬,且將廢水倒入二仁溪造成嚴重汙染。(圖/報系資料照)

所幸綠牡蠣事件讓政府終於看見二仁溪的黑暗與傷痛,1990年代開始整頓河邊的廢五金產業,並從2002年開始正式進行二仁溪整治,20年來花費超過20億元,近年終於看到成果,在長期的廢水監控下,有上百種生物回到河邊,黑面琵鷺、小水鴨、琵嘴鴨、高蹺鴴等珍貴候鳥也在此棲息,當大家都額手稱慶,以為二仁溪終於擺脫過去陰霾時,噩夢卻還沒有結束。

黃煥彰說,二仁溪在2018年又被發現3處藏有大量電子廢棄物,環保團體期間多次抗議,相關單位至今仍未給出明確的清除時程,環保署甚至還要六河局評估「是否有清除必要」,而這是二仁溪整治的最後一哩路,稍有鬆懈便可能會前功盡棄,期望相關單位加快腳步,還給二仁溪生命與活力。

二仁溪過去因多方汙染而呈現繽紛的詭異顏色,整條河流「色彩斑斕」卻了無生機,是當地民眾心中最大的痛。(圖/報系資料照)
二仁溪過去因多方汙染而呈現繽紛的詭異顏色,整條河流「色彩斑斕」卻了無生機,是當地民眾心中最大的痛。(圖/報系資料照)

環保署環境督察總隊科長林坤樟回應,過去十幾年在二仁溪清出13萬噸廢棄物,已經「清得差不多了」,少數廢棄物是因沖刷而裸露,也都有進行緊急應變,會立刻將該處廢棄物處理掉,極少數沒有及時清理的,環保署也都有進行水質監控。

至於環保人士質疑從2018年至今都沒有動作,林坤樟表示,環保署與水利署近年都在不斷處理二仁溪問題,水利署也針對後續沖刷裸露部分,制定二仁溪河道廢棄物清理的二期計畫,目前還在草案階段,環保署則於今年9月發包給專業單位,針對環境調查和如何清理去做整體評估,預計明年中會有結果,實際入場清理則會是水利署負責。

台版黑龍江 二仁溪 綠牡蠣事件 台灣之恥 有毒酸性化學溶劑 貴金屬 處理廢五金 黃煥彰 大眼海鰱 六河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