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區塊
娛樂
人物

娛樂TeaTime/黃柔閩作畫剖析自我攤開傷疤 失戀就像世界末日「我在消失」

黃柔閩大方分享失戀低潮時的作品,雖然破碎但仍充滿明亮色彩,她表示當時希望給自己一些光、一些希望。(圖/趙文彬攝)

黃柔閩大方分享失戀低潮時的作品,雖然破碎但仍充滿明亮色彩,她表示當時希望給自己一些光、一些希望。(圖/趙文彬攝)

黃柔閩開個人畫展,將八年來不同時刻的心情畫作敞開在大眾面前。(圖/趙文彬攝)
黃柔閩開個人畫展,將八年來不同時刻的心情畫作敞開在大眾面前。(圖/趙文彬攝)

演員黃柔閩擁有師範學院音樂系畢業以及在美研修音樂教學、表演藝術等高學歷背景,除了投入演戲近30年,同時也是知名表演老師,近日更斜槓開了個人畫展「愛在夜裡奔馳」,她將八年來不同時刻的心情畫作敞開在大眾面前,更大方分享四年前失戀低潮時完成的「世界末日又多一天的早晨」,她形容當時的自己「無法成型」、「我在消失」,對於分享畫作需要不斷攤開自己的傷疤,她樂觀表示無所謂,笑說:「我已經講了一個月了!」

每一幅畫作背後都藏有自己的心境,黃柔閩開畫展也賣畫,對於與自己畫作找到有共鳴的蒐藏者時,她大方分享背後屬於自己的故事,其中一幅「世界末日又多一天的早晨」是她在失戀時完成的,她形容失戀時就像「世界末日了」,「我的形體是無法成型、我在消失,我沒有辦法畫出成型的一個人。」她看著畫作解釋道:「不過我把我在消失的這個人變成一隻貓的背影,貓咪還比我有形體。」

背後的作品是黃柔閩在失戀時完成的,上頭的畫中畫裡就有自己的身影。(圖/趙文彬攝)
背後的作品是黃柔閩在失戀時完成的,上頭的畫中畫裡就有自己的身影。(圖/趙文彬攝)

她透露,失戀時連自己的臉都畫不出來,當時不照鏡子、都窩在沙發上,黃柔閩形容自己「整個身體都在消失」,原以為可以靠畫畫度過低潮,但其實當下手軟腳軟的,連筆都提不起來,甚至能提筆作畫,也都只能畫出腳軟的馬在哭泣,直到把對方的東西全丟了之後,她才終於可以開始畫畫。

另一幅畫中畫也是「在穿越失戀痛苦」時畫的,大畫布裡頭的小畫像就是黃柔閩自己,她說:「這是我們一起去台東的海邊,當時碧海藍天,我就撐著傘,而他拍下這一刻。」分手後的她不知道如何處理這幅充滿愛情的畫作,「該塗黑呢還是丟掉?」最後她將自己的部分割下並貼在新畫布上後,展開一幅全新的作品,也象徵自己新的旅程。

與個展「愛在夜裡奔馳」同名的藍色畫作中,包含黃柔閩最愛的大自然花朵元素。(圖/趙文彬攝)
與個展「愛在夜裡奔馳」同名的藍色畫作中,包含黃柔閩最愛的大自然花朵元素。(圖/趙文彬攝)

和個展「愛在夜裡奔馳」同名的藍色畫作中有自己最喜歡的大自然與花朵元素,除了作品,她分享自己教課時,第一堂課都會帶上一束花,「我的學員們很多都是已經拍過廣告、拍過戲的,他們都是想要被看見。」她告訴學生:「一朵花不會因為沒有人看到它就不會開花,所以即使你努力還沒被看見,我都請你不要阻止你的綻放。」

她感慨演員路艱辛,要討好角色、討好劇組、討好觀眾,各式各樣的人,「但請不要忘記綻放在心裡的那朵花。」她也將自己30年的演戲經歷成畫並取名「演員」,畫中一縷白煙就像是自己在不同角色中不斷變化,黃柔閩坦言:「30年對我來說是很重要的,但對很多觀眾來說,有些人對我有印象,也有些人對我印象模糊。」

雖然感情破碎但畫作仍充滿明亮色彩,她表示希望給自己一些光、一些希望。(圖/趙文彬攝)
雖然感情破碎但畫作仍充滿明亮色彩,她表示希望給自己一些光、一些希望。(圖/趙文彬攝)

不過畫中牽引白煙的一條線也代表她對表演的堅持,「不會因為有沒有知名度、名氣而影響我當演員。」她說:「即便『演員』是這麼虛無,我還是想做這件事,所以只有我可以把這幅畫解釋成『演員』,一開始我把它擺在角落,沒有想拿出來展,沒想到還是被朋友收走了!」朋友反饋畫作像是在敘述他腦海裡的思緒,這讓黃柔閩很感動。

黃柔閩從八年前在巴黎第一次下筆畫了窗外的一朵雲,她說這八年心境變化大,「那時我還在那邊哭,到現在作畫,已經是有沒有葉子也沒關係,它是不是像一棵樹也無所謂了。」笑說,近期的畫作已經是「雲淡風輕」,就像是自己也對人生「懂了」。

黃柔閩介紹已經被朋友收購的作品「演員」。(圖/趙文彬攝)
黃柔閩介紹已經被朋友收購的作品「演員」。(圖/趙文彬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