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焦點

台商回國居家檢疫! 曝14天「荒謬過程」大嘆:可能沒人知道

武漢肺炎 新冠肺炎 台商 居家檢疫 蔡正元
台商回國居家檢疫! 曝14天「荒謬過程」大嘆:可能沒人知道

(示意圖/報系資料照)

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持續,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規定,凡是有中港澳旅遊史的旅客,回台都要做居家檢疫14天。不過一名台商就分享自己居家檢疫14天的過程,自嘲荒謬過程「可能沒人知道」;貼文也讓國民黨前立委蔡正元忍不住分享,將文章轉貼到自己的臉書。

台商表示,從大陸歸台後,蹲了14天的「苦窯」,終於大局已定,可以談談這14天的荒謬,這篇文只是好奇,居家檢疫本身對於目前防疫的實質作用,是讓政府能拋出一些開罰個案讓大家心安,還是真的有讓居家檢疫對象被有效控管在風險範圍內。

台商強調,全部都是交代真實情況,如果認為有問題的話,歡迎來告,「這14天我的經驗就是看著眼前的媒體及新聞報導,把居家檢疫喊得很兇,又不斷與現實處境產生區別的魔幻感。」他娓娓道來,自己是政府宣布由陸返台全面居家檢疫(即2/6後)的前幾波旅客,一下飛機後,機場防疫單位便立刻要求登記所有資料,包括姓名、台灣居住地、大陸居住地、電話等等,都詳實登記。

填寫完資料後,海關防疫單位只交代返台的須知事項以及居家檢疫的時間。他說,「(防疫單位)沒有告訴我們如何不出戶的情況下又能生活自理,同時沒有任何海關人員發送新聞報導中的『監控手機』給我們,當時我只是以為是居假檢疫/居家隔離的區別就在於此;但似乎多數媒體仍然認定,居家檢疫會被發送手機監控,使我一開始就有點不太明白了,是疾管單位並沒有足夠的手機發放,所以認為在媒體前喊有『發送監控手機』比較讓台灣人心安,還是說實質上是台灣媒體亂報導,當然我不太願意探究這種事情,還是回到這14天吧。」

(圖/翻攝自臉書/René Wei)
(圖/翻攝自臉書/René Wei)

台商指出,實質上從第一天回到台灣開始,「從、來、沒、有、人、打、過、電、話、給、我」,不管是里幹事、里長、警察通通沒有過一通電話。一開始,以為可能是里幹事偷懶,沒有按規定來,但大約在居家檢疫第7天,同樣從大陸返台的父親接到電話,當時順勢詢問,結果在里幹事那得知,從疾管單位收到的資料,居住地僅有家父,沒有其他人。

後續幾天,台商一樣沒有接到電話。台商表示,到了第15天,詢問里幹事才知道原來自己從第一天踏入台灣開始,對方從來就沒有接過他的資料,這便是為何從頭至尾只確認父親,卻沒有確認他的原因,「荒謬的點就在於如果打從一開始疾管單位就沒有打算把我居家檢疫傳給居住點的民政單位,真的能有效要求我居家檢疫十四天?亦或者何必要我花時間居家檢疫呢?」

那到底是「手機監控」還是「監控手機」?台商指出,如果前述,2/6左右回台的首波人士並沒有獲得任何「監控手機」,換言之理論上不能有效定位他們的位置。但是有趣的是,死黨告訴他,原來雖然居家檢疫沒有發「監控手機」,但有實行「手機監控」;而兩者差異在於,前者是政府發放工具給公民,後者是直接透過電信單位索求公民個資。

死黨的經歷是,由於自己長期在大陸工作,所以沒有台灣手機號碼,里幹事每天打電話來家裡的過程,母親曾經留給里幹事自己的手機。然而突然有一天,警察來家裏了,原來根據電信單位提供的定位位置,他母親的手機並不在居住地。

台商認為,個人認知的底線是人民頂多可以接受政府發放「監控手機」,但沒有理由接受「手機監控」,因為前者是政府給予的工具,後者是用公權力強迫電信單位交出個人的個人資料及隱私。政府沒有道理因為手頭上不願意購買/沒能力調度「監控手機」而實施「手機監控」,現在防疫缺的是口罩,不是手機,沒有理由藉口要求居家檢疫度讓個人的隱私資料。

他說,「我們並不是犯人,連嫌疑犯都不是。退一萬步說即便可以要求電信公司提供居家檢疫當事人的個資,政府有權利要求電信單位追蹤當事人家人的電話嗎?只是好奇地問一句,『手機監控』合乎現有法律嗎?」

台商無奈指出,此次居家檢疫對他而言像是開卷考,大家憑良心作答,如果一個疾管單位到了居家檢疫者居家檢疫的第15天,都不能有效把資料交給居住地的民政單位,很難相信這樣的居家檢疫管制是可靠的。

他說,「14天的時間要關我們在家不是不可以,問題在於花費的這個時間,是否能真實作用在防疫工作上,還是只是喊出『居家檢疫』這個措施為了讓台灣居民感覺到心安。」

武漢肺炎 新冠肺炎 台商 居家檢疫 蔡正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