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直擊

【教舞點燈人1】無懼路毀橋斷 幻舞女神進偏鄉帶弱勢童奪冠

幻舞 女神 賀連華 台灣藝術大學舞蹈系 佛朗明哥舞 馬德里皇家舞蹈學院 莫拉克颱風 也許有一天 布農族 精靈幻舞 舞團 薛喻鮮
【教舞點燈人1】無懼路毀橋斷 幻舞女神進偏鄉帶弱勢童奪冠

為讓部落孩子深刻感受土地力量,賀連華還帶學員走在被土石流填滿的荖濃溪,徒步1小時才走到成果發表的場地。(圖/翻攝精靈幻舞舞團臉書)

2009年8月8日,莫拉克颱風無情重創南台灣,曾經優美的南橫公路柔腸寸斷,桃源山區一夕成為孤島,道路房子用磚瓦重建,當地居民的創傷卻始終深埋,精靈幻舞舞團創辦人賀連華與女兒薛喻鮮挺進桃源,10年來用舞蹈撫慰人心,帶領布農孩子站上舞台,2度贏得全國冠軍,讓全台灣看見風災後的美麗與堅毅。

2月19日下午,本刊來到位於淡水郊區的精靈幻舞舞團。雖與主要幹道相隔不遠,但一進入舞團就彷彿來到世外桃源,盎然綠意和寒冬中的鮮紅九重葛讓人感覺置身童話樂園,犬隻和貓兒悠閒的在草地上坐臥,這裡不只是單純的練舞教室,也是無數偏鄉孩子夢想的起點。

團長賀連華已年近50,一頭浪漫長髮和窈窕身段仍保持少女模樣,僅眼中的滄桑透露出豐富歷練。她3歲開始學舞,依正規舞者腳步進入如今的台灣藝術大學舞蹈系,又因愛上佛朗明哥舞的悲傷與華麗,破格考進西班牙馬德里皇家舞蹈學院,成為當年唯一台灣學生。

賀連華在西班牙待了1年,就回國結婚生子,此後歷經婚變,24歲又被診斷出罹患類風溼性關節炎,「對於一個舞者來說,簡直就像被宣判死刑」。但她為孩子堅強,以意志力對抗病魔,成功在舞壇享有一席之地,表演和教學填滿她的生活,卻始終覺得生命遺失重要的一塊,直到莫拉克颱風成為其人生轉捩點。

賀連華雖已年近50,但浪漫長髮和窈窕身段仍保持少女模樣。(圖/黃耀徵攝)
賀連華雖已年近50,但浪漫長髮和窈窕身段仍保持少女模樣。(圖/黃耀徵攝)

回憶起88風災,賀連華說,她當時在家中聽著窗外風雨,舒適愜意的享受紅酒與沙發,直到打開電視發現南台灣天崩地裂,災民的哀號眼淚讓她備感揪心,也開始思考自己能做些什麼。那年底,她為台東高中原藝班編舞募款,並於隔年初來到高雄市桃源國中,就此開啟10年來無怨無悔的教舞路。

賀連華首次進入部落時,耆老和居民都對她抱持敵意,但她用時間證明自己不是「來過就走」,也教導孩子學習自創舞蹈「也許有一天」,講述布農族人提獵物返鄉,才發現家園已經消失的歷程,在呼吸踩踏中,孩子逐漸卸下心防,眼淚也跟著奪眶而出,用最直接的感動療癒受創心靈。

賀連華2017年帶著部落孩子站上全國舞台,相較訓練有素、自小紮根的都市舞蹈班學生,部落沒有練舞的教室,學員因光腳在操場上練習而磨出水泡,每跳一步都是折磨,但他們用身體演繹古老傳說和堅守家園的信念,脫穎而出得到第一,2019年再度抱回冠軍,讓全台灣看見風災後的美麗與堅毅。

桃源國中學子的舞蹈飽含文化底蘊,2度抱回全國冠軍。(圖/翻攝精靈幻舞舞團臉書)
桃源國中學子的舞蹈飽含文化底蘊,2度抱回全國冠軍。(圖/翻攝精靈幻舞舞團臉書)
幻舞 女神 賀連華 台灣藝術大學舞蹈系 佛朗明哥舞 馬德里皇家舞蹈學院 莫拉克颱風 也許有一天 布農族 精靈幻舞 舞團 薛喻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