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焦點

【Live House大不易2】大型展演場地 不利獨立樂團

Live House 獨立樂團 可以不要嗎 大海 地下社會 北流 劉得堅 河岸留言 紅樓 西門町 台北流行音樂中心
【Live House大不易2】大型展演場地 不利獨立樂團

「可以不要嗎」的主唱兼吉他手「大海」說,演空間場地愈做愈大,不利剛起步的樂團發展。(圖/臉書粉專)

「我覺得這個現象很怪,現在聽獨立音樂的人多了,但Live House場地的數量卻沒有增加。」獨立樂團「可以不要嗎」的主唱兼吉他手「大海」說,近年來有許多孕育許多知名創作樂團的表演場地,就因為消防還有商業登記執照不符等等的問題,再加上附近居民抗議,而遭停業的命運。

「大海」說,就算業者請合法申請營業,也不知道要申請什麼項目,就算願意花費資源完善消防動線等設施,因為鄰居不願意被打擾、被吵,常遭到檢舉,很難經營。展演場地不容易經營,就會影響到表演者的生存,造成表演者的心態改變。她說,以前「地下社會」全盛時期,在那裡表演的團體心態是「我想表演就表演,不在乎售出多少票數」,但現在很多人的心態變成「我能站上多少人的場地,售出多少張票券」。

在西門町開設展演空間的「杰克」指出,除了北流中心這樣的大型展演空間會打壓小型Live House生存空間之外,浮濫的音樂祭也是個問題,他指出,現在很多團體以「音樂祭」的名義辦演唱會,不僅不需要接受嚴格的場地安檢規範,售票時也僅在聽眾的手上蓋章識別,無從查帳,讓他這種守規矩的合法業者看起來像笨蛋。「不僅如此,查稅的人把我當賊一樣檢查。」杰克生氣地說,因為展演空間售票收入屬於特種稅,稅務人員一張張核對票根與帳簿,「我一張票賣300到400元,上次被查出漏算了8張票,就被罰9萬多元。」

「現在的展演空間人數越來越大,也不叫做Live House了。」「大海」分析說,如果展演空間場地愈做愈大,對新的獨立樂團來說負擔一定很大,因為以剛開始起步的團來說,可能沒有辦法吸引到太多聽眾,不能站上大型的場地,最後變成很少、甚至沒有機會演出,最後惡性循環,也就沒有辦法成長。

台北市政府文化局主秘劉得堅表示,市府一直持續提供對Live House的輔導與協助,希望業者都能在合法的空間內營運,對於場地、土地使用甚至器材修繕上提供相關協助。他說,台北市因為人口密集,不容易找到合適的Live House場地,除了使用分區的規範外,也常易受到鄰居抗議,他舉例,就像在西門紅樓的「河岸留言」都常受到附近居民投訴,造成表演的不便,也因此在北流中心也規劃設置多間人數較少的Live House,希望未來能讓業者進駐,在台北市資源有限的情況下,提供業者更多的協助。

Live House 獨立樂團 可以不要嗎 大海 地下社會 北流 劉得堅 河岸留言 紅樓 西門町 台北流行音樂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