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評論

看強健的民主價值如何戰勝疫情

新冠肺炎 助理國務卿 疫情
看強健的民主價值如何戰勝疫情

(圖/翻攝自外交部Twitter)

文:羅伯特‧戴斯卓

如果這個世界需要被提醒一下《世界人權宣言》有多麼重要,那麼目前的新冠肺炎疫情便是一個契機。冠狀病毒不分國界、種族、宗教、國籍或政治立場,我們之所以面臨病毒的威脅,僅僅是因為我們是人類。然而,對人權的尊重賦予了我們一項利器,讓我們終將能夠戰勝這場疫情。

以言論自由為例,我們無能為力獨自面對這次的病毒,因此我們透過手邊的各種通訊設備互相提醒,我們也互相分享關於新冠肺炎及疫情傳播的重要資訊,如果某事物或某人威脅到我們的社群,我們會發出警訊。

以宗教或信仰自由為例,人們可能會自己或在社群中尋求心靈慰藉或防疫援助。同時,還有和平集會、自由結社的權利,我們與他人同心協力、組織團隊,透過線上倡議等各種方式支援辛勤的前線救護人員及必要產業的工作人員,並確保他們的安全。

再者,疫情肆虐攸關眾人性命,我們期待政治領導人能向公眾揭示疫情的進展及真相,並以謙卑、敦厚及同理的態度接受批評、承擔責任,這是政治,也是道德責任。

當領導人及媒體與眾人分享可靠、及時的防疫風險效益資訊時,公民就能夠針對如何保護自己、家人及他人做出明智的選擇。

沒有這些自由以及隨之而來的責任,就不可能開發出能戰勝病毒的藥物,也無法擬定修復經濟所需要的政治及財政策略,保護這兩者是政府的責任。

如果官員選擇保護自己的權力和自尊,而非保障人民的健康與福祉,那麼這些官員就是把人民的健康和未來暴露於危險之中。我們知道,只有在苦難中傾聽並服務人民的政府,才有可能在疫情結束後帶領民眾邁向光明的未來。

相較之下,威權體制在危機時期便暴露了他們的弱點。如果政府監禁或壓迫那些發現事情不對勁並想要發出警訊的人,那麼這些政府就是實實在在地在逃避責任。如果政府禁止或試圖箝制重要資訊的發布,或限制科學、社會或政治的合作,不僅會威脅本國人民的性命,也會危及他國人民的性命。如果政府利用這場疫情鎮壓宗教言論,並將其視為對政府掌控的威脅,不僅壓抑了人民的本能,也壓迫了個人力量及社會團結的滋長。

壓制重要公共衛生資訊的傳播,很明顯是與人權背道而馳的,而實現「公共安全」則需要自由和政治問責,若沒有問責制度,就是將我們的社群置於危險之中。

相較之下,歷史證明真正行事透明、負責任且積極回應批評的政府,能夠更好地保護其所服務的社群,並確保他們的安全及繁榮。

民主政體,像是德國和美國,不僅公開且誠實地面對嚴峻的統計數據,也對抗疫的積極策略抱持著同樣的態度。台灣和南韓是武漢以外最早出現感染病例的地方之一,然而,台灣及南韓並沒有訴諸壓迫和恐懼,而是快速應對防止疫情爆發。

美國的公部門及私部門皆「傾全美國之力」動員資源協助抗疫,身為美國人,我們對此深感驕傲。自從疫情爆發以來,美國政府已投入7.75億美元的援助,美國企業、非政府組織、宗教團體及個人也提供了至少30億美元的捐款和救助。我們也心存謙卑及感激,感謝台灣朋友在危急時刻,提供美國前線醫療人員口罩及其他個人防護裝備。正因為基於透明、自由及智慧的「台灣模式」在防疫上成效卓越,台灣才有能力與美國共同協助世界各國,對抗這場病毒戰役。

有一句很有智慧的非洲諺語是這麼說的:「如果你想走得快,就一個人走;如果你想走得遠,就要結伴同行。」我們的美國社群與各位面臨相同的苦難與挑戰。誠實透明的溝通、創意的合作模式,以及對親朋好友和社群展現承擔責任的氣度,這些正是我們人之所以為人、人之所以自由的根本價值,有了這些價值,我們將能戰勝這場危機。(作者Robert Destro為美國民主、人權和勞工事務局助理國務卿)

新冠肺炎 助理國務卿 疫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