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即時

金鐘視后劉瑞琪為戲開嗓 《最後一封情書》與夏靖庭續前緣

劉瑞琪
金鐘視后劉瑞琪為戲開嗓 《最後一封情書》與夏靖庭續前緣

劉瑞琪表示因曾開刀聲帶受傷,這次演唱高音是最為挑戰的部分。(圖/全民大劇團提供,下同)

舞台劇《最後一封情書》因疫情影響,原定四月及六月的演出緊急喊停,而也因為延期,意外讓劉瑞琪與夏靖庭兩位金鐘視帝、視后,再度在劇場相遇。女主角劉瑞琪表示,跟夏靖庭兩次緊密合作都是在劇場,「第一次我們倆是演一對怨偶,這次他直接變成我的靈魂。」而夏靖庭因疫情,上半年度才工作11天,開玩笑表示自己第一次把一個劇本看得如此仔細,甚至第一次排練就丟本。《最後一封情書》7月臺北、臺南演出,兩廳院售票。

《最後一封情書》以喜劇探討善終議題,女主角劉瑞琪特別「獻聲」,演唱主題曲〈最後一封情書〉作為整齣戲的完美落幕,逼得觀眾戴著口罩哭到吸不到空氣。以《搭錯車》紅遍大街小巷的劉瑞琪,曾經出過一張唱片,但後來以戲劇為重心,進錄音室主要都是為了配音,這次自願為舞台劇開嗓,她笑自己真是自不量力:「導演提到最後Ending,對男主角的告白要改成歌曲,我當時隨口回:『那就讓我來唱吧!』之後因為沒下文,我也就沒放在心上。直到突然有一天導演說主題曲進行中,我倒開始擔心了。」劉瑞琪表示,自己曾因接受甲狀腺開刀,有傷到聲帶造成高音上不去,一直習慣用低沈的喉嚨豪邁唱歌。「我自己在家試著拉長脖子唱出各種可能性,最後決定直接進錄音室見真章。還好經過老師的指導,有找到適合自己演唱的方式。」劉瑞琪表示自己將音樂傳給家人聽,曾任唱片公司老闆的先生甚至感動說:「聽了不知不覺想掉眼淚。」

劉瑞琪與夏靖庭於《最後一封情書》再次合作舞台劇。
劉瑞琪與夏靖庭於《最後一封情書》再次合作舞台劇。

女主角在劇中因丈夫曾過度急救而造成遺憾,這份虧欠讓女主角在癌末時產生幻覺,開始可以看到已經離世的丈夫,編導謝念祖表示:「這個角色一點也不恐怖,首演時甚至有很多觀眾很喜歡這個設定,他是女主角內心最真實的聲音,最後甚至變成她的愛情顧問。」

首演時,由北藝大戲劇系系主任朱宏章老師擔任這個奇幻角色,但卻因檔期調整,改由夏靖庭擔綱演出,夏靖庭表示自己曾罹患憂鬱症時期,也有幻聽的狀況,所以滿能與這個角色連結,「雖然我的角色設定是一位軍人,但我會以活潑開朗的形象來呈現。

劉瑞琪開心表示,上次兩人有情感緊密的戲,也是在舞台劇,「當時為了要跟夏靖庭互動更好,我還大膽邀請他到家中一起磨戲,很感謝當時他如此配合我這個生手。」夏靖庭則表示劉瑞琪從以前到現在,個性都沒有變,「能在這行維持單純,是很難得的事。」兩人首次面對面排練,沒想到夏靖庭就已經丟本,讓大家驚嘆不已,編導謝念祖說:「瑞琪姊之前第一次跟我們排戲時也是丟本,但沒想到夏哥首次參與排練竟然也丟本了!而且還背得很熟!」夏靖庭回覆,因為疫情影響上半年工作只有十一天,他有大把的時間可以陪伴家人還有「研讀」劇本,他開玩笑說:「我從來都沒這麼專注過。」被問到近期工作近況,夏靖庭直呼好日子要過完了,「下半年的戲都撞在一起,小朋友要去上課,我也要去上班,不能一直陪在他們身邊,就覺得好捨不得。」

《最後一封情書》故事描述一對詐騙叔姪檔,專找寂寞的貴婦為下手對象,以騙財騙色不動真心的方式,陪伴她們走完最後一哩路,並賺取「遺產」報酬。職業女強人秀蝶是郭威大學同學,自從癌末確診後就積極展開圓夢計畫,唯一的阻饒是自己的女兒小娜,唯一缺少的是身邊一個伴。郭威本以為又是一樁簡單的「陪伴」生意,但怎知道姪子小湯竟跟他搶奪秀蝶的心,還把真情都賠進去了!另一方面秀蝶與小娜的爭執越演越烈,在希望安寧離世的意願下,小娜的不安逐漸顯露,而突然的意外更讓他們不得不做出生死決定。

劉瑞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