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最新

廣島原爆75年!倖存者難忘傷者皮膚剝落 筷子夾傷口蛆蟲

廣島原爆 倖存者 皮膚剝落 筷子 蛆蟲
廣島原爆75年!倖存者難忘傷者皮膚剝落 筷子夾傷口蛆蟲

廣島原爆倖存者難忘傷者皮膚逐塊剝落,筷子夾傷口蛆蟲。(圖/Reuters)

8月6日是廣島原爆75周年紀念日,廣島市照慣例展開悼念活動,不過受到今年新冠肺炎疫情影響,和平紀念儀式到場人數僅有往年一成,約800人左右。然而目前日本「被爆者」(原爆倖存者)受到疫情和年齡增長因素雙重夾擊下,人數持續下降。

1945年8月6日,美軍在日本廣島投下了原子彈。(圖/Reuters)
1945年8月6日,美軍在日本廣島投下了原子彈。(圖/Reuters)

一陣轟然巨響,巨大火球和蘑菇雲直竄天際,1945年8月6日,美軍在日本廣島投下了原子彈,是人類在戰爭中使用的第一顆原子彈。3天之後的8月9日,美軍又在長崎投下第二顆原子彈。廣島原爆造成14萬人死於這場災難,適逢廣島原爆75周年,89歲的夏田哲子(Tetsuko Shakuda)作為大時代下的倖存者,回憶起原爆後的廣島。她表示,當時她只有14歲,但卻必須扛下照護傷者的工作。

廣島原爆倖存者夏田哲子。(圖/CBS、AP)
廣島原爆倖存者夏田哲子。(圖/CBS、AP)

夏田哲子表示,「原爆的那一刻,我正在宿舍餐廳吃早餐,宿舍距離原爆點2公里。爆炸的瞬間,建築物天花板塌下來,周圍的人大喊『媽媽,救我!』倖存者從餐廳往外爬,人們的衣服破碎崩離,他們的皮膚變成一片一片的,也一片一片的掉下」。由於醫療資源不足,她只能用筷子將傷患傷口上的蛆一隻一隻地撿起,她表示,「那是她人生中最可怕的一段時光」。

夏田哲子回憶,倖存者的皮膚變成一片一片的,也一片一片的掉下。(圖/Reuters)
夏田哲子回憶,倖存者的皮膚變成一片一片的,也一片一片的掉下。(圖/Reuters)

原先夏田哲子為了成為一名教師,進入廣島電鐵開辦的女子家政學校,學習如何縫紉與教書,受到戰爭加劇和原爆影響,作為倖存者的她必須協助護理傷者。當時只有14歲的她,在面對這樣的災難,只能用盡一切可能,協助傷患。

由於醫療資源不足,夏田哲子只能用筷子將傷患傷口上的蛆一隻一隻地撿起。(圖/Reuters)
由於醫療資源不足,夏田哲子只能用筷子將傷患傷口上的蛆一隻一隻地撿起。(圖/Reuters)

原爆後,居民可以免費搭車,對倖存者來說,列車就代表著希望,當時夏田哲子深信,在鐵路工作是戰爭時期一項重要任務。她形容這是一生最恐怖的經歷,「包括傷者都相互推擠上車,我對所見的一切都感到驚訝,列車天花都是滿滿大群蒼蠅,當想到牠們會吃掉那些死者的屍體肉,就感到毛骨悚然」。夏田哲子在日本宣佈投降後,離開了電車公司的工作,她認為那段時間「唯一的記憶只有痛苦」,她受訪就是希望類似的慘劇不要再發生。

廣島原爆 倖存者 皮膚剝落 筷子 蛆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