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大陸

加入「天王嫂訓練營」釣金龜婿?女子親自透露箇中秘密

天王嫂 訓練營 金龜婿
加入「天王嫂訓練營」釣金龜婿?女子親自透露箇中秘密

網友稱Luna、方媛參加Amy的「PUA訓練營」。(圖/翻攝自《搜狐新聞》)

日前男星潘瑋柏與中國「最美空姐」Luna閃婚,然而Luna卻被爆出一籮筐的黑歷史,有網友指控Luna和郭富城的妻子方媛都是來自所謂的「PUA訓練營」,由一名叫Amy的人訓練出來,最終順利嫁給天王們。

根據《搜狐新聞》報導,一名「嫁豪門預科班」的女子安娜(化名)接受了記者採訪,想澄清她們不是「PUA訓練營」。網路上的八卦娛樂總是來得快去得也快,幾周前還被群眾熱議「潘瑋柏、郭富城是不是被「PUA訓練營」的女網紅培訓課程所矇騙」,如今早被人們拋諸腦後,而安娜是為數不多還在關心後續發展的人。

她每隔幾天就去方媛、宣云(潘瑋柏妻子,又名Luna宣)的微博轉一圈,看看評論區的網友留言,幻想如果這些難聽的話是對自己說的,要如何消化。物傷其類,Luna的歸宿是安娜努力的目標。她關心Luna,就是在關心未來的自己。

安娜透露,每隔一段時間就要在社交平台更新動態,什麼樣的照片搭配什麼樣的文字,公司都有相應的規定與範本,甚至拍照角度都是經過公司設計後的結果。(圖/翻攝自《搜狐新聞》)
安娜透露,每隔一段時間就要在社交平台更新動態,什麼樣的照片搭配什麼樣的文字,公司都有相應的規定與範本,甚至拍照角度都是經過公司設計後的結果。(圖/翻攝自《搜狐新聞》)
安娜透露,每隔一段時間就要在社交平台更新動態,什麼樣的照片搭配什麼樣的文字,公司都有相應的規定與範本,甚至拍照角度都是經過公司設計後的結果。(圖/翻攝自《搜狐新聞》)
安娜透露,每隔一段時間就要在社交平台更新動態,什麼樣的照片搭配什麼樣的文字,公司都有相應的規定與範本,甚至拍照角度都是經過公司設計後的結果。(圖/翻攝自《搜狐新聞》)

在「嫁豪門預科班」裡,安娜在微博中永遠與豪車、鮮花還有小姐妹有關。1年365天,除了派對、旅遊就是遛狗、健身,亞洲大半網紅景點都有安娜打卡拍照的身影。現實中的安娜,與8個小姐妹合住在寸土寸金的市中心,100來平方公尺的兩居室放著4張上下鋪。每次拍照前都要先清場一番,9個女孩輪番上陣擺造型、拍照片,再發到微信群中,由另一端的「培訓師」們統一修圖審核,最後搭配上提供好的文案統一發佈。安娜與她的小姐妹們,對外身份是簽約模特兒,實則是一群與機構簽約後,等待著嫁入豪門的女人。安娜用一句話總結自己簽約機構的原因「我就是想姿態好看一點,嫁給有錢人。我再也不想住在老城區,連屬於自己的房間都沒有。」

來自工人家庭的安娜,還有個年紀比自己小一輪的妹妹。即使身為本地人,也始終沒能搬出一棟建於60年代的單位老宿舍。而學生時代就是班花的安娜,很早就清楚「美貌」是自己實現階層躍遷的捷徑。

安娜表示,她們所學習的更像是高階版的太太課程。日常的下廚、插花到滑雪、潛水等都有涉獵,甚至還包括心理諮詢課程。(圖/翻攝自《搜狐新聞》)
安娜表示,她們所學習的更像是高階版的太太課程。日常的下廚、插花到滑雪、潛水等都有涉獵,甚至還包括心理諮詢課程。(圖/翻攝自《搜狐新聞》)

大學畢業後,安娜因為長相漂亮,順利入職外企辦事處做秘書,卻發現本職工作之餘,主管總有些「特別暗示」,索性辭職。換過幾次工作後,她想明白了,漂亮女人想實現階層躍遷,只靠美貌是行不通的。就在此時,安娜在做秘書時認識的朋友Lulu,她的社群平台裡的動態再也不是哪家的奶茶果汁好喝,而是紅酒、度假、豪車。

於是在Lulu的引薦下,安娜簽約了這家「模特經紀公司」,也就是網上熱議的「網紅PUA培訓機構」。想要簽約機構需要介紹人引薦,沒有相關介紹管道的話,即使自己通過微博等途徑摸到機構負責人那裡,也多半會被對方岔開話題婉拒。

郭富城與方媛結婚3年。(圖/翻攝自方媛微博)
郭富城與方媛結婚3年。(圖/翻攝自方媛微博)

安娜繳納了一筆簽約金,並且簽署了相關承諾條款,正式開始了自己釣金龜婿的漫漫長路。1年365天全年無休,每隔一段時間就要在社交平台更新動態,什麼樣的照片搭配什麼樣的文字,公司都有相應的規定與範本,甚至拍照角度都是經過公司設計後的結果。安娜透露,那些粉絲數不多、從不帶貨,文案走憂傷疼痛風或心靈雞湯風的,不是在旅遊,就是在聚會路上的漂亮女孩帳號背後,幾乎都是和她一樣的人。

至於「培訓機構」到底教了她們些什麼?安娜說,她們發在社交平台上的照片與日常,更像是各機構「打了密碼的廣告」。每個機構旗下的「簽約模特」照片都有不同特點,例如Luna熱衷於放生,安娜和她的姐妹們則對小型犬情有獨鍾。「我們所學習的課程,一句話概括就是打造男人心中的理想老婆。上得廳堂下得廚房,會玩會交際,長得好看帶出去有面子。」安娜這麼說道。

日前潘瑋柏宣布和小他14歲的上海東方航空空姐Luna結婚。(圖/翻攝自潘瑋柏IG)
日前潘瑋柏宣布和小他14歲的上海東方航空空姐Luna結婚。(圖/翻攝自潘瑋柏IG)

安娜表示,她們所學習的更像是高階版的太太課程。日常的下廚、插花到滑雪、潛水等都有涉獵,甚至還包括心理諮詢課程。在機構,安娜上的第一堂課就是,不要把未來老公當愛人,而要當做老闆。複雜的婆媳關係,流連不斷的鶯鶯燕燕,一定要生兒子的隱形考核,還有照顧老公的責任,這些對打算嫁入豪門的女人們而言,都是KPI。

最多的課程還是出入商務場合、酒會等如何應對,如何做一個令人滿意的女伴。安娜表示,每隔一段時間,機構會有類似名流聚會的機會,她們這些「模特」也會跟著點綴其間。安娜透露,雖然她們在這類聚會上的身份與高級伴遊看起來很像,但大家扮演的角色更像是撐場面的漂亮花瓶,如果客人有發生進一步關係的需求,公司方面就會介入。「他們想找美女做玩伴,我們希望在這種場合釣金龜婿。如果沒有一定把握的話,我們一般不會答應和對方單獨過夜或外出。」安娜說,大多數情況下,聚會結束後,公司會統一將她們送回酒店,那些不可描述的場面多是外界的一種臆想。

「我們和高級伴遊是不一樣的,她們是通過發生肉體關係這種方式賺錢,或者找到一個長期金主。但我們希望通過這種場合找到合適的人選,把自己嫁掉。」與富二代或明星結識,只是階段性勝利。與對方互留聯繫方式後,每次交流都要向公司報備,甚至回覆的內容都要由公司的「專業老師」進行指導。

至於培訓費用問題,安娜透露,在簽約之初繳納的費用就包括了如廚藝、插花等課程培訓的費用。其他像是高爾夫、滑雪等技能培訓的費用,機構會單獨記錄,等未來模特們真的有了歸宿後再算帳。

報導中提到,培訓費用確實不算高昂,「安娜們」通過機構獲得向上攀爬的階梯,還能得到全方位的提升與培訓,那機構的盈利模式又是什麼?安娜透露,一旦她們成功嫁得如意郎君,每個月都要把老公給的生活費按照一定比例匯給培訓機構,這一點也是前期在簽合約時就已經白紙黑字規定好的。但也不是一輩子都要給機構錢,一般就是3到5年,很少有人會打破這項合約,因為機構手中掌握著這群醜小鴨變天鵝前的真實模樣。與其說是「PUA訓練營」,不如說是一個願打一個願挨。表面上看起來,方媛和Luna從普通女孩升級為天王嫂,天王們吃了大虧,其實大家不過是各取所需而已。

天王嫂 訓練營 金龜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