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最新

日拚電子支付技術掉漆 1年竟有逾7億血汗錢遭盜領走

電子支付 盜領 日本
日拚電子支付技術掉漆 1年竟有逾7億血汗錢遭盜領走

日本至9月16日已發生109件帳戶被盜領事件,受害金額高達1千811萬日圓(約台幣339萬多元)。(示意圖/取自pixabay)

全球各國開始推動無現金社會,南韓的無現金支付比率已超過9成,日本僅2成,使日本政府危機意識高漲。日本經濟產業省2018年4月設立目標,至2025年要將無現金結帳率提高到40%。日本政府推動電子身分證「我的號碼卡」(MY NUMBER CARD)與無現金支付服務連結,除想籍此刺激消費外,也盼早日實現e政府的理想,但理想與現實之間的差距似乎有點大。

日本最大電信公司NTT DoCoMo的電子支付服務「DoCoMo帳戶」近日傳出,與「DoCoMo帳戶」連結轉帳的11家銀行發生帳戶的存款遭盜領事件。其中郵儲銀行除了「DoCoMo帳戶」外,還有「LINE Pay」等電子支付服務的轉帳帳戶也被盜領,至9月16日起已發生109件帳戶被盜領事件,受害金額高達1千811萬日圓(約台幣339萬多元)。

現在日本的力推無需存摺的網路銀行,登入網路銀行時使用兩階段認證,第1階段是輸入客戶的ID和密碼,第2階段是輸入傳到客戶手機上的「單次密碼」(One time password)。

大家都以為這種方法很安全,但事實上並非如此,即使是用兩階段認證,也已遭駭客破解。據日本警察廳的調查統計,2019年網路銀行被盜用轉帳的受害件數達1872件,受害總額約25億2千100萬日圓(約7億1千319萬元)。

警察廳指出,詐欺集團大多是佯裝成銀行或手機公司傳簡訊給用戶,許多客戶信以為真,不小心輸入使用者代碼和密碼,銀行帳戶就很容易被侵入。警察廳呼籲,若收到可疑的簡訊、電郵應提高警覺,切勿輕易打開。

日本政府原本期待2020年舉辦東京奧運時,有許多海外遊客到日本,他們若能利用無現金支付,必定能刺激消費,活絡經濟。然而許多海外遊客到日本時感到最不方便的就是很多地方不能刷卡,因此日本政府設立目標,在2020年以前,要讓外國遊客到訪的主要商業設施、住宿設施以及觀光景點的信用卡結帳率以及可應對IC卡的比率達到100%,也就是無需簽名,只要輸入密碼即可結帳。

無現金支付可以讓消費者不用接觸到錢,無需在收銀台前數錢,也不用擔心錢會丟,甚至可以不用錢包。消費後的明細會自動傳通知到智慧手機,也會留下記錄,讓消費者較易掌握花錢的用途和金額,還有集點優惠。小額轉帳無需去銀行,只要直接在智慧手機上轉帳即可。無現金化支付對店家而言也較容易掌握銷售狀況,可針對不同的消費者提供特定的服務及宣傳。

現在的無現金支付服務,用智慧手機顯示QR二維條碼的結帳方式逐漸成為主流,目前有中國的Alipay(阿里巴巴)、WeChatPay(微信),日本則是LINE Pay等,用二維碼結帳後,會從銀行戶頭直接轉帳。Apple Pay和Google Pay則屬於後付款的簽賬型式。日本超商、超市集團、銀行、網購公司都開始推自己的無現金支付服務,DoCoMo帳戶也是其中之一。

但無現金支付也不光有好處,萬一信用卡等遺失或遭竊,也有被盜用之虞。再者,個資可能在不知情的情況下被賣給企業當宣傳對象,更可能外洩給第3者。像這次DoCoMo帳戶也是在用戶不知情的情況下,帳戶裡的錢就不翼而飛。

日本政府推動電子身分證「我的號碼卡」(MY NUMBER CARD),但很多民眾擔心個資被竊而不主動去申請,一直到今年3月1日時才發出1973萬張,持卡率僅15.5%。8月1日時為2324萬張,持卡率為18.2%,5個月才增加350萬張,離2022年3月底要達到9千萬張至1億張的目標相距甚遠。

日本總務省為促進「我的號碼卡」及無現金支付服務的普及,鼓勵持卡民眾上網登記與電子儲值IC卡、LINE Pay、Pay Pay等QR條碼電子支付服務或信用卡等連結,使用無現金支付服務者,在購物時可集點,稱為MY NUMBER POINT。9月1日起至明年3月底適用,在消費或儲值時都可累積點數,最高可獲5千點,折合現金5千日圓(約台幣1400元)。

日本政府預定明年2021年3月起,「我的號碼卡」也可當作健保卡使用。日本新首相菅義偉16日一就任就任命數位大臣,宣布要創設數位廳,可看出要實現數位化社會的決心。他還指示國家公安委員長小此木八郎盡快推動駕照的數位化,期待明年可以與「我的號碼卡」結合。

不過,「我的號碼卡」才剛起步便漏洞百出,日本今年5月為因應疫情,決定發給每位公民10萬日圓(約台幣2萬8千元)的特別給付金,且想利用「我的號碼卡」縮短發放的時間,而且防止疫情期間人員的移動。

沒想到有許多民眾雖持有「我的號碼卡」,卻忘記密碼,忘記密碼一定要回各地區公所的窗口辦理,反而造成區公所人滿為患。加上各地方政府的電腦系統頻頻出包,不僅網路作業的速度比郵寄的慢,還出現有人重複請領的情況,不少自治體臨時被迫喊停,最後仍然要求民眾用郵寄申請。

許多民眾看了這一連串的亂象後不禁猶豫,是否該申請「我的號碼卡」?是否該開始用無現金支付服務?還有不會用智慧手機和電腦的高齡長者也不禁擔心,自己是否會成為無現金支付社會中被孤立的一群。

電子支付 盜領 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