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熱線

DRAM教父高啟全離開紫光集團!下一步計畫曝光

DRAM 再生晶圓 大陸半導體 紫光集團 高啟全
DRAM教父高啟全離開紫光集團!下一步計畫曝光

被市場譽為台灣DRAM教父的高啟全,正式離開紫光集團。(圖/本報資料照片)

被市場譽為台灣DRAM教父的大陸紫光集團全球執行副總裁高啟全,在五年合約期滿後,於10月1日正式離開紫光集團。高啟全對外表示,階段性任務完成後接下來他要做自己的事。

業界指出,高啟全要等紫光集團正式對外發布消息後,才想說明他的下一步計畫,在台灣繼續做半導體相關事業可能性高,且不排除自立門戶,從事再生晶圓事業。

高啟全曾任台積電6吋廠廠長,並參與創立旺宏電子。高啟全於1995年被延攬擔任南亞科執行副總,帶領南亞科逐步轉換了好幾個技術世代,2004年與英飛凌合資成立華亞科後擔任南亞科總經理,並接手華亞科董事長。

不過DRAM市場的起伏相當劇烈,再過去十餘年當中,英飛凌切割獨立的DRAM廠奇夢達、日本業者合組DRAM廠爾必達等,均陸續宣布破產倒閉。高啟全則帶領南亞科及華亞科化解經營困境並擺脫營運頹勢,並與美光建立技術合作關係。不過,美光合併華亞科一案,則是在高啟全離職後才開始進行並完成。

高啟全在台灣DRAM產業歷練超過30年,於2015年10月由華亞科董事長位子退休,之後轉戰中國紫光集團,曾引起產業震撼。高啟全原來希望到中國紫光集團任職,可以結合兩岸優勢,打造記憶體聯合陣線,同時整合全球記憶體版圖。

高啟全為紫光集團完成合併武漢新芯及NAND Flash整合,並成立長江存儲及完成3D NAND技術藍圖及產能布建。長江存儲2017年10月宣布透過自主研發與國際合作方式,成功完成中國自有技術3D NAND研發,2019年發表自有Xtacking架構的64層TLC 3D NAND並進入量產,今年則開始生產128層3D NAND。

高啟全在去年8月底將武漢新芯總經理暨執行長一職,交棒給前聯電執行長、現同為紫光全球執行副總的孫世偉,高啟全轉而擔任紫光DRAM事業群執行長。不過,隨著美中貿易戰開打,高啟全雖然已接手紫光集團的DRAM事業,但DRAM要自主研發需要很長的時間,紫光的DRAM布局才剛起步,紫光重慶DRAM廠年底才要動工興建廠房,高啟全便已選擇離開,也引發業內高度關注。

高啟全與紫光集團五年合約期滿,10月1日正式離開後將開拓另一番新事業。高啟全1日對本報表示,之後要做自己的事,現在不方便多說,到時大家就知道了。

(圖/工商時報)
(圖/工商時報)

實事求是 不隨陸半導體圈浮誇

自大陸官方2015年成立大基金扶植中國半導體產業以來,在過去的五年當中,大陸的半導體產業出現「全民大煉鋼」的遍地開花景象,隨時都可聽到大陸的地方政府與某些名不見經傳的業界人士要合作蓋12吋晶圓廠,並且號稱幾年內要做到7奈米或5奈米等先進製程,或是宣稱二~三年內要衝刺月產能到10萬片或20萬片。

但是,大陸半導體產業想要「超台趕美」、彎道超車,雄心壯志是有,但卻也過於不切實際,目的之一當然也是為了拿到大基金補貼款。在貿易戰持續升溫的情況下,如今來看,格芯中止成都建廠案,武漢弘芯至今難以收尾,雖說不是第一個案例,但也不會是最後一個,接下來還會有很多牛皮吹破的投資案爆開。

但是,高啟全2015年到紫光集團任職並籌畫半導體投資案,到今年10月1日的五年約滿離職,他在如此浮誇的大陸半導體產業界,反而建立了一個實事求是、穩紮穩打的風格,不為了爭取補助款而說大話,也不會為了加速投產腳步而有侵權違法行為。

高啟全在紫光集團的半導體投資第一案是長江存儲,三期的建廠規模是達月產能30萬片,雖然高啟全在任的五年當中,30萬片產能並沒有全部開出,但這反而正突顯了高啟全在大陸半導體業界獨樹一幟的特殊風格。他曾說過,建廠規畫不虛晃一招,技術未成熟前也不會貿然投產。高啟全協助紫光集團旗下長江存儲建立了中國大陸自有3D NAND技術及產能,後來接下了紫光集團的DRAM事業執行長一職。但DRAM開發要由無到有,五~十年時間跑不掉,又不能踩到其它業者專利紅線,無法一步登天。

雖然合肥長鑫已宣稱擁有奇夢達技術來源、並要量產DRAM,但如此短的時間完成設計及量產,國際三大DRAM廠自然早已磨刀霍霍,等著檢視其是否有侵權問題。紫光集團DRAM事業才剛起步,高啟全已離開,這個局會如何演變,將是未來幾年台灣記憶體廠商最關注的話題。

DRAM 再生晶圓 大陸半導體 紫光集團 高啟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