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即時

起床聽心經 顏正國被妻催快動筆

心經 分擔 重來 粽邪
起床聽心經 顏正國被妻催快動筆

顏正國希望《粽邪2》票房長紅,國片都能有資金一部接一部拍下去。(圖/中國時報粘耿豪攝)

45歲顏正國身兼演員、導演和書法家多重身分,他最近為參與演出的國片《馗降:粽邪2》勤跑宮廟宣傳,坦言也因此養成了早上起床聽《心經》的習慣,「很多師兄師姊建議我,常念佛號、常聽《心經》,我覺得這是可以做得到的事,就一直持續。」

他和《心經》很有緣,最近因為疫情影響到演藝工作,在家沉澱等待機會,他練的一手書法好字發揮生財功效,「前陣子有人跟我買了一幅『惜緣』,我催老婆趕快寄去給人家,沒想到她竟然催我趕快接著寫《心經》,她說錢已經收了,也快花完了」,顏正國苦笑說:「所以我才想說每天早上放《心經》來聽,老婆看我每天聽,又催我不要光聽,趕快動筆寫!」

顏正國至今書法寫了15年。(圖/報系資料照)
顏正國至今書法寫了15年。(圖/報系資料照)

成品重來多次才OK

顏正國育有3個小孩,兩個在國小,一個在幼兒園,被問經濟壓力表示:「每個人都會有經濟壓力,一直去想,問題還是會在。」他正向思考,與其一昧的節流,不如主動出擊,「應該努力去做對生財有幫助的事情,像我就是練字、寫字、賣字」,他表面上一派悠閒聽《心經》、泡茶喝茶,其實用意在將之熟記,「《心經》總共268字,寫錯一個字就要重寫」,他笑說曾經寫了240字,想說休息一下,才發覺漏掉一個字,只好重頭再來過,也曾落款用印了發現瑕疵,雖然扼腕還是得平心靜氣重來,「有人覺得一幅字要好幾萬塊很貴,不知道寫的人完成成品前,重來過幾次。」

除了《心經》,客戶也會委託顏正國寫其他高難度的字,「《大悲咒》400多字,《金剛經》1000多字,我印象最深刻是寫《道德經》,曾經重寫100多遍才完成作品。」

他談到與書法結緣的過程,表示入獄期間突然有一天想要認識字,向書法家周良敦學習,一寫就是7年,出獄後繼續每天練字不輟,還辦展、開班授課,至今書法寫了15年,精通楷書、隸書、行書、草書,他卻謙虛說自己不是書法家:「你有看過書法家像我這樣穿T恤牛仔褲的嗎?」他希望有一天能將自己習字的故事拍成影像,「希望藉由我的經歷,能幫助更多迷途的年輕人找到對的方向。」

主動打掃分擔家事

顏正國在《粽邪2》飾演家暴男,現實生活中其實是顧家的老公,「我雖然比較大男人,但是該為家庭做的都會努力去做」,被問會主動打掃分擔家事嗎?他笑答:「會,客廳通常都我在使用,所以我會維持整潔。」《粽邪2》全台熱映中。

心經 分擔 重來 粽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