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即時

李心潔在台隔離備戰金馬 忍痛暫別雙胞胎兒子

金馬 李心潔 隔離 雙胞胎
李心潔在台隔離備戰金馬 忍痛暫別雙胞胎兒子

李心潔抒發居家隔離心情。(圖/翻攝自李心潔Instagram)

金馬影后李心潔上個月為電影《夕霧花園》接受台灣媒體視訊聯訪,曾透露疫情打亂她的工作計畫,但還是很想回來台北看看走走,她日前付諸行動低調來台,5日在Instagram分享居家隔離生活點滴。據悉,李心潔此行來台是為了首次監製的電影《富都青年》入選今年金馬創投企劃,她也將出席金馬影展系列活動。對此,金馬執委會證實李心潔人在台灣,但是她私人行程,目前確認將出席金馬創投會議談企劃案。

李心潔忍痛暫別雙胞胎兒子來台,在Instagram寫下千字文抒發心情,出發前寫道:「早上送兒子去上學,兩個寶貝哭到我心都碎了。從懷孕到他們四歲從來沒有經歷那麼長的分離,真的真的太不捨了!」她談到隔離心情,表示自己太久沒有真正一個人,有點茫然,「整個人有點提不起勁,有些事要做,但不知該從哪做起」,第三天,她打開小陽台的門,讓風吹進來,站在晨光裡感受大自然的味道,然後開始畫畫,「我想起那一年在臺北,為《念念》裡我的女兒畫畫」。

她也分享日常生活:「網購日常用品,新鮮食物,點餐…,這是和外在世界唯一的聯繫。當只能在有限的空間裡生活時,『跳舞』就是我最好的運動。播一首歌,然後隨著音樂隨意舞動自己身體,感覺它時而快,時而慢下來的擺動,感覺它的伸展,沒有預習,沒有規律,沒有束縛。」

李心潔抵台,將參加金馬創投會議。(圖/翻攝自李心潔Instagram)
李心潔抵台,將參加金馬創投會議。(圖/翻攝自李心潔Instagram)

李心潔Instagram全文

隔離小日子散記1號

第一天, 第二天…數日子。

整個人有點提不起勁,有些事要做,但不知該從哪做起。

太久沒真正一個人了,有點茫然。

第三天.

陽光普照,打開小陽台的門,讓風吹進來,站在晨光裡感受大自然的味道。

可以開始畫畫了,我跟自己說。

擺好畫布,調顏料,上色。

我想起那一年在臺北,為“念念”裡我的女兒畫畫。

在美術指導家裡安靜的作了一個多星期的畫,有時候我自己一個人畫,有時候Bella跟我一起畫。

美術家裡的貓總是在某個角落安靜的看著兩個女人畫畫。

每天七八點醒來,整理床,喝一大杯溫開水,用濕布把房間清潔一遍(隔離期間沒有打掃服務),準備早餐….有時候叫外賣,有時候自己準備。

然後靜坐。

閉上眼,靜靜坐著,漸漸清楚的空間,越來越放鬆的身體,越來越安定的心。

網購日常用品,新鮮食物,點餐…,這是和外在世界唯一的聯繫。

當只能在有限的空間裡生活時,“跳舞”就是我最好的運動。

播一首歌,然後隨著音樂隨意舞動自己身體,感覺它時而快,時而慢下來的擺動,感覺它的伸展,沒有預習,沒有規律,沒有束縛。

成為一輩子都渴望自由的水瓶座,是禍是福?

小的時候有大自然的寬闊讓我揮灑自由,長大後可以離開家鄉到異地無拘無束闖盪,可以一個人愛去哪就去哪旅行體驗生活,結婚前還可以跑去印度一個多月走一趟心靈之旅,有了孩子後依然擠出時間畫畫,寫東西,想事情,偶爾走進電影世界成為另一個靈魂,過另一種人生,孩子才四歲,就帶著他們一起回到自己最愛的大海…..然後還可以在疲累時來段閉關,暫不營業。

媽媽20歲就結婚,這一生從來沒有機會追尋她的夢想。

她的遺憾成就了她的孩子的自由。

她總是全心全意的接受,鼓勵和支援孩子的夢想。

她的愛把我寵成一個無人能管的孩子,也成為一個很小就清楚自己人生方向的小孩,那個方向不是用邏輯思考的腦子計算出來的,那是一個聆聽心的聲音而一步一步往前走的方向。

媽媽給了我們一個聆聽自己的自由。

她沒念什麼書,但卻在育兒上實踐了最崇高的精神“聆聽孩子”,讓他成為他自己的樣子。

個展因為疫情延到明年,多了時間把創作再想透一些。

安靜下來,好好整理個展的文案,還有個展短片的內容。

為什麼要畫畫?

那些密密麻麻的線條裡說的是什麼?

而我又在那個世界裡探索什麼?

做一些這趟工作的準備。

為了它前後要隔離28個日子,因為找到了這個工作可能可以產生的樂趣和某一種新的嘗試。

最最內心深處,我還是個不願意長大的頑皮孩。

做每一件事時,都像小時候看著那棵大大的蓮霧樹問自己:我可以爬多高?

沒想過會摔下來,只想到爬上去採到蓮霧大口吃的快樂。

決定做的任何事,再苦都要找出它的樂趣,都要懂得去享受。

你的選擇只有你自己可以完成。

小時候從來沒人管,不停的玩,自由的玩,快樂的玩,長大後也沒人管,在每一個成人的遊戲裡漸漸長成現在這個樣子。

我可以這樣任性到很老很老嗎?

金馬 李心潔 隔離 雙胞胎